<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9御灵神使(1)
        等到湘婷醒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天三夜,这一觉她睡的昏天暗地。

         犹幽看着小家伙睡得正香,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她的睡相还真是够丑的。

         四腿朝天的正着躺,要么就是像只青蛙似的趴着睡觉,从来没见过睡相这么丑的,哪里有什么形象可言。

         他用手支撑着脑袋,自在悠闲、毫不掩饰地盯着那副稚嫩的面孔。

         忽然躺着的人儿睫毛闪烁,似是要醒来,他正才收敛起那肆无忌惮地目光。

         拿起旁边的书,气定神闲地看了起来!

         湘婷眨了眨朦胧的睡眼,眼睛忽闪忽闪地,慌了好大一会神,才从昏睡状态苏醒过来,她动了动身躯,胸口还隐隐做痛。

         看了看周围陌生的环境,温暖的床,干净整洁,最重要的是她还看见了一个俊美的男子。

         “你醒了?”犹幽并没有去看苏湘婷,视线一直停在书上。

         苏湘婷看了有些愣神,他侧脸完美无瑕,透过侧影可以看清他高高的鼻梁和优美的唇线,有几分性感和诱惑。

         犹幽抬起头,视线对上湘婷的眸,眉头轻皱,她怎么了,怎么看得这么出神,还是说她根本没听到?

         他走过来摸了摸湘婷的额头,口中念道:“已经不烫了,想不到你的身躯这么娇弱,受了点轻伤,就生病了!”

         苏湘婷这时总算反应过来,她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不是她的!是新的!

         脑袋空白,她的衣服去哪了,是谁给她脱了衣服,难道是犹幽?

         她的身躯像是被电击一样,下意识地躲避。

         他怎么可以随便摸她......

         “你别过来,你出去,快点出去!”湘婷喊道,摆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模样。

         犹幽用手敲了敲那颗小脑袋,她心里装的到底是什么?他看起来像是坏人吗?怎么感觉她有点怕他会吃了她的感觉。

         “你霸占了我的床,还让我出去,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犹幽戏虐地说道,脸上带着委屈的神情。

         这小家伙到底在顾及什么,总不会以外他对她有什么想法吧!

         人小鬼大,真想看看她的小脑袋里到底都装了些什么东西,他这么正经的男子,怎么看也不像猥琐男。

         湘婷心中佩服,他还真是会挑时候,总是适时地找着机会,说自己救人的英勇事迹。

         这样自夸、自恋、自豪的人,他倒是世间少有的第一个人,这种自我陶醉、自我良好的感觉也是没谁了!

         “救命恩人!”湘婷冷切,有这样的救命恩人吗!

         犹幽继续说道:“既然醒了,有件事情我要通知你一下,从今天起你就跟着我,我就是你的师傅!”

         师傅?她什么时候说要拜他为师了,他的语气好像只是通知她,根本不是在征求她的意见!

         “我不要!”湘婷坚决地说道,没有任何好处的事情,她才不要做。

         犹幽早就猜到这个小家伙不会这么轻易被说服,于是开口说道:“你的两个朋友已经另有良师了!”

         “良信拜了茉吟仙月为师,唐禹拜了佐徒使为师,而且唐禹已经和莫迟离开了通灵部队参加任务了,所以你别无选择!”

         良信?唐禹他们怎么就拜了师,她昏睡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放心,他们不会有事,况且能成为佐徒使和祭司的徒弟这种好事可不是天天都有的,这信是唐禹临走之前让我转交给你的!”

         湘婷盯着信看了好一会才半信半疑地打开,上面的字迹的确是唐禹的,一切正如犹幽方才所说的那样。

         信上说:

         “湘婷,对不起,我恐怕不能再陪着你了,我已经答应了佐徒使要跟他一起去出任务,一时半会可能回不来,所以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我回来!”

         唐禹写这几个字的时候,其实很想说告诉湘婷,他是为了打听她父母的线索才答应和佐徒使去出任务的,但是怕湘婷会担心,索性就什么都没有说。

         “字写的真丑……”湘婷喃喃自语,“唐禹真的走了!”

         一想到那家伙鲁莽的性格和没心没肺的样子,心里就不痛快,走了也不跟她说一声,眼里还有她吗!

         他这一走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在的时候,她嫌他烦,他真的走了,心里竟然有些空落落的,真是个大傻瓜!

         走了也好,走了她就能清静了!

         湘婷收拾了一下,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里面空空的,连五儿和璎珞也不再了。

         后来问别人,她才知道,佐徒使选了几个新生一起去出任务,其中就有唐禹和璎珞!

         而良信因为有着极高的占卜预测的天赋,被祭司茉吟仙月看上,将其收为徒弟,带回了自己的住处教之占卜观星的能力!

         一时间身边两个重要的人都不在了,还挺不习惯的。

         千捻花、韫玉、鲁达他们等人被送入接下来的更残酷的训练中。

         一时间所有的人要么离开,要么做着各自的事情,进行接下来的训练,除了湘婷仍在徘徊,世界寂静无声,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又好似一个漫长无比的梦境.......

         “喵呜......喵呜.......”不知道金豆何时从哪里冒出来,围着湘婷一个劲儿地喵呜着。

         它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湘婷,“几天没见到主人,甚是想念!它再也不要和主人分开了……”

         湘婷抱起金豆,心中总酸还有一丝欣慰,至少金豆会一直陪着她吧……

         父母的线索,她还一无所知,她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既然事情已经成了定局,那就只能如此了……

         她收拾了一下,找到犹幽,像是下了什么重要的决定一样:“你说的没错,他们都走了……”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湘婷全身心地投入到犹豫对她的训练中,就算是受伤、流血她都不曾皱一下眉头,只是忍不住还是会想起有个人曾在她耳边一直碎碎叨叨地“湘婷,湘婷”地喊个没完没了,有时候,她有几次就像是出现了幻听,竟然听到唐禹在喊她,可是回过头,却连人影都没有。

         她想念爷爷,想念唐禹.......

         三年后.......

         通灵部队的一千个名额中只有不到二十人历经千辛万苦和磨练训练,终于成功留了最后,并成为真正的御灵神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