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8 课堂混乱!(求收藏)
    “说你不是个东西怎么了!”

     既然已经撕破脸,郭敏也不想当什么好学生,摔了书也冲上去。

     “嘿嘿嘿!”

     讲台上,宁绍春转身,把教科书摔在讲桌上大声喝止。

     可惜,这并没有什么用,场面再次混乱,体育委员吴昊一个箭步从倒数第二排的桌子上跨过来,其他男生也纷纷冲过来拉架,但每个人的动作都慢了一步。

     在他们过来的时候,郭敏和张飞宇已经开始互相撕扯。

     两个人谁也不绕谁的抓着对方的衣领,吴昊过来抓着郭敏的手腕,命令道,“郭敏放手!”

     他是体育班长,个子又高,性格又是混不吝,在没当体育委员之前就是班里一霸,在当了体育委员后又对男生们恩威并施,在班里的男生中间很有威望。

     当然,这也是郭敏当时所看到的情况。

     实际上在初二的下半学期,吴昊生日当月,她就听不少男生已经明里暗里的瞧不起吴昊那种借着生日抓紧拉拢班里的男生给自己过生日的做法,而这其中有不少平时和吴昊勾肩搭背称兄道弟的朋友。

     只不过,当时的她并不懂,为什么明明要好的朋友也可以在背后用嗤之以鼻的态度去说对方的坏话,等慢慢长大了,她才发现,男人之间相处的模式要远远比女人之间的复杂得多。

     而这种复杂,会延续到社会。

     慢慢的,大家都会这样,表面上和和气气,背地里各有各的算计。

     谁也不比谁傻,谁也不比谁聪明,谁也不比谁真诚,谁也不比谁脆弱。

     而眼下的吴昊不过是扮演了一个好学生的角色。

     这只是角色扮演。

     只是一种角色扮演!

     强咬着牙进行着自我催眠,郭敏的手又抓紧了一分。

     她可以重生,但却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克制成长环境给她的懦弱,这种感觉让她很不爽,不爽的让她此时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能用死死抓着对方衣领不放手这一点来表达内心的愤怒。

     “郭敏放手!”

     这一次,吴昊的命令更加强硬。

     与此同时,他的手用力,想要用蛮力强制扯开郭敏的手。

     这股力量来的突然,猛然间,郭敏感觉虎口一疼,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划了下,而此时,对面的张飞宇已经挣脱拉着自己的人,一拳朝着郭敏挥上来。

     本能一闭眼。

     郭敏感觉左眼火辣辣的疼。

     她被众人拉着,没有办法用手,挣扎着,郭敏顾不上眼睛的不时抬脚踹了上去。

     “放开!”

     “都放开!”

     “老班来了!”

     “张飞宇你还是不是个男人?打女人。”

     “郭敏你放手!你一个女的抓人家男的衣服要不要脸。”

     有人帮腔,也有人接着机会起哄,还有人在冲着张飞宇冷嘲热讽,自然也有人对着郭敏玩儿道德绑架,不同的是,嘲讽的人是齐烨,玩儿道德绑架的是董晓霞。

     但这些,对于郭敏和张飞宇来说都像是耳旁风。

     没有人做第一个放手的人,张飞宇不会,郭敏更不会,她太了解张飞宇的性格,这个人是典型的反复无常,指望和这种人玩儿什么公平,那她脑子就是被驴踢了。

     你冲撞着要打我,我也抬腿踢你。

     场面混乱,形势胶着,来拉架的人各种高声,但其实真的想要结束的人几乎没有多少,前排的人都转过来朝着后面看,后面的人站起来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

     班级混乱。

     上课气氛全无。

     宁绍春快步从讲台上走下来,后面的人迅速让道,让她几乎毫无障碍的走到了郭敏和张飞宇面前。

     她用少有的严厉问,“你们俩今天就是要闹了是吧?”

     “是她先骂我的!”张飞宇告状。

     “她骂你你就上来打她?我骂你是不是你也要上来打我?”音量提高,宁绍春话语里偏袒意味浓郁。

     郭敏没开口。

     但却很给面子的放开了手。

     宁绍春继续道,“她放开了,你也放开。”

     张飞宇也把手放开,几乎在他放手的同时,后班门被敲响了,老赵站在班门口一脸严肃的看着他们,“你们都给我出来!”

     去办公室的路并不算太长,普通人大步走不过是一两分钟的时间,现在是上课时间,到处都是安静的,偶尔有那么一两间教室里会传出朗朗的读书声,在寂静的氛围中也显得别样的动听。

     三四月的天。

     三四月的阳光。

     三四月的轻风和微草。

     空气中似乎在诉说着春的气息,人走在其中,显得有些不真实。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猛然间,郭敏的脑海中想到了这句话,随即而来的是一种别样的惆怅感,都说在社会上混久了会怀念校园时光,可她在前世毕业后在社会上的那两年却没有一天有这样的感觉。

     反而在前世她第一次打架后,像今天这样跟在老赵后面走着的这一两分钟里,让她无比留恋,直到后来齐烨离开后,在那段没有朋友,没有人理解,也没有人诉说的岁月中,她更是痴迷于这样的时间段。

     有风。

     有阳光。

     有吵吵闹闹的人群。

     还有小花圃里的青草。

     当夏天学校的后勤老师开始浇水的时候,一条蛇皮管放在其中,潺潺的流水被阳光折射出点点的晶莹,让人身心愉悦。

     那一刻她在想什么?

     思绪飘离的瞬间,这段路程已经走完,紧接着是正楼的底厅,从左转,就踏上了通往办公室的走廊。

     后勤部。

     档案室。

     杂物处。

     过上三四个办公室,老赵所在的办公室到了。

     他一言不发的推开门,等郭敏和张飞宇走进去才开口问,“怎么回事儿?”

     “她先骂的我。”张飞宇开口告状。

     “他先动的手!”

     郭敏也不甘示弱,一边说,她还捂了捂左眼,被打一拳的滋味可不好受,这眼睛她刚才一直捂着,到现在都有些睁不开,里面酸酸麻麻的,也不知道会不会有问题。

     “她骂你你就打他?你把他眼睛打坏了怎么办!”

     又是一声厉声的质问,张飞宇不说话了,郭敏也不说话了,老赵气的叉腰在原地走了一圈儿。

     转身。

     扬手。

     啪!

     一个耳光甩在了张飞宇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