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6 打架!
    曾经有段时间,郭敏总以为打架这种事离自己很远。

     连带着,那些打架的人都会被她在心里打上坏学生的标签,就如同那些抽烟、喝酒、打扮的花枝招展又不喜欢穿校服,追求个性,在老师眼里“不服管教”的男男女女们一样,都是“坏学生”。

     当然,这并不是她多么的清高,而是她成长的环境所致。

     在父亲离世后,她只和母亲生活了半年的时间,更多的时候她是在爷爷奶奶身边,纵然两位老人曾经是光荣的人民教师,但时代的潮流注定他们从骨子里就是保守派。

     不许喝酒。

     不许抽烟。

     不许打架。

     不许得罪人。

     不许拿别人东西。

     不许和男孩子鬼混。

     不许在学校不听老师的话。

     等等等等诸如此类的一切都被爷爷奶奶从小灌输在了她的人生观里,虽然,这一切的思想让她在未来的日子里保持着正直且懦弱的单纯,但却也让她吃了不少的亏。

     打架,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本性的胆小懦弱,让她从骨子里很怕事,再加上前世母亲的屡屡否定,更是让她在急需引导的年代里养成了自卑的性格,所以在后来和齐烨分开后,她就更自卑,自卑引发的极端自大和自我保护下,让原本就一无是处的她变得格外讨厌。

     于是,在初二上半学期的灰色时段里,她所做的事就只有忍、打架和学习三件事而已。

     这些是齐烨带给她的吗?

     这些是爷爷奶奶带给她的吗?

     这些是她家庭的悲剧带给她的吗?

     看着被自己扔出去的书,郭敏忽然有种深深的悲凉感,从前的她一直以为这些都是她痛苦的源泉,可在前世跌跌撞撞的十几年后她才明白,有些伤口,越是想要藏着掖着,越会腐烂加剧。

     齐烨也好,爷爷奶奶的教育也好,父亲离世后上一代人的恩怨也罢,这些都不是她要受人欺负的理由!

     前世的她之所以一次次的被欺负,甚至被校园暴力,原因只有一个:她软弱!她怕事!她胆小又脾气冲!所有人都敢踩过来,而她却又不敢反抗,恶性循环,她就变的像是纸老虎一样,谁也不觉得触犯她会有什么后果。

     可惜啊,没人告诉过她。

     可惜啊,她一直以为没人给她撑腰。

     可惜啊……她明白的,太晚了!!

     苍凉一笑,书已经砸在了董晓霞的面门上,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时间,郭敏已经冲了出去,一脚踹在了董晓霞身上。

     隔行之间的过道狭窄,郭敏这一脚又毫不留情,体重优势下,董晓霞瞬间被踹的朝后摔去,伴随着噼里啪啦的一阵响动,挨着董晓霞的两张桌子和全部被撞翻,上面的书散落了一地。

     “啊!”

     陈艳龙怪叫一声站起来,本能的离开战场。

     而随着他这一离开,本来摇摇欲坠的书本瞬间散落,水杯翻倒,滚烫的热水全部浇在了上面。

     张飞宇被董晓霞撞得也差点摔倒,本能间,他一手扶着董晓霞的背,一手托着后面人的书桌保持平衡,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也就是陈艳龙站起的同时,张飞宇已经彻底稳住。

     “我艹你妈!”

     随着一声暴喝,张飞宇已经抓起一本书砸了过来。

     他和董晓霞都是一丘之貉,都是不愿意吃亏的人,如果是前世的郭敏,或许还真会怕这样的张飞宇,毕竟对方是全班前十“精英分子”,再加上他平时行事作风极为张扬,无形中,就给人留下很不好惹的混不吝形象。

     不过,这也是她前世太怕事儿,总想着息事宁人才会有的错觉,即便张飞宇再怎么厉害,他现在也不过是十几岁的少年而已,更何况,他也不是真的那么不服管教。

     否则,在有了初三被班主任老赵从教室一路狂揍到办公室的事情后,张飞宇应该更加无所畏惧,而不是从此以后在老赵面前收心敛性。

     人嘛,总是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你张飞宇装逼?

     那姐们儿就把你打到服!

     豁出去了,郭敏也懒得躲,直接抄起身边的凳子冲上去。

     这是前世她和那些男生打架时学来的招数,虽然板凳不算什么趁手的兵器,但现在眼下也没有别的选择。

     董晓霞现在还没站起来,张飞宇也才刚稳住,周围是有不少人在看热闹,但都没有插手的意思,然而,即便如此,郭敏这样的举动还是让周围人倒吸了口凉气。

     “我靠!”

     “来真的?”

     “不是吧?卧槽,这么猛?”

     陈艳龙在旁边也跟着一群人鬼吼鬼叫,“啊!郭敏你疯了?快把板凳放下!!”

     几个男生冲了上来,想要抢郭敏手里的板凳,可惜在他们上手的刹那,郭敏就已经狠狠抽在了董晓霞身上,感觉到板凳被人控制住,她也懒得去玩儿什么拔河比赛,手一松,人已经到了张飞宇面前。

     挥手。

     扬拳。

     砰!

     张飞宇整个脸颊登时红了一片。

     在张伟几个人的错愕中,郭敏已经和爬起来的董晓霞扭打在了一起,另一边张飞宇也怒不可遏的加入到了战斗中。

     气氛燥了!

     场面失控了!

     霎时间,整个四班挤满了人。

     站桌子的。

     趴窗户的。

     拼命往里挤的。

     这边的打架犹如蜂蜜般,吸引着全年级的好事之徒。

     尖叫声。

     欢呼声。

     狼嚎声。

     到喝彩声。

     形形色色的声音交汇在一起,让整个四班犹如斗牛场。

     战局之中,郭敏只能感觉到周围的光线有所变暗,周围的嘈杂声也不断加剧,挥拳,出脚,别人踹她,她误伤别人这些,却都已经麻木了。

     “干嘛呢!”

     随着一声暴喝,周围看热闹的人四散逃窜,门口,一个看上去只有二十四五,圆脸,梳着短发的女老师抱着教案和课本站在那儿。

     “她先打的我。”张飞宇开口。

     董晓霞也从地上站起来,“她把我书弄坏了!”

     伴随着两人一前一后的告状,上课铃姗姗来迟,郭敏扔掉不知是谁用废旧的课本卷起来的纸棍,站在原地,抿了抿嘴,最终没有开口说话。

     重活一次,郭敏对老师的态度不再是小孩子那样在尊重里夹杂着恐惧,但总有例外,比如宁绍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