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回 风雪夜为爱剖心 拒孟婆邀游地府2
        待高力士出去喊了翰林院的人来起草圣旨,李隆基说道:“不知可否请老神仙降尊纡贵,住在宫里几日?若朕的爱妃病体稍安,也可谢一谢老神仙。”

         申公豹笑道:“唐帝,老朽知你的心思,不过是怕事情不成,受了我的骗,而想将我留在宫中?老朽告诉你,你留不住我的。但我也不诓你,三日后我自会回来,唐帝就在这里等我便是了。”

         说完,就见一阵白雾,唐帝再看时,哪儿还有申公豹的影子?

         李隆基先还有三分信,此时,就已经信了十成了。

         京城小吏程泽的家,在京城的东南,他家里人口简单,除父母外,并无别的亲戚。他父母是外地来长安贩卖织席,完就在长安定居,所以长安没有亲戚。而他父母也只得他这么一个儿子。程泽生得漂亮,程父、程母将他视若掌中宝一般。

         长安城东南的房子还算可以,虽然说不上是高墙大院,但由于付国公府的接济,这几年几经修缮,和周围的房子比,算是不错了。三进的院子,还有个小花园子。家里也雇了几个婆子丫头侍候。程父、程母也似个老封君似的,周围人捧着,丫环、婆子围绕着。

         自十一月底,长安的天气就一直阴沉沉的,憋着雪不肯下。一进入十二月分,连下了三天的大雪。外面白茫茫的一片,全都覆盖上厚厚的白鸭绒似的。一到这种天气,京城里的各衙门也就放假,官吏们窝在家里,暖炕上一呆,温几两酒,一碟小菜,慢悠悠地自斟自饮。

         也有趁着这种天气,外出几个约在勾栏酒肆,或听书,或掷骰子,也是喝得天昏地暗的。

         因为从昨天晚上起,就一直下着雪,一直到白天也没停,雪如棉花套子似的往下掉,程泽便就没有去衙门。在家里的暖房里,程泽陪着程父下围棋,而程泽的嫡妻付悦则陪着程母玩樗蒲。付新在一边站着,领着一众的丫头侍候着。

         暖房很大,半面的矮炕,外面的灶房灶上燃着木火。坐在炕的人,腿上都搭着柔软地棉被。

         付新脸上没有半分的怨恨。可是她身边立着的,是她娘家时的丫头,面上却是已经显出愤愤不平的神色来。付悦瞟了那丫头一眼,笑道:“新姨娘也坐到炕上来吧,看你的丫头都心疼了。”

         程母面上一沉,道:“不可以,没了规矩了。咱们家虽是小门小户,但最是讲规矩的。如果自身不立,将来何以教儿孙?再教出个与人私奔的女儿来,我可没有再一个孙女儿陪给人家。”

         付悦看了眼程泽,抿唇一笑,没出声。

         程泽抬眼,微一皱眉,对付新道:“这有丫头们呢,你就回去吧。一早上你不就说心疼?”

         程父“哼”了声,道:“倒是娇气。”

         程母道:“可不是,进来几年,也没为咱们家开过枝散过叶,这妾纳得也不知道什么劲。纳妾纳妾,还不就为了生娃娃?”又对付悦道:“你这主母当得也太随和了,她现在可比不得以前,在这儿,你该说还是要说她,别叫她拿捏着以前在娘家里的嫡姊的款。”

         付悦银铃一样地笑了。却说道:“娘,就让她回去吧。要不相公又要心疼了,完又埋怨媳妇。反正这儿有丫头呢,没的让她在这儿干嘛?说媳妇不是媳妇,说丫头不是丫头的?”

         程母像赶苍蝇似地摆手道:“回去吧回去吧,你在这儿立着,我心情倒不好了。”

         付新微笑着,对着屋里人屈膝道:“那媳妇就回去了。”

         屋里的人,除了程泽,再没人看她一眼。付新低着头,退出门口,关上门,才转身往她住的偏房里走。她的丫头红丝道:“以前在付家的时候,二姑娘那般的巴结姑娘,现在可翻身了,就一副小人嘴脸,就大爷还当她是好人。奴婢一见着她的嘴脸,就恶心。”

         另一个丫头红锦说道:“你又胡说什么?吃的亏还不够?因为你,姑娘挨了多少回说?你又挨了多少回打,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红丝道:“我不是气不过吗?就看不了那种小人得地的嘴脸了。”

         付新摸了摸红丝的头,叹道:“让你们跟着我受苦了。可是我是妾,自古奔者为者,是我不良于行,她行得正走得直,我到今天,怪不得别人。当初是我自己的先择,当你迈出第一步的时候,就不能光想着好,不好,我也已经想到了。”

         屋外的雪已经没脚面子,付新并没有特别厚的衣服。红丝又不愤道:“姑娘的大毛衣服、裘皮,还不全让她要走了?她是正妻又怎么样?谁家主母,搜刮妾氏的东西?”

         付新笑道:“好了,你别为我不平了,我都不生气,你又生得哪家子气?一生气,都变丑了。”

         主仆三个步进付新的偏房,一进门,屋内迎面一股凉风。数九寒天,这屋里是一丁点儿火都没给。红丝为此吵了几回,可每次都是她被罚,付新被喊去训话结尾。而程泽却从不说什么。

         程泽对付新说得最多的,便是让她让着点儿、忍着点儿,别与他们计较。

         可是屋这么冷,程泽打入冬以后,再没进过付新的屋。

         进到屋里,红丝和红锦赶紧将屋门关了,然后拿了厚厚的被子辅到炕上,这样的话人在上面时间久了,产生的热气就不容易散掉,虽然一开始冷,却是越呆越暖和。

         然而就当红锦辅被、红丝再从柜子里往外拿东西时,从里面带出一个纸笺来。红丝一时没想起来这里还藏着这么一个东西,就拿到手里,只一瞅,便就想了起来,竟然惊叫了一声。

         付新和红锦都笑她一惊一乍地,笑道:“又怎么了?没的吓我们一跳。不会在箱缝里发现银子了吧?”

         红丝道:“时间久了,姑娘都忘了。姑娘曾经帮过一位老者,那位老者临别时,怎么和姑娘说的?他说姑娘在开元二十五年的十二月初二这天有灾。姑娘忘了?”

         一想到那位神仙一样的老者,红锦突然说道:“今天、今天不正是十二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