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1章 譬如朝露
        如今是冬月时节,长安已经见得寒气了,随行路上的百姓裹上了冬衣,路旁的早市小摊上也是袅袅的白雾茫茫,东阳吵着闹着要吃馎饦,令仪没法,只能在街旁的一家小摊里坐了下来,她对食物向来没什么要求,清淡即可,是以只要了碗粥,东阳却是觉得一日之计在于晨,若是早上都吃不饱,那一整天也必然没什么精神了。

         正吃着,一个圆脸青年便走了进来,撩了衣袍坐下,对摊主道:“店家,来一碗馎饦。”

         他与店家似是很熟识了,店家乐呵呵地做好一碗馎饦给他端上去,并问道:“李侍郎今日也是去城外守着修那灯轮?”

         青年嗳了一声,“这是某如今的差事么,自然是要每日都去盯着看的。”

         店家就着身前的下襟擦了擦手,叹气摇头,“如今这四处闹灾荒的,还修劳什子灯轮,听说剑南道那边落了好大的雪,庄稼都冻死了,来年保准儿的颗粒无收。侍郎觉得稀不稀罕,剑南道那个地方也会受雪灾,当真是天意。”

         青年却懒洋洋地道,“剑南道下雪很稀罕么,年年都有雪的,只不过今年大了些,节度使哪管的上雪灾不雪灾的,好容易将蜀地的那位殿下给送走,高兴还来不及,瑞雪兆丰年,丰年啊。”

         他口里说着丰年,却有着浓浓的嘲讽意味,令仪抬起头来瞧了他一眼,他正并了筷子夹起馎饦往口里送,东阳小声地对令仪道:“殿下,他说的是不是您?”

         蜀地的那位殿下,除了她自己,令仪也再想不到旁人了,粥喝了半碗足以果腹,她也不想再喝,撑臂托腮,一直打量着青年,目光饶有兴致。

         青年专心致志地吃着馎饦,但对面的视线实在是太过瞩目,他觉得有些难以承受,抬起头来很诚恳地对上了她的视线:“娘子能否不要再看着某了,所谓非礼勿视,娘子这样让某很是为难。”

         东阳一声大胆被令仪截住,她笑吟吟地看着青年:“怎么会为难呢,郎君吃郎君的,奴看奴的,这并不妨碍郎君什么。”

         她装得有木有样,让东阳都吃了一惊,青年看了看碗里的馎饦,又看了看对桌那两位貌美的小娘子,面色有些复杂,似乎是觉得世风日下现在的小娘子都会在光天化日之下来调戏良家妇男了,但他还是不曾放下筷子,“可是某的吃相并不是很雅观,唯恐让娘子受到了惊吓,这便是某的过错了。”

         令仪点头,“郎君的吃相确实不太好,但是奴不介意,还请郎君继续。”

         青年被噎了噎,咬了咬牙,索性说道,“既然娘子不介意,那某便继续了,还请娘子莫要怪罪。”

         令仪笑着说不会怪罪,并且当真看着他吃完了那碗馎饦,大业民风开放,但青年却是从未见过这般厚颜的姑娘,只想着匆匆吃完馎饦便赶着去上值,正要付钱离开时,貌美的小娘子却开了口:“侍郎觉得蜀地的雪下得好还是不好?”

         青年诧异地转过脸来,将她又再打量了一番,除了那张上好的皮相,别的什么也没瞧出来,他向来没识人的本事,所以一直在官场混得不怎么如意,他随口敷衍道,“自然是下的好了,瑞雪兆丰年,娘子不曾听过么?”

         他也不想和这小娘子又过多的纠缠,说完便离开了,后来怎么想着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到了城外时候手底下的主事来对他禀事,他看了眼递上来的单子,啧啧道,“怎么又要添置预算了?”

         主事也觉得难办,愁眉苦脸的,“李侍郎,这能有什么办法呢,二十丈高的灯轮,早前俞尚书作下的账定是建不下来的,您瞧,大半都还未修成,拨下来的银子就用完了,没银子就修不下去,您说怎么办吧。”

         青年便是那顶替上阵的户部侍郎李沣,他嗳呀了声,“这有什么难办的,灯轮是陛下让修建的,还愁上头不拨银子么,且等着,今日里有位管事的殿下要来了,隔会儿你向她讨帐去,记得装得委屈一点,公主殿下向来都是心软的,待她应承下来后向陛下禀明,还愁缺银子么?”

         李沣抬头瞧了瞧那二十丈高的灯轮,莫名地哼了一支曲儿:“上建高台,黎苦难缀,国有荒灾,倾覆南阳陲——”

         措不及防有个温和的声音从后面响了起来,“侍郎唱的是什么曲?”

         李沣照旧是懒洋洋的,提不起什么精神,“随意哼的,也不知道是个什么调子,将就听着吧,在这儿有曲儿听就不错了……”

         他话还未说完,那声音的主人便已经走到了他面前,不远不近的距离,很是令人舒服,侧过脸来笑着看他:“看不出来,侍郎在乐律方面也颇有造诣呢。”

         李沣险些被呛住,他瞪大了眼,眼前这位不是晨间在馎饦摊当众调戏他的小娘子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一旁的主事早就退开了一步,恭恭敬敬地朝令仪作揖,“参见殿下。”

         令仪对主事道了声免礼,又转而看向李沣,“怎么,侍郎连礼数都忘了?”她嘴角勾了勾,“又或者是侍郎想被御史台参上一本了?”

         谁会想和御史台那些人扯上关系,听闻上回兵部尚书就因为在平康坊流连了那么一小会儿,被某个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御史给瞧见了,立马就回去写了折子弹劾兵部尚书,可怜那位尚书就这么被革了职。李沣脸都垮了下来,赶忙对令仪请安:“殿下千岁。”

         “罢了,”令仪摆手,抬起头来望着巨大的灯轮,“孤虽受命于陛下,监修灯轮,但却对此道一窍不通,还是要仰仗李侍郎。”她偏头来看李沣,“侍郎觉得如何?”

         李沣干笑了一声,“臣必当竭心尽力,万死不辞。”

         这句话说得狠了,但李沣却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对主事使了个眼色,主事立马心领神会地上前来对令仪道:“殿下您瞧,灯轮修建尚未完工,这才建了大半,上头拨下来的银两却已告罄,若是不能按时补给,那势必不能按时完工,到时候陛下怪罪起来谁也担不起这个罪名。”主事为难地看着她,“殿下您看是不是能去请旨,让上头再拨一些银两……”

         他要把单子递给令仪,令仪却接也不接,只道:“账目呢?”

         主事啊了一声,令仪又再重复了回,“孤问你,账目呢?”

         “殿下看帐目做什么,”主事惊讶地问道,“账目在户部放着呢,不曾带过来,剩下建造所需的银两臣都已经替殿下算好了,已经列在单子上了,殿下不必亲自再去翻阅帐册了。”

         他还想说麻烦二字,令仪却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在户部是么?”

         说完她便转身,领着东阳离开了,主事惊出一身冷汗,扭头去问在旁边的李沣:“侍郎,您看殿下这是要做什么?”

         从方才起就一直一言不发的李沣突然笑了,他看着令仪离去的身影,含笑道:“有意思。”

         主事急得不行,追问,“下官问您话,您回个有意思算是什么?怎么就有意思了?”

         李沣伸了个懒腰,慢慢地也往回走,主事跟了上去,听他懒洋洋地说道:“你难道不觉得这位殿下,特别有意思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