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v.a.2
        诺大的县府却连一个人都寻不到,这是件很耐人寻味的事情,令仪侧头去看息何,息何一副了然于胸的神情,似乎他对此早就知晓,还对令仪勾了勾唇角,轻声道:“外面风雪太重,殿下不妨进去再说。”

         现在也只能这么办了,令仪领着一行人进去,好歹有个屋檐遮蔽风雪,整个队伍都松下一口气,将士与随员在空庭中生起了火,裴英看令仪并不靠近人群取暖,便走到她身旁问:“阿蔷不冷么?”

         她正在沉思中,被他的声音打断思绪,猛地回过神来,一时不知道该回答什么,只说,“还好。”

         这么回答就略显敷衍了,裴英有些沮丧,四下看了看,没发现那个戴着狐面具的男人,定是受不了寒冷,躲入屋内避寒去了,真是弱不惊风,裴英对此很是鄙夷。从军的人么,什么苦寒没经历过,现在不就是风雪大了一些,对他来讲不算什么。

         那样的人有什么好的,空长了副好皮相,内底却如败絮般经不起看,裴英哼了一声,觉得自己与他相比起来胜了不止一筹,如他那样的人怎么保护令仪。裴英稍稍心安了些,开口问她,“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令仪慢慢抬起眼,庭中的风雪不曾变小,天寒地冻,路遥马亡,“应县县令连官都不做了,举家逃亡,这样的人竟然也能做父母官,实在是大业之耻。”她呵气成冰,“县官逃了,百姓又能往何处逃?只这一路不见人影,该是聚集在一处了,待风雪稍小后,劳长舜带人去寻一寻。”

         应县县令张楚勋,是淮扬人士,大抵是官运不畅,才被发配到这应县为官。没瞧见息何,令仪也觉得奇怪,但他并非是她的附属,来去也自是随意,况且她以为息何这回跟随她出来并非只是因为他口中所说的缘由,必定还有旁的原因,只不过未对她讲明。但这样枯等着雪停也不是办法,令仪正蹙着眉,就听见一名千牛卫喊道:“殿下!这里有个人!”

         千牛卫奉命在府衙里搜查,查到厢房那儿的时候,打开门就有个人影从里面窜了出来,推开他们就跑,几个人手忙脚乱地跑了大半个府衙才将那人捉住。令仪跟着千牛卫走去公堂,一个浑身褴褛的孩童被捆着坐在公堂中,旁边一应地千牛卫将他看守着,瞧见令仪进来后,赶忙对她行礼:“殿下。”

         令仪免了他们的礼,将肩上的风雪掸去,看向地上的小人:“就是他?”

         千牛卫应了声:“对,殿下,就是这个娃娃!您别看他年纪小,腿脚却跑得老快了,劲儿也大,方才费了好大的功夫才将他给逮住,绑稳了才来禀告的您,还专门叫人看着,这小子滑头的很!稍不注意就会给溜了!您仔细审审!”

         满是邀功请赏的口吻,不过是捉了个小孩,令仪弯下身去看那孩童,是个男孩儿,大抵是因为饥寒,脸颊都瘦的凹陷进去,但唯独那双眼睛大的发亮,黑白分明,他警惕地看着令仪,开口道:“你们是什么人?”

         裴英面色一沉,“大胆!这是蜀华公主,区区小儿怎可对殿下如此放肆!”

         偏乡稚子哪里会晓得什么蜀华殿下,只把脖子一梗:“管什么鼠话猴话,我被你们捉到算我倒霉,要打要杀悉听尊便!”

         一听便是浓浓的市井方言,令仪花了不小的功夫才适应,紧接着那孩童又道:“谁晓得张贼溜了,还把亲信留在这里替他看守钱财,呸!当真是掉钱眼里了,待他回来了,看小爷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

         令仪半蹲下来,与那孩童平视,开口道,“孤奉皇命押送赈灾物资途径此处,却寻不到你们明府,照你的说法,他是离开了?”

         “什么离开!”一提及这事,孩童便咬牙切齿,“还不是因为他害怕兜不住事儿,趁着风雪还不大的时候连夜就跑了,真是个混账老贼。”

         令仪略略沉吟,“应县发生了什么?”

         孩童怔了怔,眼睛里除却愤怒更多的是悲痛,他喉头哽了哽,清脆的童声变得有些沉重,“你不知道么?有人出花了。”

         出花!

         令仪和裴英神色俱是一沉,天花这样的恶疾,若是处置不够妥当,必然会以相当快的速度传染,她正想上前一步细问,却被裴英拉住,他低声道:“阿蔷,别!”

         她这才反应过来,若是应县出了恶疾,眼前的孩童混迹人群当中,自然也有可能已经染病,贸然接近的话十分危险,孩童这时候稍稍有些明白了过来,愣愣地看着眼前的人,乌发朱唇,眉目生得温情脉脉,却偏有比风雪更寒的冷意透出,他开口时哑了哑,“你们不是和张老贼一伙的?”

         “自然不是了!”答话的是裴英,孩童对令仪的态度令他十分不悦,他沉声道:“蜀华殿下乃当今公主,此次听闻河东道雪灾,特奉旨押送物资前来赈灾,你非但不谢恩,还对殿下不敬,这罪名够将你押去斩首的了,还不快些向殿下请罪,请殿下宽宥!”

         “长舜,”令仪叫住了裴英,她垂下眼睫,里面的跃动的波光让孩童看得入迷,她虽是没有再靠近孩童,却也不曾如旁人一般退避三舍,用柔和的语气问孩童,“你别怕,这大雪封山的,孤也是废了好大的气力才走到应县,为君者当思民之危难,你说县里有人出花了那些人在哪里?”

         孩童被裴英的话吓懵了,僵在原地没反应,令仪又说:“雪这么大,你只身前来县府,多半是来寻食物药材一类的,恰好这些孤都有,随行的也有懂医术的,你带孤去看那些生病的人,孤替他们治病,好不好?”

         提到食物药材,孩童才回过神来,他看了看令仪,咽下唾沫,猛地一点头,“好!”

         他这一答应,令仪却突然想起那位最懂医术的人似乎不知去向,便转头看向裴英:“挑些人,带上食物与药材,再把懂医术的都带上。”

         与孩童耗了不少时候,外面的风雪果然小了些,令仪一行人从府衙出发,由孩童领着去寻县里的百姓,孩童叫狗蛋,据他所说应县本就贫瘠,但张楚勋来了之后就变相地搜刮民脂民膏,将县衙扩建得极为气派,只为自己住着舒适。河东道雪情之前还爆发过一场饥荒,虽说规模不大,但应县也是受波及的其中之一,当时应县饿殍遍野,唯独张楚勋在县衙中私自建的粮仓里还有余粮。百姓举着钉钯榔头闯进县衙里逼张楚勋,他才不情不愿地将粮仓中的粮食拿出来分给百姓,但饥荒之后就是更加严重的雪灾,随着雪情越来越重,张楚勋见势不对,带着妻儿老小连夜遁走了。

         随行的将士都听得气愤不已,争相骂了起来:“这是个什么狗娘养的,自己的百姓苦成这样还修府衙,怎么不替他母亲修修坟?”、“你这里骂了又有什么用,人早都跑了,怕事儿怕成这样也是十分能耐,文人果然骨子里没一个有担当,油头滑脸的,遇事就躲,哪像咱们当兵的,和他们就是不一样!男儿气概就是这么写的!”、“他跑得倒是毫无顾忌,只可怜这应县的乡亲们了,天寒地冻,又挨着饿,嗳,这风雪是不是又大起来了啊?”

         令仪抬头,一片雪花落在她脸上,夹着雪的风是狠戾的,将她的脸刮得作疼,她淡然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就算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既然选择了逃避,那必然是觉得于心有愧,就算是逃到天涯海角,这份愧疚仍然会如影随形,将他折磨得生不如死。

         狗蛋在前面默不作声,或许是成人的话太过深奥,教他没有插嘴的余地,参军的将士向来豪爽,拍了拍他的肩,问道:“小兄弟多大岁数了?”

         方才在县衙中的时候令仪便让大夫给他诊断过了,这孩子并未染上天花,是以他们才敢放心地亲近他,但狗蛋显然对旁人还是戒备十足,身体很明显地僵了僵,“十一。”

         “哦,十一岁!怎生得这样瘦弱,你这样的身板往后可从不了军啊,连举□□都费劲!”

         狗蛋嘟囔了一声,“谁想要从军了,我才不要!”

         “喝!你这小子,从军有什么不好,男儿志在四方,保家卫国,多热血激昂的事,让你从军你还不乐意了!”

         方才令仪看他衣衫褴褛,被寒风一吹就瑟瑟发抖,又让人寻来干净的衣物给他换上,替他将面上洗净,看起来要精神许多了,裴英在旁边逗他:“不从军,那你想做什么?”

         他顶着风雪,轻哼一声:“我要去羲和神宫,当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