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6章 花木琳琅
        令仪醒来的时候,闻到了若有似无的松香。

         这松香与寻常的松香比起来十分独特,她只在羲和神宫里闻过,睁开眼看到了陈璋,她愣了愣,陈璋陪笑道:“殿下醒了?”

         笑里带着忐忑,令仪沉着脸没有说话,陈璋知道是什么原因,正想要解释,却见她慢慢撑起了身,“孤在神宫?”

         陈璋说是,她又问,“息何带孤来的?”

         她因药效而浑身无力,但对发生的事情一清二楚,令姝与息何在殿中对峙的言辞还尚在耳边,她垂了眼,双腿滑下床沿,“带孤去找他。”

         陈璋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令仪对国师的态度似乎有了很大的转变,说不清道不明的,从直呼其名这点就能得到很明显的体现。他打了个冷颤,之前自己犯了大错,这时候要用心去弥补,他掖手,“殿下请随某来。”

         神宫还是从前的神宫,一年四季俱存,从冬雪走到春花,她看到息何闲闲坐在檐下,玄衣披身,于乱花迷眼处逗弄着琳琅。

         琳琅要比息何更先察觉她的到来,摆脱了息何的掌心就朝她奔来,雪白的皮毛抖下花瓣,绕着她的腿蹭她,令仪含笑低下头摸它,“我伤过你,便是这样你也不记仇?”

         陈璋诚惶诚恐地对息何作揖,“座上,殿下要寻您。”

         息何挥袖让陈璋退下去,庭间寂寂,他伸腰向后舒展,靠在廊柱上,笑看着令仪,“殿下。”

         一笑便是春华失色,但抵不住公主冷面无情,不为所动地盯着他,“我们谈一谈。”

         语气很严肃正经,虽然她平日里一向不苟言笑,但这次却发觉了事情的严重性,不该发生的都发生了,这让她本能地感到失措。她披着青色的氅衣,玲琅生光,息何还是在笑,“好。”

         他笑容里满是宠溺,着实让令仪感到不适,他不过来,她自然也不会过去,就站在与他相隔五步的地方,凭借站立的高度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气势凛然,“把所有你知道的,都告诉孤。”

         息何点头,琳琅或许察觉到了气氛不比之前活泛,一股脑钻入花丛中去,撞得枝叶与花簌簌生响,在满是香气的响声里,息何慢慢开口,“恕臣不能从命。”

         有些事情只用他一个人来背负就好,羲和神宫的秘密,历代国师的宿命,她都不需要知道。逆天改命是有代价的,而一次次地推翻重来更令他的身体不堪重负,他的手懒懒散散地搭放在身侧,见她眉梢挑起,鲜焕动人的脸浮现起怒色,“什么?”

         他坐正了些,看起来没方才随意了,“臣知道的太多,殿下让臣都说出来,恐三日三夜也无法说清道明,臣是无妨,但却舍不得殿下来听那些无用之言。殿下想知道的,臣都会告诉殿下。”

         她分毫不肯退让,“孤要知道你知道的一切。”

         怎么倔起来是这样的,息何苦笑,“殿下。”

         她突然急走两步上前来,一把揪起他的衣襟,力道之大,都不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息何后脑撞在廊柱上,头晕眼花时听她咬牙切齿地道:“你究竟把孤当成了什么!”

         她疾言厉色地痛斥着他的罪行,“那日为何你会出现在章德,就算是李沣告诉你,也未必能在那样短的时间里从公主府赶来。你晓得什么,不晓得什么,为什么会认识令姝,在什么时候认识的令姝,她为何要把你从公主府中接来安置在宫中?为何要在众人面前讲明你的身份,为何能预知地动?都给孤从实招来!”

         问了这么一大堆,息何缓过来后看到她羞恼的神色,敏锐地察觉到了重点,“殿下是想知道臣与琅华公主何时相识的?”

         他没喊令姝陛下,令仪不知为何心里松了一口气,她与他之间现在的关系微妙又尴尬,教她脑中一片混沌,不知道该从何问起,只能胡乱发问,她紧紧攥着他的衣襟,驳斥道:“孤问的并非只是这个!”

         像闹脾气的孩童,息何微微抬起下颌,向上直视她的眼睛,“臣对殿下一片赤忱,殿下怎能质疑。”

         他答非所问,令仪拔高了声,“回孤的话!”

         “殿下先将臣放开,臣喘不过气了。”

         她将信将疑地撒手,他把身下的软垫抽了出来,放在身旁,“殿下请坐。”

         温柔缠绵,肯定有诈,令仪说她不坐,息何又道,“殿下不坐,怎么能好好听臣说话呢?”

         果真是在哄孩子,她满脸不乐意地做了下来,青氅上的竹叶被折叠,她的手指罩在袖中,只露出了白皙的指尖,息何轻声道,“臣拾得过琅华公主的发绳并交还给她,仅此一面,随后臣便随殿下远去河东。殿下回长安后迟迟不归府中,臣正忧心时,琅华公主招臣入宫,其心昭昭,臣如何不知,但是臣担心殿下,只有入宫才能得知殿下的安危,能在第一时间赶赴殿下身侧,是以,臣才应诏入宫。”

         她一直疑心的事情他却没有回答,世上果真有人能预知来事么,令仪受纪飞歌的言传身教,对这类的话并不相信,但他似乎对此很是避讳,不愿提及,再问下去就是她咄咄逼人了,令仪眼底的神色一动,扬声问道,“为何不喊陛下?这可是杀头的罪名。”

         息何一笑,“非我所允,不可为帝。”

         她才想起来他的身份,能掌控帝王命途的国师,只要他一声令下,如日中天的皇帝也必须退位让贤。令仪觉得这样十分不讲道理,若是国师心怀邪念与旁人狼狈为奸,岂不是整个大业都会陷入水生火热之中,谁来当皇帝应是由民意来定的,而不是国师。

         但大业的陋习便是如此,没有民意,百姓很少去思考这些,所以羲和神宫才会如此受到尊崇。令仪哧了一声,“座上实在是不得了。”

         她的讥诮显而易见,在她面前息何向来耐心十足,他把手抄在袖中,宽大的袖面平铺开来,令仪才看清上面密密麻麻地排列着文字,那文字变化复杂,与大业的没什么共同之处,所以她看不懂是什么意思,她又往陈璋离去的方向看了眼,“这又是怎么回事?”

         息何答道,“假扮臣的人并非陈璋,而是另有其人。”

         令仪皱了皱眉,“何人?”

         他耸了耸肩,“臣也不知,陈璋当日本也以为是臣专程回到长安参加祭礼,谁知祭礼之后迟迟不见臣回到神宫,去往公主府也不曾见得人,才晓得其中出了差错。”

         她啧了声,“谁让你们面见外人时都会带着面具,想要假扮简直轻而易举。”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想要假扮国师也并非一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祭礼上。国师祭天有一套非常繁杂冗长的流程,息何曾经对她讲过,要想一处不错地进行并不容易,非是一朝一夕就能练成的。令仪眯起了眼,“座上不曾疑心过陈璋的话么?”

         息何表示很有自信,“陈璋没有说谎。”

         那就奇怪了,令仪苦苦思索起来,又问他,“那是神宫中的旁人?”

         其实神宫中没有多少人,近身伺候息何的也就只有陈璋而已。这不是件容易的差事,从哪里凭空冒出这么个对国师熟悉至极的人,连陈璋都能瞒过。久思无果,令仪揉了揉额,“座上?”

         息何没有回应,这让令仪纳罕,她抬起头来时发现他望着草木茂盛处出神,极其罕见的情况,她静了下来,目不转睛地看着他,直到他回神,对上她视线的时候笑了,“殿下看着臣做什么?”

         “座上好看,孤便看了,”她直言不讳,“座上方才在想什么?”

         息何摇了摇头,“想起了一些事情,但大抵是不可能的,便不说出来让殿下烦忧了。”

         这句话说出来只会让她更烦忧,令仪嘴角紧绷,“地动的事情又如何处理?”

         “那是琅华公主的事情,殿下这么关心做什么?”他神情松散,“殿下现在需要的是安心养病,别的事情臣会替殿下处理。”

         让她当甩手掌柜么?令仪眉心一拢,“别的事情是什么事情?”

         “殿下想做的事情。”

         她先是一愣,随后语气冷了下来,“你知道孤想做的事情是什么?”

         息何点头,“殿下想做的事情很多,但回长安的目的却只有一个,无关八年前的纪贵妃,无关当初的仇怨。殿下总是喜欢将事情做得冠冕堂皇,让别人寻不出纰漏来,这样才会让殿下从心底感到满足,但殿下却知道,那些都是虚假的,只是殿下替自己寻觅的借口而已。”

         他看着她的神色慢慢沉下去,微微扬起了下颌,“臣之前问过殿下,殿下也拿这种堂皇的借口来敷衍臣,现在臣再问殿下一次,殿下回到长安,想要的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