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2章 既提宫灯(上)
        息何不常入宫,更别说在宫中过夜,令姝指给他的留仙殿宽敞宏伟,却远远比不上羲和神宫,高福引他进去时他眉头都不曾动一下,只对高福道了声有劳。

         在高福看来,就成了他很淡泊名利的表现,是以高福对他的印象有些改观,并在离开前叮嘱了他近来宫中大丧,宫禁森严,入了夜就在殿中安心呆着,莫要随意走动。

         他点了点头,虽然形容冷漠,但似乎是个很明事理的主,高福松了一口气,本来在这个节骨眼上他觉得女帝不该做这等事,万一有人想借此大做文章,对女帝的声名是很不好的。但似乎这位才登基的女帝被权利冲昏了头脑,早已忘乎所以,旁人的谏言都听不下去,一门心思地觉得天下已经是她的天下了,她就算是为所欲为,也没有人敢拦她。

         做皇帝哪有那么容易,高福叹了口气,他是黄门里拔尖儿的,能识字断句,大业开朝两百年来,祖宗们的江山守得实在是不易,稍有不慎让神宫里的国师不满了,赶明儿就能让你下台,下台的皇帝日子可不好过,大业史中有个皇帝在位期间爱上了神宫里的女使,闹得轰轰烈烈满城风雨,非要立那女使为后,谁知道那位女使竟然是国师本尊,大业朝这么多年,就出了那么一位女国师,皇帝晓得了更不得了,说女使他能娶,国师就更可以了,还没等羲和神宫出面,百姓就已经起哄着把他赶下了台。

         国师在大业百姓心中是至高无上的存在,有国师坐镇在羲和神宫里,就像一双眼睛牢牢地监督着皇城,让立于权力中心的皇帝不敢乱来,只有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勤政为民,就这样国师被世人所神化,想要亵渎染指国师的人都是不可饶恕的。高福行走在廊庑下,冬日的长安夜色来得很早,廊道两侧都被悬挂起了八角宫灯,外绕着的宫纱绘了山水人物,像是在诉说着不为人知的故事。

         高福觉得自己就是看戏人,他在御前当差,某些隐秘的□□比旁人知晓的更多,这让他胆战心惊,比如女帝殿内时常会传出另外一个沙哑的嗓音,以及有些人会在深夜里从女帝的寝殿走出来,面色狼狈,高福都只记在心里,谁也不敢讲。

         言多必失,他转过廊角,女帝的寝殿就在眼前了,想着加快脚步赶回去,没想到迎面走来了明光铠加身的将军,高福怔了怔,连忙低下头去作揖,“裴将军。”

         裴英身后领着一列禁卫,吴钩刀别在腰间,红色的穗子格外惹人注目,他打量了高福一眼,“总管这是往何处去了?”

         有些话就算高福不讲,消息也会很快传出去,毕竟皇城也就只有这么大,走来走去都是稚红的宫墙,高福赔了个笑,“陛下要安顿一位郎君,吩咐奴才去办呢。”

         果然,裴英的面色变得很不好,他生得剑眉星目,沉下脸来的气势让人胆寒,“哪位郎君,叫什么名字?”

         高福不加隐瞒,“听说是叫如叙。”

         说完还暗暗地觑了裴英一眼,这位将军啊,年少有为,还是裴相的儿子,祖上荫德庇佑,本该是卓然的存在,谁知道却越发阴郁起来。

         裴英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就从高福身边走过了,甲胄撞击的声音在夜里分外清晰,金戈铁马,满是杀意。

         高福眯着眼啧了声,当个看戏的人,也不失为一桩很有乐趣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