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莲心深动
        外面是什么动静呢?

         令仪虚着眼睛,觉得浑身酸痛,方才好大的一声门响将她吵醒,她觉得疲惫不想搭理,就推了推身旁的人,“你去看。”

         好像并没有什么错,纵使头脑昏沉,身体也都还记得方才发生的事情,息何失笑,替她将被角拉了上去,好遮住她的肩头,才听到外面有人在说,“奴婢都听见了!真真儿的,殿下她方才似乎在与人……”

         说到这儿就暧昧地停了下来,后面就足以让人遐想了,女帝威严的声音响起来,还打着颤,“父皇才去不久,甚至还未能入土为安,朕留皇姊在宫中本意是让她多为父皇尽孝道,毕竟她此前常年处在蜀地,久久不能得见父皇一面。在这时候,皇姊她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朕不信,朕要亲眼去看看!”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应当是令姝急行过来的动静,息何唇角的笑意有些料峭,李沣气喘吁吁地要闯入留仙殿时他就觉得大事不妙,谁能想到竟然是这样龌龊的手段。幕后主使的人起先的目标应当是李沣,此事一旦被发现,最好的解决方法便是李沣成为驸马,大业驸马不得从仕,他只有交出手中的权力,户部将归令姝所有。裴英的闯入打乱了主使人的计划,但却是最令息何感到不耻的,他早把躺到在外的裴英藏入密道中,连同他那一尘不染的甲胄。

         令姝越是靠近帘帐,面色便越是复杂,她晓得计划出了差错,但事已至此,她不能错失这个机会。裴英便裴英吧,左右都是她不再喜欢的人,就当是她慷慨一回把裴英送给令仪,她自己还有更好的。

         她实在是享受这种宰割别人的感觉,生死悲欢都掌控在她手里,她唇角都抑制不住地翘了起来,就在她伸手要触及帘帐的瞬间,里面的人抢先把帘帐掀开。

         里面的人只着深衣,在寒冬腊月里显得单薄料峭,孤意在眉,他从容不迫地走下床榻,捡起自己落在地面的玄色长袍,翻手披上时大片的金线莲花飞旋盛开,令姝连话都说不出来了,直愣愣地瞪着他,仿佛看见了鬼。

         息何把手掖在袖中,神情冷漠,“见过陛下。”

         令姝身边的侍女见状怒斥道,“你是何人,怎可如此不知礼数?平民百姓见陛下需三跪九叩,还不赶紧跪下?”

         他眼睛都不抬一下,“我名息何。”

         “谁管你什么息何……”侍女突然没了声,殿内也在他那句话落地的瞬间悄寂无声,随着沉默而到来的是如潮涌般的窃窃私语,大多数都是同一句话——

         “那位国师?”

         羲和神宫中的国师,坐镇大业,为天下祈求福祉,帝王能定天下人的生死,他一句话便能定帝王的生死,那只该在传闻中活着,永远狐金面具覆脸的人物,如今清晰坦荡地站在了众人的面前,连他袍角上的莲绣都似乎浮动着金芒。

         令姝却冷冷地笑了,“你说你是国师,你便是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