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晋|江独发,感谢支持正版。

         玉听风给花满楼治眼睛的这天还是大吉的日子。

         当然这也是花如令之所以选这一天的原因。

         一大早,断断续续下了将近半个月的淫雨突然停了,阴云散去,天气晴朗,阳光明媚,花如令和花夫人还一醒来就听到了喜鹊叫,无一不预示着好兆头。

         而玉听风被西门吹雪安抚过后,夜里也睡了个好觉,早上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又吃过饭,便精神抖擞地去花满楼那里给花满楼治眼睛。

         为了避免玉听风分心,花如令和花夫人就等在院子里。西门吹雪自从第一天见过花满楼后,就几乎未曾再踏入过花满楼的院子,此时自然也还是在自己的客房,顺带帮玉听风照看她不方便带的檀书。倒是陆小凤不放心,又是练武之人,留了下来打算给搭把手,另外还配给了四个寡言伶俐的小丫头,在今天之前也被玉听风培训过一番,勉强倒也帮得上忙。

         所有人的心情都很沉重,毕竟玉听风之前说得很明白,成功率只有一成,这个概率太低,低到所有人都不敢抱有太大的期望,却又舍不得放弃这仅有的一点机会。

         相比较而言,倒是西门吹雪最为轻松。

         不同于陆小凤的古道热肠,他与人交往的时候是一种近乎冷漠的温柔。

         所有人都知道花满楼并不在意自己的眼睛到底能不能看到,但他们仍旧执着地寻找着让花满楼复明的办法,所以面对未知的未来,全都患得患失。

         西门吹雪却觉得既然不管能不能治好,花满楼都还是花满楼,又有什么可强求的。

         只不过……

         西门吹雪临窗而坐,看着檀书一会儿在猫爬架上窜上窜下,一会儿追着自己的尾巴团团转,微微露出点笑意,而后却又突然转头看向窗外,皱起眉头——若是治不好,小姑娘怕是要会为此难过很久了。

         ——无关病人身份,单纯为自己的无能为力而难过。

         想到这里,西门吹雪突然站起身,一把拎起檀书往自己肩头一放。

         本来追着自己尾巴玩得正开心的檀书猝不及防地险些跌倒,连忙抓住他的头稳住了,然后一歪头:“吱?”——干嘛啊?

         回应它的是修长干净的手指轻轻在鼻尖上一弹。

         “吱!”檀书捂住鼻子,忿忿地转过身背对着他——哼,这个人类跟主人学坏了!

         *

         花满楼的手术持续了半天。

         等玉听风说出一声“好了”的时候,已经到了晌午了。

         花满楼提前喝了麻沸散,他跟无情不一样,一喝下去,便陷入了昏睡之中,显然对玉听风、对陆小凤、甚至对四个婢女都极为信任。

         不过就算他最开始昏睡过去了,后来也被疼醒数次,昏昏沉沉间身体下意识想要甩开玉听风,多亏陆小凤能狠下心,为了能够让他治好眼睛,强硬地压制下他的挣扎,让玉听风能够顺利施针。

         反倒是玉听风最后收针的时候,他才真正彻底睡死过去。

         直到这个时候,陆小凤才发现包括他在内的在场的七个人,全都出了一身的汗,四个侍女全程基本只是打打下手还好,他们三个全身都湿了,仿佛从水里打出来一般。

         花满楼是疼的,玉听风是累的,至于他就是纯粹压力太大——看着花满楼痛苦的样子,他险些都要以为自己是个害他这么痛苦的帮凶,也就是他心理素质强大,要不然真没力气一直这样按住对方的脑袋。

         连好好把金针收起来的力气都没有,玉听风直接脱力坐到了地上,靠在一旁桌子上的陆小凤本来还想扶住她,没想到他的腿也软,两个人倒是一起坐了下来。

         四个侍女连忙想要过来拉他们,玉听风摆手,喘着气道:“不、不用。我坐着歇会儿就好——你们先把花七公子安置好,先给他沐浴,然后换身干净的衣裳……对了,他的眼睛用过药,小心别沾到水。”

         四个侍女赶紧去忙了,玉听风果然也就歇了一会儿,就挣扎地爬了起来,然后拖着两条软绵绵的腿往屋外走,不只腿软,她手还有些抖——手术的时候出于职业素养能够保持镇定,反倒是结束之后她好一阵后怕。

         这一次真的比无情那次还要凶险,一来是这次对真气的控制和下针的位置、角度和力道都要比上次要求更为严格,因为一个不慎可能连这一成的把握都没有了,二来是眼睛附近的重要穴道太多了,脑袋又不像双腿那么好控制,她特别怕陆小凤一个没按住,她把针下错了位置,导致更大的问题……好在陆小凤还挺靠谱。

         玉听风转头给了陆小凤一个赞许的眼神。

         陆小凤准确接收了这个眼神,有些得意地抬了抬下巴,姿态潇洒地摸了摸小胡子。

         而玉听风却已经把头转回去了,然后对小心翼翼迎上来打听情况的花如令夫妇道:“手术没什么问题,现在只能听天由命,等花满楼醒来了。”

         花夫人还以为现在就能出结果,整个神经都紧绷到了极致,没想到却还要再等,险些没直接崩溃到哭出来,还是花如令强压下不安,努力安抚她:“听天由命的事我们最不该为七童担心了……他从小心善,做过的好事、救过的人不知有多少,按照佛家说,这是有大功德的,定然能治好的。”然后也不忘招呼玉听风:“玉姑娘辛苦了这半天,也该饿了,我已经提前嘱咐厨房做了些你喜欢吃的东西,一会儿便送去你房间。”

         她确实饿了,便道了声谢,点头应下。

         *

         腿还是有些软,等玉听风慢吞吞地挪回自己屋子后,发现花家的下人似乎已经把吃的送来了——桌上摆着一大盒点心,甜甜的味道隔着盖子都能弥漫了整个屋子。

         玉听风用力嗅了嗅,立刻就满血复活了,眼睛亮闪闪地跑到桌前,迫不及待地打开盖子——

         点心一入口,甜味刺激着味蕾,玉听风不由双手合十,贴到脸颊,开心地眯起眼睛——啊甜食果然是世间最伟大的救赎,不但能补充能量,还能安抚情绪,一块点心下肚,她是腿也不软了,手也不抖了,仿佛一身疲惫都扫光了!

         当然,也只是仿佛而已。

         她一连吃了十块点心,从来没这么痛快过,整个心情便彻底放松了下来,然后就觉得——好困啊。

         揉了揉眼睛,她还想着要去西门吹雪那里把檀书抱回来,可刚起身就睁不开眼了。

         算了,檀书也不是第一次被阿雪带了。

         这样想着,玉听风勉强撑着最后一点精神往床的位置走去。

         碰到床沿,她一头倒下,瞬间便睡着了,就连鞋子都只来得及甩掉一只。

         *

         玉听风这一觉一直睡到半夜,鞋子什么的大概是被花家下人脱掉的,还给她盖上了被子。

         而这个时候,桃花堡上上下下已经为了等她醒来等了一个多时辰了。

         虽然睡睡饱了,不过刚醒还有些迷糊,玉听风打着呵欠听守在床边的花家侍女传话:“七少爷醒了,可他眼睛上有您给缠的布条,听说还上了药,没人敢乱动,老爷让我过来问问怎么才能知道少爷的眼睛好没好?”

         “花满楼醒了?”玉听风瞬间清醒了,连鞋子都没穿,直接跳出窗,大轻功飞到花满楼院子。

         万花谷名为“点墨山河”大轻功使用起来的时候,墨色真气激荡而出形成非常宏大的场景,院子里的家丁被她惊呆了,都忘了通报,玉听风便直接走了进去。这才发现房里除了坐在中间的花满楼,周围全是人,除了相熟的花如令夫妇、陆小凤,还多了几个没见过的锦衣华服的青年们。

         玉听风顾不得跟这些人打招呼,直接走到花满楼身边,将布条拆开一点点,道:“慢慢睁开眼睛……”

         花如令难耐地走上前,站到玉听风身边,目光紧盯着花满楼。

         周围的人似乎想围上来,花如令转头瞪了他们一眼,这些人便只得退开。

         然后他就见白色的布条缓缓抬起,花满楼眼睛颤了颤,慢慢睁开……

         花如令激动地想要问他能看到了么,却又见他突然迅速地合了起来……随后,眼皮再次颤了颤,还要再睁一次的时候,白色的布条却又重新覆了上去。

         花如令正疑惑着,就听小姑娘带着喜悦的声音响起:“你闭眼是因为看到光了对不对?”

         花满楼轻轻点了点头。

         “太好了!”小姑娘抽了抽鼻子,软糯的声音染上几分鼻音:“这个方法真的成功了,只要能看到光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