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62.第六十二章
        晋|江独发,感谢支持正版。

         之后的几天,裴元一直刻意按压着玉听风,把她指使得团团转,顺便也会让人传话,让西门吹雪帮忙跑腿,总之就是不让她跟西门吹雪有机会独处。

         西门吹雪自然是察觉到裴元的意图,不过师父师父,裴元于玉听风来说就是如同父亲般的存在,他若想要跟对方长长久久地在一起,就不能太过在意这朝朝暮暮,所以每每有人过来传达裴元的意思的时候,他也都一丝不苟地完成了。

         倒是玉听风一直没有察觉,还当临近年关,确实就该这么忙碌——至于为什么只有今年忙,以前都很轻松,大概是因为自己已经十八岁了,在师父心里已经是个大人了吧。

         将这一年所用的药方全部誊抄完毕,玉听风甩着有些酸的胳膊,心里美滋滋地想着。

         ——然而实际上,凭着她目前的身高,裴元怎么都没办法把她当成个大人,就是师姐师兄们新收的徒弟们也不乏有人把她这个师叔当小孩子看。

         刚放下笔,便有小药童过来收走了她写得东西,同时又从旁边传来裴元的声音:“听风,写完了帮师父把今年新整理出来的这些医典送去三星望月,代师父向你师祖问好。”

         “嗳好!”

         玉听风一边应下,一边急急地放下袖子,往裴元那边跑过去。

         *

         玉听风在裴元这边忙到脚不沾地,西门吹雪也没闲着,他正陪同着万花谷的几位弟子,前往长安,给各门派在此地的落脚点送对联,以报答战乱时两派相互扶持之谊。

         玉听风在大明的时候把唐史背了个滚瓜烂熟,突然回来以后,自然毫无保留地把一切全都告知了裴元。而裴元在江湖上还是有一定的影响力的,一番运作和博弈以后,这场战乱自然拐向另一个方向——战争在玉听风回来后的一年以内便结束了,又经过这两年的休养生息,长安城早已重现往日繁华。

         经过几日的相处,西门吹雪也算跟万花谷的弟子们相熟——他虽然性子冷淡,可万花谷包罗万象,什么性情古怪的人没见过,不过是沉默寡言而已,他不爱说话,正巧万花谷弟子最喜欢同人讲话,从跟玉听风十分熟稔的几个师兄师姐说起,再到万花谷的传承由来,最后是延伸到整个大唐——一教两盟三魔,四家五剑六派,七星战十恶……

         绚丽多姿的大唐江湖一一展现在眼前,让西门吹雪虽然一直没有表现出来,但确实存在着的虚浮感渐渐淡去,开始有意识地准备融入进这片江湖——虽然玉听风曾经是去了大明又回来,但是雁引月却一直留在大明,所以他也并不觉得自己一定能够回去。但是回不去又如何呢?他在那个世界本就没有太多的朋友,而唯一的血脉亲人……大概也并不在意他的去向吧?留在此间,也未为不可。

         只是为什么裴元有意无意地不许他跟听风见面?

         西门吹雪苦思良久,最终归结为做父亲的不愿意把女儿交给别的男人。

         而这恰恰说明了他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这么一想,西门吹雪便定下了心,继续兢兢业业地为岳父跑腿。

         ——若是陆小凤知晓了,定然要仰天长叹:西门啊西门,咱们数十年的交情,比不上你为了讨好老丈人做的多。

         #感觉友谊走到了尽头#

         不过西门吹雪也没味这事困扰多久。

         一来谷之岚同裴元说了小听风真的很喜欢那个叫阿雪的。二来对于他的吩咐,西门吹雪做得很认真,没有丝毫敷衍……玉听风刚回来时给他讲过在大明发生的事,那个时候不带丝毫偏见地去听,可以知道西门吹雪在那个世界也算是江湖顶级的剑客,能够放下身段帮他跑腿,足以显示其中诚意。至于第三……战乱刚过去没多久,万花谷中收养了不少小姑娘,可对这些孩子,西门吹雪虽然不至于横眉冷对,却也没多大的兴趣,甚至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所以喜欢小女孩的变态什么……裴元知道是自己多想了。

         于是,待到了除夕的时候,裴元终于不再将玉听风拘在自己身边做事,而是让她出去玩。

         不等外头一群排着队想要给终于能出来放风的永远萌萌哒小师叔喂糖葫芦的万花弟子们凑上来,西门吹雪率先拉住玉听风,直接带着她纵起轻功跑开。

         将万花弟子们甩开后,两个人也来到一处人迹罕至之处——只是虽然人少,但是万花谷无处不美,这里也是同样。

         玉听风被西门吹雪拉着跑了一路,喘得有点急,脸颊也仿佛染了胭脂一般红润。西门吹雪忍不住抬手伸过去摩挲了两下,就在玉听风的脸颊有越来越红的趋势的时候,一蓬火光陡然在脚下闪现。

         ——江湖飞马快报!西门吹雪侠士在万花谷对玉听风女侠使用了传说中的[真橙之心]!

         玉听风仰着头,怔怔地看着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冷清的眉眼似乎被真橙之心跃动的烛光消融,五官的线条变得柔软,就连唇边也衔起一抹温柔的笑意。

         流连在脸颊的手慢慢滑下,下巴被抬高。玉听风睁大眼睛看着那抹温柔的微笑渐渐逼近,最终落在唇边,摩擦辗转。

         *

         ——我们情缘吧。

         ——……嗯。

         *

         有了裴元的默许,又有了正式的流程,这回基本上整个万花谷的人都知道两个人情缘了。

         西门吹雪速来冷着脸,一般人跟他说话还好,开玩笑却是万万不敢的,所以整个除夕夜,玉听风都没少被同门们打趣。

         每到这时候她就会很不好意思地躲进西门吹雪怀里,小姑娘投怀送抱,西门吹雪自然是抱紧了不放手,连原本想要帮她解围的心思都打消了,十分心机地占了不少便宜。

         除夕守岁,年轻人们精力旺盛,当真熬了一宿没睡。

         第二天中午一觉醒来,玉听风便拉着西门吹雪的手,一同前往三星望月吃饭。

         走到逍遥林的时候,两人突然听得林子里头传来一阵细碎的响动,隐隐听来,似乎是有人在争执。

         对于玉听风来说,万花谷是家,家人们起了争执,是要尽量去协调的……于是她就拉着西门吹雪绕了进去——

         然后就看到谷之岚跟一位纯阳道长在说着什么话,看两人的神态……似乎都有点激动。

         “祁进道长……他怎么会在这里?以他的身份,应该不必亲自过来拜年啊……”玉听风不由小声嘀咕着。

         西门吹雪不由一挑眉——原来他就是祁进。

         关于这个人,每每提到纯阳宫的时候总有谷中弟子说起。说得倒也不多,但无一不是咬牙切齿——因为他曾经屠了谷之岚满门,只是因为有心悔改,便能仿佛那些错误从未发生过一般。

         至于再具体的事情,他们就没再说了。而西门吹雪又不是好奇心重的人,也未曾仔细打听过。

         不过,仅仅知道这点也足够了。

         看着那边谷之岚似乎要走,祁进却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似乎用力太重,令谷之岚面上显出痛苦神色。

         西门吹雪的眼神冷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