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等栗子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排队正好也快要轮到了他们。

         玉听风把檀书往背后的小药篓里一丢,又往后看了看,把小马扎送给了一位老太太,又跑回来把周围不小心散落的垃圾简单收拾了一下,小跑着丢到一旁的荒野里,等再次跑回来,刚好轮到他们。

         城门守卫大概是忙了大半天,脸色并不是很好看,大概扫了两人一眼,粗声粗气地道:“路引呢?”

         可是自己身上根本就没有路引,玉听风闻言有些紧张地伸手抓住了西门吹雪的衣摆,并不自觉地往他身上靠了过去。

         察觉到衣摆被拽住,西门吹雪眸色沉沉地扫了她一眼,同时伸手从马上的褡裢里拿出一份小册子,递给城门守卫,然后抬起下巴朝玉听风点了点,淡淡道:“一起的。”

         就算西门吹雪如今尚未步入剑神的境界,那一身气势也足够压制江湖上不少好手,更勿论本质还是个普通人的城门守卫。

         原本懒洋洋略带几分不耐烦的脸色顿时变得恭谨而警觉起来,城门守卫双手接过西门吹雪递过来的路引,仔细查看了一番——

         薄薄的一张路引夹在硬皮册子里,罕见的干净整洁,字迹清秀漂亮,所盖印章清清楚楚,一个不落,半分问题都没有。

         守卫不由松了口气——他们这些小卒子,最怕遇上江湖人闹出什么幺蛾子,不管不行,可想管又没能力管,难得这位武林高手没有纰漏。

         他合上小册子,双手递还给西门吹雪,目光落到靠着白衣剑客、似乎有些怕羞而一直用他的袖子遮着脸的小姑娘身上,顿了顿,随后一摆手:“好了,你们可以出城了。”

         ——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西门吹雪点点头,接回路引放到褡裢里,然后牵着马、带着玉听风往城外走去。

         *

         这个过程中玉听风始终拽着他的衣摆,亦步亦趋地跟着他,直到走出城门外近百米、基本看不到城门守卫的时候,方才呼出口气,松开手。

         西门吹雪雪白柔软的布料上立刻显现出一个湿漉漉的小手印。

         玉听风发现了这点,捂着嘴巴发出一声小小的惊呼:“抱、抱歉。”

         西门吹雪也低头看了一眼,难得的并不觉得嫌恶,便摇了摇头表示不在意,然后牵着马,继续往前走。

         玉听风松了口气,双手搭在两肋的药篓背带上,蹦蹦跳跳地跟在西门吹雪身边,一边走着,一边仰着头问他:“西门呀,那个路引——是什么东西啊?”

         西门吹雪一边注意看着前路,一边给分了点心神看了她一眼:“路引?”

         玉听风点头啊点头。

         “是身份证明。”西门吹雪言简意赅。

         玉听风眨眨眼:“那要怎么拿到?”

         西门吹雪略一蹙眉:“就是……”

         西门吹雪说话简短精炼,玉听风不得不反反复复问了好几个问题,总算彻底弄明白路引这个东西——

         说白了,路引算是户籍的一种衍生,是外出行走时合法身份的官方证明,所以在这个世界,但凡要外出行走,路引都是最重要的东西,不但一般规模的城镇进出都需要出示路引,甚至于有些比较高大上的客栈入住的时候也要查看路引。

         当然,这个检查有时候也不是那么严格,比如她上次进城的时候,就因为天有些晚了,又适逢知府家里摆流水宴,城门守卫们多少有些疏忽,再加上她身上又没带行李包裹,又是个可爱而无害的小孩子,被误以为是城里的人出城归来,也就未曾细查,要不然那天夜里她是很有可能进不了城的。

         但不管怎样,整体来说,如果没有路引,她在这个世界几乎可以说是寸步难行。

         玉听风有些为难地皱起眉头:“如果没有户籍,有办法拿到这个路引吗?我、我有银子。”←她虽然年纪不大,却也懂得有钱能使鬼推磨的道理。

         “嗯?”西门吹雪却有点没明白她这句话的意思。

         “我家在秦岭青岩,但是我现在回不去,拿不到户籍,也没有任何身份证明。”檀书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从药篓里爬出来爬到玉听风肩头,大尾巴扫过她的下巴,有些痒,她一边挠着,一边进一步解释道:“那我还能拿到路引吗?”

         西门吹雪很宅,他每次外出的行囊都是山庄管家一力打理的,这其中就包括路引银子什么的,所以西门吹雪对这些日常琐事并不是十分了解。

         就连路引是由户籍办理而来这个结论都是玉听风从西门吹雪的回答中总结出来的,至于没有户籍还能不能办理路引这种高级问题他当然不可能知道。

         看到对方听到自己一句“不知道”而骤然黯淡下来的眼神,西门吹雪难得有些不自在,暗暗想着等见到了熟人便打听一下,面上却是不着痕迹地换了话题:“你去哪?”

         去哪?这个世界没有万花谷,其实去哪里都一样。玉听风心里有些难过,脸上却仍旧保持着笑容,反问了回去:“你呢?”

         “塞北。”西门吹雪顿了顿,又道:“顺便去京城。”

         “哦。”玉听风点点头——虽然她并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塞北和京城在哪里:“那我——”她看着前方,微微眯起眼,说出了她唯一知道的一个地名:“就去万梅山庄吧。”

         “嗯?”西门吹雪不由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玉听风也随之停下,然后突然想到什么:“是不顺路吗?”

         西门吹雪若无其事地摇了摇头。

         这时天空突然又飘起雪花,而下一个城镇暂时还比较远。

         西门吹雪握了握缰绳,然后翻身上马,一言不发地朝玉听风递出手。

         玉听风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了他的意思,道了声谢,搭上他的手,而后借力一跃,稳稳地坐到西门吹雪身前。

         小姑娘小小的,一只胳膊就可以把她整个抱进怀里,又软又暖,西门吹雪不由抿紧了双唇,一抖缰绳,冲开细雪疾驰而去。

         *

         等两人到了第一处落脚的地方,已经是傍晚了。

         直到看到不远处层层叠叠的暖黄灯火,西门吹雪暗暗松口气——若是再找不到落脚的地方恐怕就只能露宿野外。

         而这个时候,玉听风已经抱着檀书,缩在西门吹雪的怀里一起沉沉地睡了过去。

         她身上盖着一件披风,背后是西门吹雪并不十分温暖但也并不像看起来那样冰冷的胸膛,整个人几乎要睡成一个小火炉。

         不仅如此,透过轻薄的衣衫,西门吹雪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她柔软的脸颊正紧贴着自己胸口,每一次呼吸都带出一股温热的气流,在这大雪天让他一点也不觉得冷。

         马儿渐渐接近那片灯火。

         这是个小镇子,镇子里的守卫们也都比较松懈,再加上风雪也比较大,他们只大概扫了一眼,连让西门吹雪下马的意思都没有,一挥手,便准许通过了。

         西门吹雪便这么一路带着玉听风进了镇子,四面张望了一番,最后选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拿披风把玉听风一裹,西门吹雪抱着她直接下了马。

         不过双脚刚踏到实地,怀里的一团便动了动,玉听风揉着眼睛从披风里探出头来,迷迷糊糊道:“……我怎么睡着了——这是哪呀……”

         西门吹雪道:“这是客栈。”

         “哎呀天都黑啦我睡了这么久呀。”玉听风立刻清醒了,然后这才发现自己被人抱在怀里,顿时脸色涨得通红,赶紧用力挣了一下示意放她下来——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被抱着,多丢人啊!

         西门吹雪倒也没有犹豫,只是将她放后又给她裹紧了披风。

         北风呼啸而过,却尽数被挡在了厚重的披风外面。

         玉听风顿觉十分感动,想到对方替自己整理披风时,那双就算没有碰到自己仍然能够感受到丝丝的凉意的手,不由伸出手,拉住他的——

         “果然好凉。”

         突如其来的热度自掌心源源不断地传来,西门吹雪下意识地想要抽回手。

         然而玉听风却用力握紧了,然后扭头看了看身后的客栈,拉着他往里走:“我们今晚就住这里是吗?那就快点进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