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西门吹雪前面还是有一部分人的。

         玉听风前后看了看,把小马扎往西门吹雪跟前的地上一放,然后又把檀书放在上面,嘱咐它好好坐着,再仰头看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默默垂下头和她对视。

         玉听风眨眨眼,努力发送blingbling射线——这种眼神她经常给师兄师姐们发送,而师兄师姐们非常聪明,总是一看就明白,不管她有什么要求,不用开口他们也都能立刻答应下来。

         但是西门吹雪……虽然看起来一副精明相,可完全比不上师兄师姐们聪明机智。

         玉听风无力地塌下肩膀,大大地叹了口气,然后只能主动开口,只是话尚未出口,却见对面西门吹雪眼里隐隐浮起一点笑意,冲她点了点头。

         玉听风瞪大眼睛,忍不住惊讶地确认道:“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帮她看着小马扎什么的……

         西门吹雪偏头看了一眼前方的人流,清清冷冷道:“速去速回。”

         玉听风顺着他的视线往后看了一眼,城门口检查的速度似乎加快了,这会儿功夫前面已经空出了一大片地方了。她连忙连着檀书拎起小马扎往前小跑了几步,这才重新放下,冲西门吹雪道:“那就麻烦你啦!”

         说完轻轻一摆手,镶着黑边的宽大袖子在空中甩出好看的弧度,玉听风逆着人流,疾步往城里而去。

         目送玉听风走远了,西门吹雪才再次低头,正好对上檀书乌溜溜的小眼睛。

         檀书脑袋上顶着一本书,身上还穿着一见干净利落的小马甲,此时端坐在小马扎上,颇有几分文质彬彬的感觉。

         而小动物比人类对于危险的预感更为灵敏,它比玉听风还要明白眼前这个干净而又好看的人类十分危险,在他面前它甚至都不敢都太过夸张的动作,生怕引得对方注意,一命呜呼——要不然它怎么也不可能任由主人将它留在这里,只不过是没胆子蹦上玉听风肩头,跟着一起走而已。

         所以此时被这么个危险的人类注视着,檀书本能地绷紧了身体,假装自己是根木头,半分也不敢挪动。

         西门吹雪莫名就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小姑娘似乎也是这么个反应。果真是——物似主人形。

         想到这里,西门吹雪不由微微挑起了嘴角,就连周身冷冰冰的气势都柔和了半分。

         然后就见小东西轻轻地甩了甩尾巴。

         ——就连这危险性一降低就不自觉放松的反应都一模一样。

         此时队伍又往前走了几步,几乎能听到略远的队伍后面传来几声低低的抱怨,西门吹雪不由收了笑容。

         此时檀书的尾巴刚好甩到一个极为别扭的角度,可一感受到这股极为剧烈的杀气,却还是立刻停了下来,继续装木头。

         然后就见危险人物西门吹雪朝它伸出手。

         令人畏惧的冰冷肃杀气息迎面而来,檀书全身的毛都炸起来了,而后两腿一蹬,白眼一翻,险些没晕厥过去。

         然而等了很久,看起来就冷冰冰的双手却并未落在自己身上,过了好半晌,檀书才小心地缓缓睁开眼——首先看到的是雪白柔软的布料,布料微微抖动着,檀书这才注意到自己身子底下的小马扎被人搬了起来。

         想到搬动自己的人,檀书先是整个人都懵了一下,然后才发现,这个人的手非常稳,明明是在腾空移动,它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檀书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映入黑溜溜的眼眸里的是苍白干净、线条利落的下颔,人类最脆弱的脖颈就在它跳起来就能够到的地方,而这个危险的人类却毫不在意……

         毛绒绒的尾巴扫过下巴,西门吹雪微微抬头躲开,再垂眸,就见胖松鼠正有一下没一下地甩着大尾巴。

         一丝笑意再次自唇边泄出。

         *

         所以等玉听风抱着一大袋子吃的回来的时候,檀书已经跟西门吹雪玩得很好啦——胖松鼠甩着毛绒绒的大尾巴,时而从西门吹雪肩上跳下来踩着小马扎走一圈,时而又蹦到西门吹雪头上,四处张望。

         更让人意外的是,这位喜穿白衣、明显爱干净的剑客竟然不嫌弃檀书。

         看到这一幕,玉听风不由在人群之外愣怔了一下。

         倒是站在西门吹雪身上四处张望的檀书发现了她,大尾巴一甩,踩着附近排队之人的人头,嗖嗖地扑进了她的怀里,拱头摇尾巴,闹得玉听风忍不住咯咯笑,险些抱不住怀里的吃的。

         好在坚果的香气吸引了檀书的注意力,它很快就不再闹了,转而把头埋进袋子里,很快便巴拉出一枚大板栗,然后被烫得龇牙咧嘴,却始终不肯放下这个散发着甜腻香气好吃的。

         玉听风忍不住腾出手弹了弹它的脑袋,然后一面往队伍里西门吹雪的方向挤去,一面向排队的人们分发着刚买来的瓜子,并附赠一个盛装废弃果壳的纸袋子。

         小姑娘笑容甜甜的,肩膀上站着个正费劲啃着板栗、就算被烫到也不放弃的可爱胖松鼠,更别提还有送到眼前的吃的,整条队伍几十人,却无一人抱怨,反而是热情地给她让着道路。

         一路说着谢谢,慢慢走到西门吹雪跟前,然后也同样给他递了一包瓜子。

         西门吹雪摇了摇头——他对吃食很挑剔,出门在外的时候尤其如此。

         玉听风也不强求,自己又向排在自己前面的几个人分发了瓜子,很快就回了,坐到了小马扎上,认认真真地开始剥栗子。

         许是因为年纪小,小姑娘的手指并不十分纤长,但是白皙柔软,形状漂亮。她剥栗子的时候也很讲究,先拿湿布巾将几个栗子擦拭干净,待其面上的水迹干透才开始剥。她的力道适中,看似轻轻一捏,棕红色的栗子壳便露出一个恰到好处的裂口,暖黄色的果实还若隐若现,甜香味已经随着从中飘出来的白雾逸散了出来,刺激着每一个人的味蕾。再顺着这道裂口一扯,硬壳彻底被撕开,胖胖的栗子便完完整整地滚了出来。

         玉听风露出一个满意的微笑,“啊呜”张开嘴正要一口吞下,斜刺里却突然伸出一只苍白纤长的手,手指一勾,便把栗子卷走了。

         自己生活的环境还从来没见过这种嘴边抢食的,玉听风都要惊呆了!

         所以等她回过神、抬头望过去的时候,只看到白衣剑客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若非嘴巴仍在咀嚼着,她险些都要以为方才那一幕不过是自己的错觉。

         ……算了。不过是一枚栗子,她剥起来也不麻烦。玉听风很快就不在意地低下头,重新拿起一枚擦拭过的栗子。

         只是不等她再次捏开,这枚栗子也同样被西门吹雪伸手勾走了。

         玉听风的目光下意识随着栗子移动,然后就见勾着栗子的手指轻轻一捏,然后一捻,黄胖的栗子便滚了出来。

         qaq她的栗子!

         第二次了。玉听风终于有点急了,屁股在凳子上转了半个圈,索性背对着西门吹雪剥栗子,心想这次她好好防着,没道理还会被抢走……刚想到这里,突然有什么香甜甜热乎乎的东西被抵到唇边,然后用力一推,顶开牙齿,滚进嘴巴里。

         嚼嚼。

         ——香甜的味道顿时盈满整个口腔。

         这是……

         玉听风立刻把身子转回来,眼神明亮地仰头看着西门吹雪——原来刚才这个是给她剥的!

         西门吹雪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却弯下腰,将那几枚被她擦拭过的板栗全部取走,一枚枚破开,然后全部放到她的掌心,再然后指了指湿毛巾,又指指剩下的板栗,淡淡道:“擦。”

         玉听风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立刻笑眯了眼睛,将剥好的栗子给檀书分了两枚,剩下的找了个干净的袋子装好,先把其他栗子擦干净,双手递给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便在一旁剥剩下的板栗,檀书坐在玉听风肩头,而玉听风则坐在小马扎上,晒着暖融融的阳光,笑眯眯地啃着已经被剥好了的栗子——好开心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