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跟着西门吹雪同行了一段时日后,玉听风对西门吹雪总算再也没有初见时的那份畏惧了,偶尔地还能同他开一二玩笑,并且发现这人确实是非常挑剔。

         比如说每天都要洗澡换新衣,不管当天有没有出门,而且只穿纤尘不染的白衣,一点脏污都无法忍受,包裹里最重要的存在就是那十几套同款白衣。

         再比如说吃饭。

         出门在外,西门吹雪只吃白水煮蛋,只喝白开水。

         对此玉听风是万分不解。

         在大唐的时候,因为万花谷基本能够自给自足,而外面又不太平,她的年纪也小,出谷的机会并不多,仅有的几次机会也是跟着师兄师姐们出去为人出诊,所以此时来到这里,难得自由,她对什么都好奇,这些从未见过的吃食自然要好好品尝品尝。

         也正是因此,她每到一处都挑最好的酒楼客栈。然而即使是在最好的酒楼,西门吹雪也只开口要水煮蛋,若非玉听风点了四五个招牌菜,怕是要给店家轰出来了。

         不过……这家店好像没什么新鲜的吃食啊。玉听风坐在桌前,单手撑着下巴,一边听着店小二报着菜名,一边看着正在吃煮鸡蛋的西门吹雪。

         在此之前,他们曾经经过一个更大一点的城镇,特色菜什么的跟这里差不太多,而这里又相对比较落后,食材也根本比不上上一个城镇,玉听风也就没兴致吃了,反倒是看着西门吹雪吃鸡蛋的样子突然很有食欲,便随便点了两个普通的菜,又让店小二再送几个水煮蛋过来。

         玉听风先剥了几个坚果喂过胖胖,等鸡蛋送上来以后便随手往桌上一磕,一边剥着,一边看着西门吹雪道:“水煮蛋虽然有营养,但是没味道呀,吃一个还好,再多了不会噎到吗?”

         刚好一口咬到蛋黄的西门吹雪:……

         即使有点被噎到,西门吹雪脸上仍旧没什么表情,只若无其事地拎起一旁水壶给自己倒了水,一口饮下,然后看着小姑娘天真的脸庞,一句话突然溜到了嘴边:“……你可以试试倒点酱油拌着吃。”

         甫一说完,西门吹雪就闭上了嘴。

         再然后,任凭玉听风怎么向他确认酱油拌鸡蛋真的好吃吗又或者问他还有别的什么吃法吗,西门吹雪都只无声地吃着鸡蛋,一言不发。

         “算了,不说就不说吧,一次性说这么长的句子也是挺难为你的。”玉听风正嘀咕着,店小二突然从她身边过去,她立刻转过头,大声喊住他,然后笑眯眯道:“小二哥,能麻烦你给我拿一碟酱油吗?”

         头一次被人喊小二哥,还是被个玉雪可爱、笑容甜甜的小姑娘喊的,店小二都快被这声呼唤甜到骨子里了,嘴角怎么都拉不下来,本就殷勤的笑容愈发灿烂,还再三确认道:“是只要一碟酱油是吗?”

         店小二这么一问,玉听风也有些不确定了,转头看西门吹雪。

         西门吹雪垂着眼睛看着桌子,仿佛没看到她的眼神一样。

         玉听风想了想,索性一口气要了几乎所有的调味料——酱油、醋、糖、盐、辣椒粉甚至还有胡椒粉等等。

         店小二手脚麻利,很快把她想要的东西全都送过来了。

         玉听风也已经把送来的鸡蛋全都剥好了,然后也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把带鞘小刀,抽出刀身,仔细地把鸡蛋切成差不多的薄片,然后均等地放到面前各色调味碟里,拌了拌,再依次吃下。

         西门吹雪只吃白水煮蛋,已经基本吃好了,就单手托腮,看着她吃。

         可爱柔软的小脸上,表情变化非常灵动——吃到酸的会忍不住眯起眼睛,吃到苦的整张脸都皱起来了,吃到辣的会大口呼气找水喝……

         漆黑的双眸里不由再次染上几分笑意,嘴角微微挑起。

         等全部都品尝过一遍后,玉听风也差不多吃饱了,一抬头就见西门吹雪正看着她,不由道:“水煮蛋真的好好吃呀!不管和什么搭配都很好吃!”

         西门吹雪认可地点点头。

         玉听风开心地笑弯了眉眼。

         *

         两个人也不是特别赶时间,走的都是官道大路,而玉听风又是喜欢多管闲事的性子,比如见到有人生病受伤,总是忍不住上前帮忙看看。

         而她的医术确实有些玄妙,堪称妙手回春,基本没有她治不了的病,在妇科和儿科方面的表现尤其突出。

         西门吹雪曾见过她翻阅背诵《千金方》,而这篇医典的纂写者、药王孙思邈也确实是在妇孺方面有着颇多建树,如此他倒也知道了小姑娘背着个药篓并非是装模作样,而是学得正经的药王一脉医术。

         然而实际上真不是她多么擅长这方面,只是因为这个时代的医者鲜少专精于此,误判误诊的事例多了,反倒显出她的医术来。

         总之一路走来,玉听风也算是有了不小的名气。她的样貌又极有辨识度,有时候刚进城,就会被人求上门。

         其实不管传言多么火,面对一个不到十五岁的小姑娘,能够毫不犹豫地让她治病的还是不多的,所以这些找上门的大多都是走投无路之人,而玉听风治好这些人的不治之症,名气又是大涨。

         *

         就这样一路走走停停,花费了不少时日,两人终于来到了太原城。

         太原作为北方几个比较大的城市,自然比之前路上投宿过的几处城镇都更为繁华,甚至比玉听风刚下秦岭时待过的那个城市还要大,她一进城便有些眼花缭乱。

         照例找了城里最好的客栈定好房间,玉听风也兴致勃勃地同店伙计们打听清楚了城中最好的酒楼在哪里,然后就迅速地拉着西门吹雪去吃了顿饭。

         等吃完饭刚过午,玉听风本打算去城里转转,却被西门吹雪带着去拜访当地的一门望族:“这位老先生在城内颇有威望,与我家也有旧,兴许能帮你办好户籍和路引。”

         这个确实比逛街有意义多了。

         玉听风立刻做出了选择,毕竟只要有了户籍路引,以后在这个世界她喜欢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了。

         西门吹雪知道玉听风对江湖势力半分都不了解,也没提前跟她讲要去哪里,所以直到站在了那片庄园的门前,看到门口悬挂的那口牌匾,玉听风才知道这是哪里。

         *

         “无、争、山、庄。”

         站在山庄门口,玉听风仰着头,用软糯好听的声音一字一顿地念出牌匾上的名字。念完以后,她颇有些好奇地转头问西门吹雪:“为什么叫无争?”

         西门吹雪也仰头看着牌匾,眼睛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淡淡道:“因为无需争。”

         玉听风一歪头:“为什么无需争?”

         “当小姑娘成了天下第一的神医,自然便知晓为何无需争了。”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自门口传来。

         玉听风闻声转头看过去,就见一位中年青衫文士带着一干下人自门口迎了出来,他大概对西门吹雪很熟,大笑着道:“西门贤侄竟然有空亲自来此,当真让寒舍蓬荜生辉。”

         西门吹雪微微颔首示意,却并未答话。

         玉听风正想着啊呀西门这个样子好失礼呢对方会不会生气呀,然后就见对方根本就不在意地把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笑道:“姑娘便是最近在江湖上小有名气的玉神医吧?哈哈果然还是个小姑娘呢!”对方乐呵呵地笑着调侃:“我说你们这些年轻人啊,真是一点不给我们这些老家伙们面子,‘长江后浪推前浪’,然后我们这些前浪可是被你们直接拍死在了沙滩上了!”

         玉听风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人,只能傻傻地冲着对方笑。

         这时西门吹雪倒是提醒道:“前辈姓原。”

         玉听风立刻道:“原庄主您好,晚辈玉听风。”

         ——这位自然就是无争山庄庄主原东园了。

         小姑娘笑起来非常甜,原东园心情大好,朗笑着应下了,然后道:“来,有事咱们进庄再说。”

         说着长臂一展,在前引路。

         西门吹雪能完全不给长辈面子,玉听风却做不到,依旧挂着甜甜的微笑,点头道:“劳烦原庄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