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三章
        晋|江独发,感谢支持正版。

         “嗳,这个好!”玉听风扶着膝盖,俯身看着朱停手里的东西,眼神明亮:“不管是柔韧性还是坚固度都很完美,最好的是它既不会受血肉的影响,同时也不影响血肉——朱大哥,这材料你怎么找到的?”

         朱停一张胖乎乎的脸立刻得意地笑弯了眉眼:“这是我闲来无事自己碰巧合出来的。量不多,当时又没地方使,索性就一直留下来了——若不是小听风你招人喜欢,这东西我还不舍得拿出来呢,不说别的,光是不生锈,长年累月都一直是这幅亮晶晶的模样就值得我保存许多年了。可惜没记住合成的比例和温度,要不然小听风你这么喜欢,我怎么也该多合一点才是。”

         “有这点已经很不容易啦。”玉听风笑道:“也算是狄大堂主运气好。”

         朱停搓了搓手:“那小听风等你给狄大堂主换骨头的时候,我能跟着去观看吗?保证不打扰你手术,让我瞧瞧就好。”

         玉听风皱着眉沉思了一会儿,点头:“也可以,不过你不能光看,还要给我搭把手,到时候你……”

         玉听风慢慢地说着,朱停则时不时地点着头,旁边,檀书正捧着一个刚得到的小玩意儿玩得开心——这段日子,它每隔个一两天就能得到一个新玩具,简直仿佛是生活在天堂里,幸福死了!

         因为朱停在这里住了已经有一个多月了。朱停从来挡不住脑子里各种奇思妙想,就连看到檀书嬉戏,都能随手做出几个新奇精巧的玩具。

         朱停一来,玉听风便同他阐述了自己的想法——既然狄大堂主的颈骨被折断了,无法支撑,那大可做一个假的颈骨做为替代。

         朱停的想法总是异于常人。若是其他人知道要在脖颈这么脆弱的地方动手脚,只会觉得玉听风是在玩闹,而他听到之后反而立刻便兴致勃勃地参与了进来。

         要做一截颈骨并不算太难,对比着玉听风所描绘出来的颈骨画像,朱停分分钟就用木头给她雕出一截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颈骨。

         但是木头制作的颈骨却并不够坚固,无法长久地承担头颅的重量,而坚固的木头又太过刚硬,不够柔韧。

         所以之后的日子,朱停试验了各种各样的材料,各种石材、玉材甚至金属,几乎所有能用的材料都被试了个遍,却总是差强人意,就连玉听风都有些泄气了,甚至想着不如就退一步,用稍微次点的材料。

         朱停却于此时突然想起了自己很久以前意外合出来的这块合金,没想到还真的派上用场了。

         跟朱停商量好了其余的细节问题,玉听风这便打发人去六分半堂,询问狄飞惊什么时候方便治伤——可能要有一段时间需要静卧静养,如果狄飞惊腾不出时间,治疗时间只能无限往后推了。

         没想到六分半堂很快就派人传来消息,同她商量三天之后开始治疗。

         玉听风有些意外,不过病人愿意配合再好不过了,她便也立刻应了下来。

         而等到了晚上的时候,她就知道原因了。

         因为四条眉毛的消息灵通的家伙来了。

         *

         看到饭厅里那个正在狼吞虎咽的熟悉人影,玉听风欣喜道:“诶小凤叔叔?你怎么来了?”

         “路过……来看看……”陆小凤仿佛几天没吃饱似的,两腮塞得满满,含含糊糊地说道。

         跟着玉听风一起过来的朱停来了兴致了:“我说陆小鸡,你这是没见过饭吗?”

         陆小凤刚好已经吃了半饱了,咽下嘴里的东西,停下筷子慢悠悠地喝了杯酒,这才道:“朱停你还舍得丢下你那如花似玉的老板娘,跑来这里了啊?”

         朱停瞪了他一眼:“不是你找人跟我说这里有好玩的吗?”

         “那好玩吗?”陆小凤歪歪头,眨眨眼。

         “确实有点意思。”朱停说着,缓和下了神色,坐到陆小凤身边,也倒了酒自己喝起来:“小姑娘很有意思,胖松鼠也很有意思,就是那个冰块脸很没劲。”

         听到这个称呼,玉听风微微睁大眼睛——冰块脸是指阿雪吗?朱老板竟然会给阿雪取外号,也不怕他一剑戳过来。

         陆小凤乐不可支,摇摇晃晃间将手中酒杯里的酒水洒了出来,他丝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衣摆,好奇地道:“哈哈,看来西门得罪你了?”

         “也不是。”朱停嘟囔了两声,不想说自己刚一进京就被几个带着锦衣卫的太监刁难了,虽然西门吹雪帮他解了围,可那态度实在称不上好,总是板着个脸,要不是这里的住宿条件不错,还能跟玉听风讨论些想法,见到西门吹雪的次数也屈指可数,他肯定不会住在这里。不过他并不是喜欢在朋友面前说他朋友坏话的人,索性便转了话题:“你最近是又遇到什么事了吗?”

         陆小凤抓起筷子,继续夹着菜:“什么事啊……有趣的事。”

         “什么有趣的事?”玉听风也抱着檀书入了座,好奇地问道。

         陆小凤嘴角一挑:“大名鼎鼎的楚香帅,被个女人耍了。”

         *

         原来陆小凤也去参与了江湖人阻拦已被封为寻梅公主的雷纯下嫁史大天王的事,而作为江湖前辈的楚留香自然也不会缺席。

         就像“踏月留香”楚香帅往常那些动人的传说一样,这一次楚香帅也不可避免地惹了一颗桃花——正是要嫁给史天王的寻梅公主。后来他知道雷纯嫁给史大天王的真正目的是为了在新婚之夜杀死史大天王之后,既为雷纯出污泥而不染的气节所感动,却又因为自己的无能为力,只能愧疚地率众退出,放弃阻拦这场婚事。

         临走之时,还在为雷纯若当真杀了史大天王,又该如何全身而退而担忧。却不料史大天王毙命的消息传来以后,同时传出来的还有楚留香爱慕雷纯,冲冠一怒为红颜,杀了史大天王。

         然而雷纯宁死不从,甚至差点撞壁身亡,还是岛中守卫及时发现,才赶走了楚留香,救下了她。雷纯醒来以后,便获得了史天王一干下属的忠心,她强忍悲痛,表示愿为亡夫守节,接手史大天王势力,柔弱却坚强地撑起一方天地,并发誓拼尽一切力量也要杀了楚留香为史大天王复仇。

         楚留香:???

         陆小凤之所以会是这幅没吃饱的样子,就是因为前两天遇到了楚留香,不但听到了这些□□,也顺带着被追楚留香的海贼一并追杀,连顿饱饭都吃不上,后来还是楚留香甩开了他,他就近来了京城,这才彻底摆脱追兵。

         陆小凤讲完的时候,西门吹雪刚好也回来了。

         他看着杯盘狼藉的饭桌,再看看陆小凤仿佛从泥里滚出来的模样,额角跳了跳,一言不发地出了饭厅。

         “诶,阿雪——”玉听风见状,立刻追了过去。

         软糯的声音远远地传过来:“朱老板找到好材料啦,我过几天就去六分半堂给狄大堂主治伤。阿雪你好久没回去万梅山庄了,等治好了,我们回去一趟吧……”

         见玉听风走了,陆小凤又对朱停道:“我听香帅说,他和雷小姐其实什么都没有,只是他怜惜她一个弱女子,却要沦落到和亲的境地,因而才多加关照。雷小姐这一招也是厉害。香帅的名声你也是知道的,几乎无人肯信他的辩解。他常年流连花丛,竟也有被刺扎的时候——女人真可怕啊。”

         朱停白了他一眼:“你要是真觉得女人可怕就好了。”

         陆小凤摸了摸胡子,笑得贱兮兮:“对了我好像还没跟你说,我来京城之前去了趟你家,哎呀,老板娘倒出来的酒果然醉人。”

         “陆!小!鸡!”

         朱停脸色一沉,用与肥胖身躯完全不相符的飞快动作,抬手甩出一发暗器。

         陆小凤笑嘻嘻地躲开。

         然而朱停的暗器怎么会是简单的暗器,被躲开后在半空中爆开,辣椒粉胡椒粉立刻糊了陆小凤一脸。

         *

         三天后狄飞惊的手术做的很成功,接下来只要慢慢休养。

         这场手术极大地满足了朱停的猎奇心,毫不藏私地教会了六分半堂的人怎么制作简易的头颅固定器后,他便向玉听风告辞离开了。

         等给苏梦枕做了第三周期的治疗,玉听风便准备跟西门吹雪一起回去万梅山庄。

         只是尚未出发,又突然有人找上门求医。

         这人自陈姓金,看起来四五十岁的样子了,还是家中下人提示,玉听风才知道这位是当朝阁老,他此次来,是为了他的母亲——万福万寿园的金太夫人生了病,虽然大夫都说只是小小的风寒,不过因为金太夫人如今都七十九岁了,年纪太大,就算是小病也极为凶险。

         金太夫人养大他们兄弟姐妹们不容易,他们对老太太也极为敬爱,就算明知道玉听风只看疑难杂症,他还是厚着脸皮求上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