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晋|江独发,感谢支持正版。

         “这不可能。”玉听风语气笃定地说道。

         此时她和那位半路拦下她的贵妇以及雨化田已经坐进了宫门口的一座宫殿里。

         ——宫外常常会有些诰命递了牌子求见宫中贵人,而在等待贵人回复的时间里,基本都是在这里稍作停留,因此这座宫殿倒也并不冷清,还有宫女端了茶点过来。

         不过这里的茶点跟万贵妃那里的完全没法比,玉听风之前也吃了不少,到了这里也只是喝了口水润润嗓子。

         而那位贵妇——据雨化田这位西厂情报头子……身后的跟班——那个名叫马进良、长得有点凶的家伙的提示,娘家姓陈,夫家姓张,乃是兵部尚书的夫人——进来后甚至连口水都未曾喝,一直拉着玉听风的手不肯放下,脸上是既欣慰又感慨的表情。

         张夫人明显很激动,说出来的话也有些颠三倒四的,不过因为事情简单,倒也能让人听明白了。

         张夫人所说的李家,是已逝大将军、镇北侯一脉。而张夫人这么激动的原因是玉听风同李侯爷那位失踪了十多年的独生女长得几乎一模一样。

         看着玉听风还是很懵逼的样子,马进良便在雨化田的示意下给她详细科普了一下这位李大小姐。

         镇北侯李将军是以军功得以封侯的,在军队中的名声极佳,是承平百年了的大明朝难得一个有实权也有真才实干的将领,只是让人遗憾的是子嗣艰难,年过四十方才有了第一个孩子——就是李大小姐。

         镇北侯本来想过继个族中子弟以延续香火,可又怕独生女受委屈,索性不管京中流言蜚语,执意为她坐地招婿,招来个老实本分的,夫妻俩相敬如宾,再加上镇北侯的权势,倒也家庭幸福和睦。

         直到镇北侯在十几年前奉命前往漠北抗击北方瓦剌。

         那一役打得并不顺利。

         前线失利的消息传过来的时候皇帝本来没有多想,奈何镇北侯性情耿直,铁面无私,为官多年得罪了不知多少人,各种弹劾的帖子雪花般飞到御案,甚至连镇北侯私通外敌的消息都出来了——恰逢后来镇北侯为了打赢那场仗,借着败势故布疑阵,不只骗过了瓦剌,还骗过了朝廷,皇帝一时收不到前线消息,还当他真的私通了外敌。

         先帝当年被瓦剌所擒,朝廷统一推举了皇帝的叔叔上位,导致当年还是太子的皇帝陛下被废去太子之位,九死一生,受尽冷遇,对于瓦剌极为痛恨,得知镇北侯可能私通外敌,立刻下了旨意,以叛国罪将李家满门抄斩。还是因为像张夫人娘家的陈家这样同李家、同镇北侯交情匪浅的人家相信镇北侯不可能叛国,动用手段将李小姐和她夫婿从府中救出,并掩护他们往关外逃。

         那个时候东厂势大,一路穷追不舍,而李小姐还适逢怀了身孕,据说两人刚逃到雁门关,便被东厂锦衣卫追上……然而李小姐的夫婿为她挡刀而死,李小姐坠落悬崖,自此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而就在夫妻二人的消息传回皇宫的第二天,镇北侯大捷的消息也从边疆传了回来。

         后来镇北侯得知李小姐的事情后悲怒交加,派人去雁门关找了一个月还是什么都没找到,最后也生了一场大病,没过两个月就去世了,镇北侯府也就此落没下来。

         听着马进良的讲述,张夫人也回想起当年的那些经历——张夫人娘家同李家是世交,她同李小姐也是闺中密友,感情深厚。当年的事情让她伤心了很久,那时她也刚生产没多久,险些没伤了身子留下病根。

         不过往事如风,如今看着玉听风那张与闺蜜几乎别无二致的脸,张夫人简直要喜极而泣。

         听到这里,玉听风先随手给张夫人搭了搭脉,见她的身体调理得很好,这才说自己是个孤儿,没见过母亲,所以并不确定自己的母亲是否姓李。

         张夫人分分钟脑补了一连串李小姐可能的遭遇,差点没哭出来。不过因为玉听风并没有否认母亲姓李的事实,所以她仍旧坚持认为玉听风便是李小姐的女儿——一定是李家妹子遭遇了什么,不得不舍弃了女儿,好在小姑娘被好心人所收养,健康长大。

         她的这番推测也算是相当合理,就连一旁的雨化田都觉得应该如此——西厂的情报系统一点不比金风细雨楼的差,自然也早就查到玉听风的背景。她的身份成谜,就连户籍都是伪造的,而唯一能追溯到痕迹便是不到一年前的秦岭一带。

         许是当年李小姐摔下悬崖侥幸未死,并且找了地方躲起来生下孩子,最后怕孩子被连累,将孩子交予他人抚养也不一定。不过当年镇北侯大人很快就被平反了,李小姐却一直没有音讯,只怕也是凶多吉少了。

         雨化田没见过当年的李小姐,不过看张夫人这个样子,想来玉听风同她当真十分相像,这样的话,没准玉听风还真是镇北侯遗孤。

         而镇北侯……镇北侯当年会死,虽然主要是因为上了年纪,可直接原因却是皇帝的武断和无情,所以镇北侯帐下的李家军对皇帝有着不小的意见,在镇北侯平反之后莫名就散了个七七八八,不少人都在打这批残存势力的主意。不知道他借着镇北侯遗孤的名义能不能……

         然而不管这个推测多么合理,玉听风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毕竟她根本就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所以无论如何都不可能那那位李小姐扯上关系。

         这才有了开头那一幕。

         见她否定的坚决,张夫人还是不肯相信,抓紧了玉听风的手,不住地说:“怎么会没有可能呢?姑娘同李家妹妹生得这般相像,简直就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姑娘也说不知道母亲是谁,说不定、说不定还真是如此呢?”

         虽然自己假意应下兴许能让这位张夫人宽慰几分,不过不是就不是,她并不想平白无故占了李小姐的便宜,也不想成为张夫人虚无缥缈的寄托。所以玉听风拉开张夫人的手,道:“让夫人失望了,我真的不可能是李小姐的女儿。夫人也许可以再继续去找找?说不定李小姐的孩子真的还在世呢?——雨督主,我在宫里逗留的时间有点长,麻烦您送我回去了。”

         张夫人怔怔地站在一旁,玉听风向她颔首略作示意,然后转身出了大殿。

         *

         出了大殿坐上马车,玉听风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撸着檀书,陷入了沉思——她方才否认得那般坚决,与其说是不想给张夫人希望,不如说是想要断掉自己的妄想。

         其实如果不是时间不对,单从长相方面来说,她真的要以为那位李小姐就是自己的母亲了。再加上她当年确实是在距离雁门关不远的太原郊外被师父捡到的,还是被人抛弃在一个山凹里。听师父说当时天寒地冻,她都哭哑了嗓子,脸上还到处都是划伤,若非他在附近采药,又是习武之人耳聪目明及时发现了她微弱的呼吸声,否则就算裹着厚厚的襁褓也迟早会冻死。

         她当然也想过对方会不会跟自己遭遇了同样的事情,可如果对方也混乱了时空,身后应该已无追兵,那就更没有理由抛弃自己。

         所以她还是坚持认为,自己的母亲大概是太原城附近的普通百姓,因为生活困苦,自己又只是一个女娃娃,所以才抛弃在山林间。

         这种理由虽然也让人难受,可至少是个理由,能让她不至于对那对未曾谋面的父母生出什么怨怼。

         至于跟那位李小姐长相相似,应该只是巧合。

         正想着,马车突然停住了,檀书仿佛感觉到了什么,大尾巴一甩,蹭地一下跳到车窗边,把头探出窗帘外,欢快地“吱”了一声,只留了一条大尾巴,在后面甩啊甩。

         玉听风愣了一下,也靠到窗边,掀起车帘,然后就见西门吹雪正抱着剑,面无表情地站在车前,周围一圈皇宫守卫全都极度戒备地看着他。她看过去,正好对上一双冷静沉郁的黑眸。

         玉听风的心情突然也沉静了下来——她从小到大有师父还有那么多的师兄师姐疼爱着,有没有父母,或者父母是不是爱自己早就无所谓了,又何必为这个也不知是真是假的消息而纠结呢?

         这样一想,玉听风果然轻松起来,粲然一笑,趴在窗口冲西门吹雪挥手:“阿雪!”

         西门吹雪点点头,侧过身,掀起车帘,朝她伸出手。

         玉听风立刻会意搭上去,借力跳下车,檀书也趁机从玉听风的肩头跳到了西门吹雪身上。

         “檀书别闹~”玉听风连忙把它抓回来,抱进怀里,再环视一周,发现旁边还停了另一辆车,正是西门吹雪带来的。

         她不由再次笑了笑,转头向雨化田挥了挥手:“雨督主,我走啦!”说完,欢快地小跑向那辆车。

         西门吹雪转过头,看向雨化田。

         被这样毫不客气地冷冷地注视着,雨化田微微皱起眉,十分不悦地回视过去。

         两个人也不知道对视了多久,就在玉听风背对着他们往马车上爬的时候,西门吹雪拇指微动——寒芒闪现。

         雨化田仰面一躲。

         马进良发出一声短促的惊叫。

         当玉听风坐进马车,掀着车帘想要示意西门吹雪可以走了的时候,只看到雨化田的鬓发不知何故全散了下来,微微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马进良横身拦在雨化田的身前,长刀半出了鞘,咬牙切齿地瞪着西门吹雪。

         而西门吹雪依旧是一脸面无表情地往马车方向走来。

         “怎么了?”玉听风有些懵懵地问道。

         “没事。”西门吹雪跳上马车,不动声色地转了她的注意力:“朱停今天进京了。”

         果然小姑娘的注意力立刻就被引走了:“嗳,是吗?诶呀也不知道我那个想法能不能实现……还有狄大堂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时间……”

         看着玉听风兀自陷入小小的纠结里,西门吹雪默默垂下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