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五章
        晋|江独发。

         跟玉听风告别以后,陆小凤和西门吹雪就往福建而去。

         走到半路,陆小凤拉住缰绳,稍微放缓了速度,终究没忍住,问道:“西门,我说你对小玉儿……到底是什么想法?”

         其实从第一次见到玉听风的时候,他就已经觉得西门吹雪对玉听风的态度不太对了。毕竟一个一心向剑的人,怎么都没办法想象他会有对一个小姑娘这么和颜悦色的一天。虽然这个小姑娘确实长得可爱,单纯善良,十分讨喜。可西门吹雪也不是没见过其他讨喜的人或者物,却从来没见他对剑以外的东西感兴趣。

         唯独玉听风……

         陆小凤不由想起方才玉听风亲西门吹雪的那一下。

         他在一旁看的很清楚,那不过就是小孩子表达不舍的一种方式,有点软有点萌,让人忍俊不禁,也让人心里暖暖的软软的,可是西门吹雪的反应未免有些太大了,那副极度震惊的样子,让他觉得对方没把手里的剑丢掉实在是爱剑成痴的最佳体现。

         ——这不像只是被个小孩子亲到,反而像是……

         然而西门吹雪显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反应不对,反而给他甩了个疑惑的眼神。

         “就是……”陆小凤斟酌着用词,不自觉再次扯住了缰绳,马儿慢慢停了下来。

         然后就听西门吹雪冷冷道:“你若再这般磨蹭,我便回去了。”

         陆小凤:“……”

         算了。陆小凤一甩马鞭,率先疾驰而去——他也懒得提醒西门吹雪了。反正最后为这事困扰的不是他。

         *

         直到彻底看不到陆小凤和西门吹雪的身影,玉听风方才慢慢折回万福万寿园。

         她既然得了金太夫人的眼缘,整个金家上下待她愈发恭敬了起来。老太太虽然不懂武,也没有什么权势,却实实在在算是整个金家最有威望的人,能得老太太的一句称赞一声喜欢,就足够在金家横着走了。

         等她回到金太夫人身边的时候,发现她身边多了个比她稍微年长了一点的姑娘,那姑娘穿着一身大红衣裳,颜色极尽光鲜艳丽,却抵不过她容貌本身的张扬明媚,就如同正热烈盛放的玫瑰,骄傲恣意到了极点。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眉眼间带着抹不去的骄傲的姑娘,此时却半跪在金太夫人榻前,娇笑着说些俏皮话,声音温柔婉转,逗得老太太笑得前仰后合。

         所以金家的孩子果然很孝顺金太夫人啦。

         玉听风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在心里想着——不管在外面是什么样子,在老人面前永远都是伏低做小,承欢膝下。

         金太夫人见她进来了,抬手拍了拍那姑娘搭在自己膝头的手,乐呵呵地笑道:“来,灵芝啊,你不是说想见见小随介绍的小神医吗?喏,人来了。”说着又抬头对玉听风道:“小玉,这是我最最不成器的小孙女,名叫灵芝,虽然虚长了你几岁,也算同你年纪相仿。我这老古板说话你们年轻人可能也不大乐意听,以后你在这园子里,有什么事便去找她。”

         “祖母您说什么呢。灵芝最爱听您说话了,每次都能学到很多东西呢。”金灵芝先是撒娇地嗔怪了两句,然后方才转过头,眼神锐利地将玉听风从头到脚都打量了一遍,然后缓缓绽开笑容,转头对金太夫人道:“阿云还真没骗我,小神医真的是小神医啊。好小好可爱,难怪祖母你喜欢她,灵芝也很喜欢她,要是我能有个这样小的妹妹就好了——你叫玉听风是吗?名字也好可爱呀,我可以叫你听风吗?”

         玉听风在侍女的引导下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颔首笑道:“称呼什么的,金小姐随意就好。”

         “哎呀金小姐什么的简直酸掉牙了——我比你大,听风你就叫我灵芝姐姐吧。”

         “灵芝姐姐。”玉听风从善如流,然后有些疑惑地问道:“听太夫人所说,原来我不是直接被金大人请来的,而是另有人推荐而来?”

         “是啊。”金太夫人仍旧笑得一团和气:“是小随介绍来的——小随你也认识,你不是给他治好了眼睛了吗?”

         “啊——原来是原少庄主。”玉听风恍然,而后又有些疑惑:“原少庄主原来同太夫人也认识?”

         “不瞒小神医。”金太夫人露出个有些骄傲的笑容:“灵芝自小便同小随定了亲,待过了年,就是我的孙婿啦——唉,无争山庄家大业大,自是不会委屈了我的灵芝,可我老太太心里还是舍不得我这宝贝孙女。”

         提到亲事的时候,金灵芝面色羞红,垂着头尽显女儿家羞态,待听到老太太带着沉重的语气说出后面的话的时候,又立刻红了眼眶:“灵芝也舍不得祖母,不然、不然灵芝便不嫁了,留在金家侍奉祖母一辈子。”

         “婚姻大事岂能儿戏,一口一个嫁不嫁的,也不怕人家笑话——”金太夫人说着,点了点金灵芝的额头,而后又对玉听风道:“不过小随的眼睛坏了那么多年,族中也没少有人取笑灵芝要嫁个瞎子,承蒙小神医出手为他治好了眼睛,老身也欠小神医一声谢。”

         之前一想起给原随云治眼睛的事情,玉听风心里总是会有点疙瘩,不过再结识过花满楼以后,她就彻底迈过这个坎了——这个世上,也并非是所有盲人都想要通过剥夺别人“看见”的能力以弥补自己的缺陷的。

         玉听风已经能坦然面对原随云的事了,不由顺势问道:“自去年一别,我已经许久没听说过原少庄主的消息了,他可还好?视力也彻底恢复了吗?”

         “阿云恢复的很好。”金灵芝说着,又撒娇道:“对了,听风你给祖母看过身体了吗?等你开完方子以后,能不能也给我调理调理身体啊?”

         金灵芝的身体一看就很健康,真的调理起来也不费事,玉听风便笑着应下了。

         *

         玉听风就这样在万福万寿园住了下来。

         金家的这个园子很大,除了在金太夫人面前,金灵芝向来是活泼外向、甚至风风火火的性子,带着玉听风每天四处转悠着玩耍。

         金灵芝虽然在金太夫人面前温驯得像只小猫,可在外面,脾气火爆得堪比炮仗,一点就着,多亏了她有金家撑腰,本身武功也不错,要不然不知道要惹多少麻烦。

         而在知道玉听风也懂武以后,她还时不时地拉着她切磋一二。

         玉听风知道金灵芝的武功一是家传武功,二是她在峨眉出家的七姑所传的峨眉剑法,前者没什么出彩,后者却极为精妙。

         不过玉听风总觉得对方的峨眉剑法有点古怪,仿佛是两套剑法似的。只是她毕竟不擅长剑道,切磋了好几次她才确认下来,不由就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诶灵芝姐姐,你方才使的那招‘柳絮飞雪’跟之前好像有点不一样啊,之前剑招绵密,如同江水般滔滔不绝,可是方才这招就有些虚虚实实,不可捉摸了。”

         玉听风本来只是随意一问,主要是怕她性子跳脱,随性地更改剑招,可以她的武功修为,又不足以支撑她创出一套自成一派的剑法,难保不会走上歧途。

         不想金灵芝听到这话却陡然变了脸色,向来快言快语地她第一次吞吞吐吐起来:“听风你看错了吧?都是柳絮、柳絮飞雪啊,兴许……是我方才使错了?”

         “一定是你胡乱改的——虽然改的也挺好,不过自创剑招这种事,还是等灵芝姐姐长大了再说吧。”

         “听风你说的对,我以后不会再使错了。”金灵芝讷讷地应了一声,又道:“哎呀,我差点忘了,祖母说让我今天过去找她来着,你先自己找点事情做,我失陪啦~”

         看着金灵芝风风火火地离开了,玉听风摇摇头,抬手打了个呼哨,檀书便从一旁的垂柳树梢间探出头,轻盈地跃至她的怀里。

         玉听风抱着檀书沿着花园里的小湖泊慢慢走回自己的房间,路上时不时地遇上一两个金家下人,也都笑眯眯地打着招呼。

         行至一处幽静的拐角之时,一道久违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

         长了一岁,少年的身形也抽了条,挺拔如青柏,眼睛明亮,仿佛盛满了笑意,温声道:“玉小神医,好久不见。”

         “原少庄主?”玉听风惊讶,而后又恍然:“你是来找灵芝姐姐的吗?她现在去金太夫人那边啦!”

         原随云轻轻摇了摇头:“不,我是专门来找你的。”

         “找我?”

         原随云点点头,语气沉重道:“找玉小神医救人——在下深受目盲之苦,那些被迫变成瞎子的姑娘们,实在太可怜了……”

         被迫变成瞎子,听起来不只一个,还都是姑娘。玉听风也随之严肃了起来:“在哪里?”

         “玉小神医跟我来。”原随云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我知小神医是在此处等西门庄主,所以已经把此事同金太夫人说过了,待西门庄主那边事毕,应该会过去找你,还请不要担心。”

         玉听风完全没有意见,跟着他一同往外走:“被伤害的姑娘们更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