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四章
        晋|江独发,感谢支持正版。

         一个年近八旬的老人,儿孙成群,还个个都很有出息,这对于大部分来说,都是个值得让人羡慕多福多寿的人。

         玉听风虽然有个十分高寿的师祖,但是能达到师祖那种地步太难啦,连羡慕的心思都生不出来,反倒是这个活到了八十岁的老太太让她很向往,就算只是小小的风寒,她也想去看看。

         只是再问了才知道,金太夫人所住的万福万寿园远在江西,这一趟来回少说也要两个月。

         想到这里,玉听风就有些犹豫了。

         那位金阁老很有眼色,看出玉听风的犹豫,也不要她立刻答复,而是表示让她考虑考虑,然后又同她介绍了一番江西的风土人情,就告辞离开了。

         玉听风考虑了很久。

         西门吹雪也为此特意将行程推迟,等她确定到底去哪里却是直到中午吃饭前,她才下定决心——回万梅山庄,不去金家了。

         那位金太夫人既然儿孙满堂,又都很孝顺,定然会为老太太请来本地有名的大夫。而京城离江西太远了,像这种急症,根本等不起她。

         而且、而且……玉听风捧着饭碗,小小地怂了一下——虽然她自认一个人独立生活不成问题,但还是要说,自从来到这里后,她几乎一直受着西门吹雪的照顾。若是真的突然离开他,自己一个人多半会有些不习惯。可也正是他陪伴了自己那么久,怎么也不好意思再让他陪着自己四处晃悠……她习医,到处游历见识各种疑难杂症确实有利于锻炼医术,可是西门吹雪是习剑的,习剑者需要沉心静气、心无旁骛,跟着自己东奔西走,多多少少会耽搁他的剑术进境。

         玉听风不由想起年初她去江南给花满楼治眼睛的时候西门吹雪与她同去,当时她还以为他是去江南有事要办,现在回想起来,完全就是为了陪着自己……而自己却从来没有这种自觉,还在江南逗留了那么久。

         最开始还可以说是为了治病救人,可到了后来就完全是为了吃吃喝喝……难为西门吹雪一直没有嫌弃,不管什么时候都陪在自己身边。

         以后可不能再这么任性到毫无底线地依赖这个人了呀。

         可是……虽然知道自己之前的行为很任性、很过分,不能再耽误西门吹雪自己的事情了,可是一想到将来自己要孤零零一个人四处游历、磨砺医术,玉听风心里莫名有点难过,低着头,闷闷地扒着碗里的白米饭。

         小姑娘吃东西不挑嘴的,遇到被人用心烹调出来的饭菜,更是吃得特别开心,有时候还会特意去跟厨子们道谢说哪道菜今天做得特别美味。家里的厨子们早就知道她这个习惯,每天做饭都很用心,所以几乎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只吃饭不吃菜的模样。

         ——一瞧就是心情不好。

         西门吹雪想了想,还是道:“你若不放心,我们下午就去江西。”

         玉听风抬头看了他一眼,愣了一下才意识到对方指的是什么,明明该为对方的无理由妥协而高兴的,她却反而越发难过起来,一边扒着米饭,一边口齿不清地道:“没有不放心。回万梅山庄就好。”

         西门吹雪定定地看了她一眼,见她脸上没有半分犹豫,知她是真的并没有在担心那位生病金太夫人,拿起一旁的公筷往她碗里夹了块糖醋里脊:“那便好好吃饭。”

         小里脊裹上一层颜色鲜亮的糖浆,搭配上肉本身的香味,酸甜可口,外酥里嫩,十分美味。

         玉听风的心情立刻就变好了几分。

         小姑娘向来不会遮掩情绪,让人一瞧便知道她的心情变好了,西门吹雪拿着筷子的手顿了顿,紧跟着又往她碗里夹了几道菜。

         嘴里咀嚼着美味,玉听风很快就不再想那些有的没的了,眼睛落在眼前的一桌美食上,不自觉地开始点菜了:“啊……阿雪,我要吃娃娃菜——还有那个酥肉……还有……”

         玉听风胃口小,很快就吃饱了。

         “吃好了?”见玉听风放下碗筷,西门吹雪还确认了一番。

         好像吃得有点多。玉听风放在桌子底下的手悄悄摸了摸肚子,对西门吹雪点了点头:“嗯!”

         西门吹雪放下心来,开始吃自己的。

         玉听风这才发现原来西门吹雪还没吃完,当下不由又有些郁闷起来——不是说好了不能再这么依赖阿雪的吗?

         *

         既然彻底决定下来要回万梅山庄,玉听风便开始收拾东西。西门吹雪要带回去的东西基本没有,她自己的也不多,反倒是檀书,这大半年攒了一箱子的玩具。偏偏它还是个长情的,哪一个都舍不得放下,玉听风只能帮它打包好,全部带回去。

         同时也派了人去向金阁老说明,路途遥远,金太夫人的伤寒怕是等不及她赶过去,所以她便不过去了。

         金阁老很快就又派人过来请了一遍,并表示并不是一定要玉听风去治金太夫人这次的病,更主要的是金太夫人上了年纪以后各种小病不断,所以想请玉听风前去帮忙开一份调养的方子。

         这……玉听风顿时又犹豫了,正想着要不然还是让西门吹雪自己回去万梅山庄,她一个人南下给金太夫人看病的时候,神出鬼没的陆小凤突然又跑了过来,说是想请西门帮忙查个案子。

         玉听风知道陆小凤时不时就会遇上各种稀奇古怪的事件,不过他的朋友很多,有什么事很容易就能找到人帮忙,还从没见他来找过西门吹雪,这一次来了,她难免奇怪原因。

         陆小凤立刻把事情简单解释了一遍——福建福威镖局林家被人灭了满门,江湖盛传是有人觊觎林家的《辟邪剑法》,这才杀人夺宝。因此陆小凤疑心是习剑之人所为。而西门吹雪自幼习剑,剑术高绝,却并未有何传承,而是采百家之长,自成一派,对江湖各派的剑法也多有了解,兴许能有什么帮助。

         当然,因为只是兴许,陆小凤又恰好经过这里,这才来试试运气,其实并没有抱着西门吹雪一定会去的念头。

         所以当他说到一半,西门吹雪突然点头表示同意的时候,陆小凤表示有点受到惊吓。

         西门吹雪却并没有管陆小凤的心情,转头对玉听风道:“福建和江西很近。”

         ——所以我们可以同行,你去给金太夫人看病,我去和陆小凤查案子。

         瞬间便理清了这个逻辑,玉听风不由轻松地笑了起来:“好!”

         *

         三人便一齐南下,先到了金家的万福万寿园。

         金太夫人在江湖上的声望不小——虽然只是某某掌门、某某大人、某某将军的母亲/祖母/外祖,不过当出名的儿孙太多的时候,她自然也就变得让人难以忽视。

         既然已经来了,加之金太夫人又是大病初愈,陆小凤和西门吹雪便进去拜会了一番。

         金家这么个大家族,当然不会全是人才,自然也少不了蠢材。

         因为玉听风带的是金家差不多混得最好的金阁老的帖子,所以老太太非常郑重地将三人请了进去。而在走向金太夫人待客的花厅路上,就遇到三五个不长眼的人,酸溜溜地冷嘲热讽了几句。

         他们也没什么可嘲讽的,毕竟三个人不管是外貌服饰还是气度,都没什么可挑剔的,最后他们也只是交头接耳地嘁喳了一番陆小凤的胡子、西门吹雪是个粗鲁的武夫、玉听风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娃娃。

         陆小凤向来懒得同这样的人一般见识,玉听风也只是微微皱起眉头,反倒是西门吹雪,拔剑出招归鞘——一气呵成。

         那几个人几乎被闪耀的剑光迷了眼,过了老半天才回过神,一起发出尖叫,四散逃窜——每个人的锁骨处都留下一道深刻的剑痕,可以想见,若是稍微往上偏离一寸,大概便可直接划破了喉咙。

         ——也正是这一招,让玉听风孤身留在这里的时候,整个金家再没有没眼色的人过来找事了。

         到了金太夫人这个年纪和地位,最喜欢乖巧听话的孩子,而玉听风看起来恰恰就是这样的,再加上她又是儿子特意请来给自己调理身体的,因此对玉听风极为和颜悦色。

         估摸着玉听风在这里不会受什么委屈,西门吹雪很快便同陆小凤向金太夫人告辞,准备去福建福威镖局旧址看看。

         玉听风去送两人,还不自觉地直接送出了万福万寿园。

         跟我分开的时候可从没见小姑娘这么恋恋不舍啊,难道我的魅力比不上西门?陆小凤摸着自己的脸,忍不住道:“小玉儿你光舍不得你家阿雪,难道就没有不舍得小凤叔叔吗?”

         “我也舍不得小凤叔叔啦!”玉听风没什么诚意地歪头冲他喊了一声,然后继续仰头看着西门吹雪,认真道:“开个方子要不了多久,所以阿雪你和小凤叔叔一定要快点查案子呀!”

         西门吹雪脸上没什么表情,眼神却柔和了几分,点头:“嗯。”

         “等你回来。”玉听风说着,突然想起曾经见过的一幕——父亲即将远行,母亲牵着孩子送别,温柔地要孩子亲一下父亲。她不由踮起脚尖,学着记忆里的那个小孩子,轻轻碰了碰西门吹雪的脸颊。

         西门吹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