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三 子眸
    当我洗去一身的疲惫走出房间,母亲穆慈已经在餐桌上摆满了各色的食物,这应该是她的最新研究成果。我并不与母亲住在一起,甚至相隔甚远,乘坐飞行器都需要好5个时节才能到达。可是,科技让现实的距离成为泡影,每当他们想来看我时,只要打开一扇门就可以直接在我家的客厅摆上餐布,或是一把将我拽往他们的住所举行派对。我有权拒绝他们不经同意的穿越,但是我不能。

     母亲长期致力于美食艺术的研究,她总是希望人们吃得更舒心,然而事与愿违,更多的人开始信奉自然的力量,拒绝摄入物质来完成身体的成长发育,他们通过改变自身的细胞结构和功能吸收阳光与能量,以最基本的物质形态作为食物,力求达到自身的完美,实现向神祇的突破。引导这种思潮的恰恰是我的父亲凡诺大人,但他自身并不禁食,因为他信奉的是科技的加持与人类的进化,而非单纯对身体的改造。“我所说的神是指追求进步的一种境界,永远不可能达到,人不能成为神,神是未来,永远走在人类的前方。”父亲总是用这样的话告诫我,但是他并不反对其他人的做法,因为任何改变都是进步。

     这次家庭聚餐,父亲意外地没有高谈阔论,重申自己的政治主张,这让母亲有时间展示她最新的美食成果。为了让食物更加清晰而优雅地展现在人们面前,所有的佳肴都使用了隐形器皿,有些甚至是直接悬浮在桌子上空的,从实用的角度来说这有些浪费,因为这些食物入口美味却并不富含能量,纯粹只是为了满足口舌之欲。望云星人通过科技改良了自身的基因组,身体需要什么能量和物质都会向数据一样反馈到脑海中,成年人身体发育完全后,每周一粒高浓缩能量胶囊足以让人精力充沛地干完所有体力劳动,身体这台血肉机器需要的物质越来越少。

     母亲已经开始将吃剩的食物传送到地面,供野生动物实用,这些对它们来说算是难得的美味,可以有效缓解相互厮杀。曾经有人提议改变动物们的基因组,加速进化,让动物成为智慧生物,融入人类社会,但没有获得共识和许可,人们为了维护自己作为人的特权,保留了动物的本性。这也是我们对其他拥有智慧生命星球的一贯做法,如果愿意,我们完全可以与他们共享现在的科技,但是我们的进化走在了他们前面,我们就拥有了比他们更多的选择权,我们选择顺其自然。

     说顺其自然也不是绝对的,因为父亲已经坐不住了。他开始用手抚摸头上浓密的触须,我知道他正在调整思路,有话对我说。这些触须是他智慧与能力的象征,代表着他接受信息、分析问题及谋划布局的强度。待骚动的触须完全平静下来,父亲却起身准备离开,只抛下一句话,让我与子眸早点完婚。

     子眸是我的未婚妻,这种婚姻关系属于天择,从我们落地时就已经注定了的。望云之心是一台控制望云星一切事物运转调配的超级机器,它像人类的大脑却没有意识,它记录着每个望云星人的所有信息。我诞生的那一刻起,望云之心中便诞生出一个虚拟的我。经过对全人类的综合分析对比,子眸就成为与我最为合适的匹配对象,没有之一。这种匹配,从基因到性格、从生活环境到思维意识无比契合。有许多匹配成功的夫妇竟然一辈子没有产生过不同的意见和看法,也就是从来不会吵架和发生冲突,达到了百分之百的默契。这就是天择,上天的选择,上天的抉择。

     子眸住在望云星的另一边,她的父亲是最伟大的生物学家,也是我父亲政见最强有力的拥护者。无视距离的阻碍,我们在望云之心的呵护下一起成长,接受教育。经过漫长的磨合与矫正,子眸便是我唯一的红颜知己,她对我的了解甚至超过了我自己,在她面前没有秘密。如果不是羽觞的出现,我们应该早已结合。说起来,真是一件苦恼的事情,我时常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未来的事情,但是我清楚的知道,我与子眸的结合已不可能。

     因为科技的爆发,我们学会了理性看待一切事物,当年祖先们谈情说爱的举动放在今天真是缺乏理智,毫无科学根据,无法养育出最优秀的后代。但是,看到羽觞的那一刻,我便丧失了理智,出现了返祖的情况。这是历史的退步,备受社会指责,但是我却情愿一退到底。

     子眸了解我的一切想法,子眸知道我心中住着羽觞,子眸有权放弃,子眸依然坚持。我想,这也是极不理性的做法,看来我们真是天择最匹配的一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