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 望云
    一光年的距离有多远,在生命的足迹里亦如尘埃。我穿越漫漫星系来到这里,拨开迷幻的阴霾,只为阳光洒满你的天堂。

     一望云

     自我,是意识起源的第一步。

     当望云星诞生智慧的那一刻起,理所当然成为宇宙的中心,标识一切星系坐标的基点。然而,在外星生物眼中,望云并不存在。

     望云是隐身的,比黑洞更神秘,比白洞更诡异。

     我置身距离天际最近的危云峰上,在茫茫星系中执着地追随那颗蓝色的星,直至广阔的屏幕上出现羽觞温柔的身影,从而沉迷其中。

     危云峰是望云星最高的山峰,也是最为重要的星系监测站,我负责12颗诞生了智慧生物星球的观测,窥伺他们的一切。此刻,我的眼中旁若无物,羽觞单纯的一个微笑,足以让我迷失。

     今天如此清晰的信号来之不易,我将画面移入塑形池中,浮现她完美的体态。星辰在她的眼眸中流转,时光在她的唇齿间回荡,她的秀发流淌着青春,她的指尖燃烧着激情,这梦幻般的生物,是造物主的奇迹,是我心中不灭的女神!

     急促的蜂鸣声迫使我放下贪婪的欲念,去应对突发的危机。

     穹顶之上,泰坦已经驾驶飞行器与误入的桑吉星掠夺舰交火,离子束密集地穿透对方的舰体,待我起飞,只跟上最后一击。这帮倒霉的桑吉星臭虫们存在的痕迹瞬间被抹去,让人真怀疑他们是否来过这里。说误入,是因为他们根本没有发现望云星的存在,虽然他们的祖先曾经大肆掠夺这里,但望云只存在于他们的历史记载中,如果他们有记载历史的习惯。

     泰坦这个争强好胜的家伙又邀我较量急速飞行,好吧,我也很想让他看清楚我飞行器尾部铭刻的“NO1”。

     人心总是太过浮躁,脚下的大好河山都无暇细细去品味,空余一片美景。这里原先属于人类,现在却只能看到动物。自从300个吉星日之前,人类布满整个地面,超出了星球的承载,又遭受了臭虫们的掠夺之后,伟大的领袖吉拉德卜雷傲就带领我们开发星球内部,建立星系隐身防御系统,恢复地面生态体系,把森林留给动物,把河流送还水族。望云星强大的物质构造实现了一切星际信息的接受、扭曲与流转,光线能够从任何一个角度穿过它,如同无物,而自身产生的一切信息全部封闭在星球防御体内部,让外星系生命无迹可寻。可惜这套系统只是障眼法,并不能阻止陨石及臭虫舰队的误入,最终还需要地面作战力量的介入。

     当我和泰坦穿越空间屏障进入地下空间时,建筑体的光线已经逐渐柔和暗淡,休息的时间到了。我们需要让忙碌的脚步舒缓下来,放松机体,于是自己划分了昼与夜。当建筑表面的光线再次明亮起来,新的一天就开始了。我和洛坦道别,确定自己住所的坐标,转动手环就已经回到了家中。

     伟大的吉拉德卜雷傲带领我们开发了地下空间,贯通了空间结构,使整个地下建筑群成为一个空间传送阵,“咫尺光年”成为现实。看着眼前的一切,有时候我真愿意去相信小时候母亲告诉我的,“我们生活在一粒尘埃中,而非地表之下。”

     父亲灌输给我的观念却是另一套:人创造了神,人颠覆了神,人要成为神,望云星正在进化成为神域。然而我认为,神并不神秘,也不神奇,当我们把前人幻想出来的、认为不可能实现的事物变为现实的时候,我们就是前人眼中的神,而那神力便是科技。

     人最宝贵的不是现在所拥有的,而是现在能想到却做不到的,这是智慧,人类进化的本源之力。望云是一颗充满智慧的星球,它的子民自认为是神的后裔,拥有征服宇宙的权柄,但是它正在被一颗蓝色的小行星追逐、超越,我们已经预见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