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9章 【完整的炼体方法】
        “没错!就是因为如此,这些凶兽才会这么强,也正是因为如此,它们如此的仇视人类,几乎是见一个杀一个,无论妇孺、老人,还是孩童,它们统统不会放过!”

         “这是血海深仇,哪怕经过了几十年,这种仇恨都没有丝毫的缓解。”

         段兴叹了口气:“实际上,都是人类对不起它们,都是人类的错。”

         郭庆总算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始末,也明白了凶兽为什么这么仇视人类。

         “御兽宗有一千万弟子,每个弟子有三只凶兽,那就是三千万只化形后的超强凶兽……”郭庆喃喃自语,脸色发白。

         “放心吧,化形后的凶兽毕竟不是真正的人类,它们使用御兽心法只能让其他凶兽变强,无法让它们化形。”

         “而且在一段时间后,变异御兽心法的弊病也出来了,那些化形的凶兽快速衰老,直至死亡。”段兴说道。

         “难怪从来没有见过化形的凶兽,原来它们已经死了。”郭庆算是松了口气。

         这些化形后的凶兽,很显然都是超过了普通凶兽的实力,可以说是凶兽里面的王者了,地球上如果有三千万凶兽王者,人类迟早会灭亡。

         “即便无法化形,但变异御兽心法已经完全传下去了,每个凶兽都增加了一大截的实力,恐怖无比,无论防御力还是攻击力,都碾压同阶修炼者。”

         “它们开始了暴行,屠杀全世界的人类,杀光后就毁坏一切东西,无论是武技、功法,几乎全部都被它们破坏。【零↑九△小↓說△網】”

         “可以说,上古文明没落,传承遗失,全都是御兽宗惹得祸,全世界都受了无妄之灾。”

         说到这里,段兴的情绪很明显平复了不少,没有再发怒了。

         “所以,话题回到最开始,为什么说我是那个时代的罪人,我好像不记得我是什么御兽宗的传人,你是不是误会了?”

         郭庆满脑袋的问号。

         “那逃离的十万人,苟延残喘的在边境线后建立了城市,你说你是不是他们的后人?”段兴略有深意的打量了郭庆一眼。

         郭庆惊愕,原来那些城市就是御兽宗逃出来的人建立的,这么说,那十几座城市的人,都是御兽宗的后裔了?

         “等一下,御兽宗逃出的才十万人,我们一座城市都二百多万人了,十几座城市接近三千万人,十万人能繁衍出三千万的后代?”

         郭庆瞬间想到了其中的关键,反问道。

         “我没有说你们全是他们的后裔,只是御兽宗有许多后裔,混杂在各个城市,其中御兽宗后裔最多的城市是万宁城。”

         “万宁城?那座养老城?”

         “对,那座城市充满了惰性,真是让人恶心!”段兴冷哼了一声。【零↑九△小↓說△網】

         “好吧,可是三千万人不一定全是御兽宗的后裔啊,你为什么一看见我就想杀我,难道我身上有御兽宗的味道?”郭庆疑惑的问道。

         “咳咳……你可以理解为迁怒,我对城市里面的所有人都不满。”段兴尴尬的低头抿了口茶。

         “啪!”郭庆拍桌而起,愤怒的道:“迁怒?要不是我有炼体功法,我现在可能已经死了!”

         “这不是没死吗,男子汉大丈夫就要大气一点,此事就此翻篇,就此翻篇。”段兴搓着手,一张老脸笑的竟然有些许讨好和迁就。

         我靠,这老头怎么回事?郭庆心中惊了一下,有些搞不明白,一个有可能已经超过了窥虚境的强者,对着一个晚辈做出这样的表情,莫非他有所求,或者害怕什么?

         想到这里,郭庆觉得可以运作一番,说不定可以骗点什么好东西出来,当即冷笑道:“你差点弄死我,现在说翻篇就翻篇,哪有这么简单的事?难道不用给点补偿?”

         “补偿?”段兴沉默了下来,食指敲着桌面,似乎是在思考,忽然开口道:“我把水灵儿嫁给你怎么样?”

         “啊?”

         “啊?”

         两声惊呼响起。

         段兴和郭庆回头一看,是水灵儿正在房门口偷听发出的惊呼,见两人看到了她,连忙羞红着脸跑了。

         郭庆无奈了:“段老,你居然把自己孙女拿出来做补偿,咱能有点节操吗?”

         “反正你们俩情投意合,把她许配给你,正好!”段兴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情投意合?才特么认识第一天好吗!郭庆不由得被这个老头的厚颜无耻打败了,自己家里还有个陈雨点呢,怎么能答应什么婚事,郭庆刚想回绝之时,段兴又开口了。

         “我还可以教你最大化的发挥出炼体功法威力的方法,有兴趣吗?”

         “最大化的发挥炼体功法,难道我以前的用法是错的?”郭庆顿时来了兴趣。

         “不一定是错的,但一定是不完整的!”段兴肯定的点了点头,随后问道:“你说说看,你的炼体功法是什么?”

         “不灭魔身!”

         “竟然是魔门的炼体功法……”

         段兴皱起了眉头,如果是其他的炼体功法还好说,可是这魔门的完整炼体功法,非常的痛苦,非常的血腥。

         魔门本就是嚣张跋扈、无法无天的一帮人,他们创造的功法同样是可怕至极,虽然过程很痛苦,但是成功以后也比普通的炼体功法强。

         当段兴将这一系列的利弊和郭庆一说,却惊愕的发现郭庆眼中闪烁的亮光,好像很期待。

         “这小子,难道只听到了成功后,自动忽略了过程,或者他没将过程放在眼里?”段兴暗暗在心中猜测。

         “你娶水灵儿,我教你完整的炼体方法,如何?”段兴像个老狐狸一样笑了。

         “真无耻,成交!”郭庆撇了撇嘴,但还是同意了,为了完整的炼体方法,虚与委蛇一番也没关系,大不了学会了就跑路,妥妥的。

         “先提醒你,不灭魔身进入正轨之前,最好不要破了童子身,自我安慰一发倒是没什么关系。”段兴提醒道。

         郭庆转身竖了个中指,便大步离开了这间房,他现在算是看出来了,这老头好像不敢招惹自己,甚至于有点顺着自己。

         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的天赋和未来,他想做投资,甚至连自己的孙女都上赶着要嫁给自己。

         他们没有给自己安排客房,郭庆直接不客气的来到了水灵儿的房内,只见她还愣愣的坐在那里,似乎还没从刚才段兴的话语缓过神来。

         看见郭庆后,她顿时想起了之前的事情,俏脸通红,看到郭庆有些不对劲的眼神时,有些害怕的道:“你……你想干嘛……”

         “刚才你该听到了吧,你爷爷可是把你许配给我了,我的小老婆,一起睡吧!”

         在一声娇呼声中,郭庆直接扑了上去,将水灵儿扒了个精光,抱在怀中肆意轻薄,虽然说了不能破身,不过占占便宜也不错,水灵儿的肌肤可是滑腻的很。

         一阵阵不可描述的美妙呻吟,在卧室中回响,交杂着男女的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