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4章 【让你永远都不能做男人】
        郭庆开着陈雨点的灵力悬浮车,如同飙车党一般,驰骋在天元城的夜色之中。【零↑九△小↓說△網】

         其他正在驾驶灵力悬浮车的人,被吓得怒骂连连,这样实在是太危险了。

         但是郭庆的心中焦急,已经顾不得这么多了,要不是腾空步的速度太慢,他可能跳出窗户就直接飞过去了。

         天元城中,没有什么所谓的报警电话,执法队也是维持基本的治安而已,真正有什么事,大家都是自己处理的。

         修炼者的世界,只有最基本的法律,条条框框过多的话,非常容易引起公愤。

         所以像这种事情,郭庆只有自己去处理!

         来到毕蕴涛家的别墅,将灵力悬浮车停放在门前,郭庆直接一脚踹飞了那精美的木门。

         轰隆一声,木门化作无数碎片朝着里面飞去,里面的人顿时吓了一跳。

         一阵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十几个身穿背心,肌肉隆起,壮的跟牛似的男人出现。

         “小子,你是什么人,敢随便闯别人的家门?”

         一个光头男面色狰狞,手持一把亮闪闪的钢刀,一指郭庆喝道。

         “杨老师在哪?”

         郭庆淡淡道,平静的语气下,却压制着怒火。

         “哦?”

         光头男愣了愣,原来眼前这个小子是来找那个杨老师的。

         今天毕蕴涛不在家,他们老板特别去约了这个漂亮的班主任回来,还让他们在下面守着。

         旋即,光头嘿嘿直笑:“你们那个胸大的杨老师啊,估计正在和我们老板翻云覆雨呢。”

         身后众人也是哈哈大笑了起来,露出了男人都懂的表情。

         “找死!”

         郭庆眼中冷光一闪,身形瞬间冲上前。

         淬体境九重的速度何其之快,光头男根本来不及闪躲,只能慌乱的挥出了砍刀。

         然而让光头表情一僵的是,郭庆根本没有闪躲的意思,一拳朝着刀刃上砸去,丝毫不在意那锋利的刀刃。

         血肉之躯的拳头和刀刃接触,本该被割伤的拳头,居然将刀刃砸的寸寸碎裂,旋即砸在了他的脸上。

         “砰!”光头男整个面部被砸的凹陷了进去。

         高大的身躯横空倒飞而出,砸在了身后的墙上,满脸鲜血。

         “快跑,他太强了!”

         光头男的手下们顿时惊慌失措,想要逃跑。

         能一拳轰飞他们老大的,这是多强的实力,他们绑在一起也不是对手。

         郭庆也懒得理他们,火烧火燎的冲上了别墅的楼梯,这别墅非常大,卧室也很多。

         一间一间的踹开,不断的寻找着他们的踪迹。

         终于,在二楼的走廊尽头,一脚踹开,看到了卧室内的场景。

         杨莹正躺在床上双目紧闭,床前,毕蕴涛的爸爸正在脱着自己的衣服,露出了他臃肿肥胖的身躯。

         所幸的是,杨莹的衣服还完整,看来还没有受什么欺负。

         “混账!你怎么会在这里?”

         毕雷真转过身来,怒道:“你这个小杂碎,打了我儿子好几次,这次还敢来坏我好事?”

         “要不是你们班主任答应和我约会,老子早就打断了你的腿!”

         “原来是这样,难怪杨老师会跟你离开!”

         知道原因后,郭庆感觉怒火冲天,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双眼中似乎有火焰在燃烧。

         这一切的源头都是因为他,杨莹是为了让毕雷真放过他。

         “知道还不快滚,等我上完了你们班主任,我再来收拾你!”

         毕雷真踏前一步,大喝道。

         凝丹境一重的修为,让他自信满满,哪怕是郭庆踹门进来,他也始终觉得自己可以摆平。

         殊不知,在郭庆眼里,一个凝丹境一重根本就是渣!

         郭庆快步奔跑上前,战斗本能从脑海中涌现,毕雷真的攻击仿佛变为了慢动作。

         闪过他的攻击后,浑身骨骼以同一频率震荡,一股绝强怪力从血液中爆发,涌入双臂,狠狠砸在了毕雷真的肚子上。

         “噗……”

         毕雷真张口吐出一大口鲜血,其中还夹杂着一些肉块,内脏已经受损。

         “你……你……”

         毕雷真惊骇的看着郭庆。

         这个他儿子的同班同学,居然把他这个凝丹境一重给打的吐血了!

         “你麻痹!”

         郭庆直接一巴掌扇的毕雷真躺在了地上。

         旋即他眼中闪过了一丝不怀好意:“让你永远都不能做男人。”

         抬起脚,狠狠的朝着毕雷真那胯下之处踩去!

         啪嗒一声脆响,好像有什么碎了一般,听的人不由得一阵发毛。

         “啊啊啊啊啊!”

         一声如公鸭嗓子的声音,从毕雷真口中响起。

         他捂着裤裆,疯狂的惨叫着,满地打滚,仿佛遭受了世界最严厉的酷刑。

         不到一分钟,他居然直接痛的晕死了过去。

         “像你这种祸害,我就不杀你,让你享受终生不能碰女人的滋味。”

         郭庆厌恶的将其一脚踢飞到墙角,随后走到床边。

         杨莹的脸色有些潮红,非常不对劲,嘴角还流出一些晶莹的口水。

         眼神一扫,床边有张小木桌,上面有一杯水,郭庆瞬间想到了一个可能性:“难道是被下药了?”

         刚刚升起这个猜测,床上的杨莹嘤咛一声,悠悠转醒。

         一双如水的眼眸中,满是春意,伸出一只嫩白的小手抓住了郭庆的衣领,用力的往自己身上拉。

         郭庆一时不察,直接扑到在了她的身上,随后连忙道:“老师,你要冷静点,我可是未成年人啊。”

         如果她真是被下药了的话,会不会强行把自己那啥那啥了?郭庆有些担忧……。

         “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没有和毕雷真约会,是他……骗我给毕蕴涛补习,骗我喝水……”

         杨莹断断续续的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这个老狗真是太无耻了,我非要再给他两脚!”

         知道了事情的始末,郭庆怒从心头起。

         给女人下药,这真是下作至极,刚才打的还不够重,根本无法解他心头之恨。

         这时,杨莹再一次伸出了小手,将郭庆拉了回来。

         “对不起,我……我受不了了……”

         杨莹杏眼迷离,发出了一声无比的诱人娇哼,随后朝着郭庆吻了过去。

         ————————

         ————————

         PS:谢谢【困了不睡怎么办】【丶幻想a】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