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2章 【让她跳个钢管舞就算了】
        那天空中的老人,眼神中带着一些非常奇怪的神色,狡黠、奸诈、诡计得逞,像是在算计着什么。

         郭庆猛然回过神来,他算计什么关我鸟事,这些人全死了才是好事呢,自己还瞎操心这么多。

         “不对,我感觉有些不对。”宁安雅着急的转过头,指向场中:“你们看,鹰哥和黑瞳怎么会用这般粗糙的战斗技巧?”

         大家看了过去,这哪是粗糙啊,简直是没有战斗技巧了,完全是胡乱在打,随便换个学生打架都比他们华丽。

         场中的人几乎放弃了一切身法和武技,就这么互相乱砍,你砍我一刀,我砍你两刀,鲜血流淌,他们没有丝毫反应,看起来跟入魔了似的。

         郭庆看向了天上的老人,表情变得凝重,这老人果然是动了手脚,居心不良。

         这到底是什么武技,居然能释放这种蛊惑之音。

         旁边的宁安雅按耐不住了,因为邢鹰和黑瞳已经被砍了好几刀,幸亏其他人的武器上没有淬毒,否则他们已经死了。

         “紫龙火!”她娇喝,五指成爪朝前方一探。

         一声嘹亮而悠扬的龙吟响彻,一头手臂粗细的紫色神龙,从她的掌心之中冲了出来。

         通体燃烧着紫色火焰,浑身鳞片虚幻如烟,长须飘飘,目中带着无尽的威严,神光四射,朝着天上的老人冲了过去,一往无前,体型在不断的放大,似乎没有极限。

         很显然,宁安雅也看出来了,天上的老人有问题。

         郭庆看着那紫色神龙,上一次就是差点被这玩意搞死,他心中暗暗决定待会一定要好好的收拾她一顿!

         郭庆开始幻想,要怎么收拾呢?皮鞭、滴蜡,或者捆绑神马的?

         “不,不,不,我是这么有爱的人,怎么能用这些龌蹉的招式。”郭庆赶紧甩了甩头,将那些污秽的思想去除,旋即摸了摸下巴想道,让她跳个钢管舞就算了。

         这应该不过分了,毕竟是差点杀死自己的人,跳个钢管舞很合理,没毛病。

         此时,那紫色神龙也冲上了天空,逼近老人,老人虽然瞪大了眼睛,非常惊恐,但是他却没有闪躲,又或许是无法闪躲,最后直接被火焰吞噬。

         紫色神龙失去了目标,在天空中噼噼啪啪的燃烧了一阵,就随风逝去,化作纯粹的元素能量。

         那虚幻的老人消失后,天空中的异象也消失了,不停旋转的书籍也化作虚无,好像从未出现过,这一切就像是幻觉。

         地面上正在互相厮杀的众人也是脑海恢复了清明,一下子分开了彼此打斗的动作。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非常惊骇,刚才竟然被那老人迷惑,此时抬头望天,老人和金光都已经不复存在。

         “鹰哥,是我用紫龙火将那个灵魂体消灭,你们可能是中了什么招。”宁安雅运起身法,快步奔跑上前,解释道。

         “可恶,这幻象好强,差点就不费吹灰之力的让我们自相残杀了,到最后存活的一个人,估计也是自杀的下场!”

         邢鹰咬着牙,感到非常恼怒,非但没有宝物,还特么被人砍了几刀,现在他和黑瞳的肩头和胸膛都是刀痕,还在冒着鲜血。

         “怎么回事,浑身使不上劲,你……你在武器上淬了毒……”

         一个人坐倒在地,晃了晃脑袋后,惊恐的看向邢鹰,刚才就是他们两个在打斗,他的身上被邢鹰砍了三刀。

         “没错,正常来说,一刀就足以致命,三刀是你赚了。”

         邢鹰冷哼一声,对这个将死之人也没什么好解释的,大家都中了幻象,没什么可埋怨的,生死有命。

         就这么不到十分钟的幻象,十几个强者已经死去六个,还有三个被邢鹰砍伤的,面色逐渐发黑,浑身无力的坐在地上,也是命不久矣。

         最后的五个也是浑身伤痕,这个灵魂体的招数当真是歹毒,不到十分钟就将一帮强者变成了残兵败将。

         郭庆看的眼馋不已,这些都是活生生的经验值啊,按照系统计算的生灵实力的奖励,凝丹境一重是10经验值和10金币,那么这些至少窥虚境的,岂不是10000经验值和10000金币!

         每多一重境界,又会增加奖励,那么窥虚境大圆满的就是100000经验值和100000金币!

         “不行,不能再想了,太诱人了。”郭庆倒吸了一口凉气,生怕自己继续计算下去,会忍不住扑上去弄死他们。

         到时候没把他们弄死,倒是把自己给赔上了,太亏。

         “你们倒是够阴险的,还带了淫香马进来,特地用淫香马引诱凶兽,想要将后来者都尽数斩杀。”

         邢鹰握了握手上的淬毒武器,冷笑道:“现在我这边人多,我是不是该向你们报仇了?”

         经过这一场打斗,邢鹰也大概清楚了眼前这些人的实力,顶多就是窥虚境大圆满,没有入虚境。

         如今他们全都负伤,正是最好的斩杀时机,自己这边有黑瞳、宁安雅,加上自己,还有一帮杀手家族的小弟,要杀三个受伤的窥虚境强者,只需要花费一点时间而已。

         “你在说什么,淫香马?我们怎么可能带那种动物进来?!”

         三人闻言警惕的倒退了几步:“怕是你看到我们受伤了,起了恶意吧?真以为我们三个受伤的窥虚境就那么好杀?”

         邢鹰的一番话,倒是将他们三个逼到同一阵线去了。

         “是吗,到现在还要辩解,淫香马一般多为人类养殖,不是你们,难道是我自己带进来的?”

         邢鹰的眼中出现了阴狠的光芒:“黑瞳,别跟他们废话,一起宰了他们!”

         一身黑袍的黑瞳,伸出了一双白皙的像女人般的手,掌心腾地一声,升起了两朵漆黑色的火焰。

         郭庆对此印象深刻,那一瞬间将学院领导烧成灰烬的威力,实在是恐怖至极。

         “等等,我们或许有些误会,淫香马也不一定是人类养殖的啊,淫香马属于动物,或许是某个霸主级凶兽驯服的也说不定!”三人连忙辩解。

         能活着谁会想死呢?他们可不是上古时代的那种修炼者,为了一口气,愿意拼命,他们现在的想法是,只要能活着,让他们干什么都愿意。

         毕竟修炼不易,修炼到窥虚境更是不易,一身修为还没来得及纵横世间,就这么死了多憋屈。

         “霸主级凶兽,难道没有被你斩杀干净,里面还有?”邢鹰疑惑的问道。

         “除了门口那一头霸主级凶兽,我们没有再遇到其他的啊,全是一些普通凶兽。”

         三人对视了一眼,有些摸不着头脑,其实他们心中也很是疑惑,因为一般这种宗门遗迹中,定然会有强大的凶兽镇守,这一次却是有些太过顺利。

         突然间,练武场的内部,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兽吼,众人面色骤变!

         ————————

         ————————

         PS:谢谢【丶幻想a】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