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诡诈!死灵与来自远古的恶魔
    见到一击建功,三人顿时大喜:找到了弱点,接下来就好办的多了!密喀尔朝着二人喊道:“继续!谭雅和我继续骚扰,队长你看准时机出手!“二人同时应道:”好!“

     再一次的策略成功,又让尸傀掉了一条腿。如果就这样反复几次,要不了多久,这个庞大的怪物就可以拆碎成一堆零件了。

     但是总有事与愿违。

     他们忽略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当密喀尔袭扰成功,抽身疾退回屋子,卡特纳剑舞如华般杀入,尸傀突然做了个怪异的动作,它放弃了追击密喀尔,反而仰天大吼,地上它的残肢随着这声大吼,流转过一阵诡异的光芒,紧接着猛地炸开!

     “尸爆!“卡特纳惊得面无人色,他想转身躲开尸爆后的尸毒烟云,但是力已使老,根本无法来得及,迎头就被烟云笼罩住。

     密喀尔看到情势急遽逆转,马上朝着谭雅催促:“你快逃!别管我们!“而此时佩斯早已逃离了宫殿,谭雅无奈,尸毒烟云正在飞快地向她这边扩散过来,她只能绝望地看了密喀尔一眼,转身飞奔。

     卡特纳已经中毒晕厥了过去,尸傀此时似乎清醒了一点,对这个连续卸下自己好几个部件的家伙痛恨不已,身躯摆动,如一座山丘般碾压过去,只需要一击,这个敌人就会变成一堆软糯的新鲜肉食了!

     密喀尔看到在场没有了第二个清醒的人,终于可以放开了手脚!一个闪烁离开了尸毒即将侵袭的房间,来到了甬道的另一端。尸毒似乎并不持久,已经开始逐渐消散。站在尸毒烟云之外,看着即将受难的卡特纳,他毫不犹豫地出手:“雷击术!“

     不同于这个世界的魔法,让尸傀的魔法抵抗力并没有起到多大作用。它痛苦地哀嚎了一声,连续退后几步。承受了连续三次的雷击后,它的身躯有很大一部分变得焦黑,气势也萎靡了许多。它的四张面孔朝着让它痛苦不已的密喀尔,发出了一阵无声的尖叫:“灵之颤乐!“

     密喀尔在施放雷击术后快速上前,将卡特纳拖了出来。看着依然晕厥中毒的冒险队长,密喀尔来不及施救,也不愿意卡特纳现在就清醒过来。他要在卡特纳清醒之前,解决掉这个怪物。

     “灵之颤乐“是声波类魔法,利用的是怨灵身上无比浓郁的憎恶情绪,对人类的灵魂能造成极大的损伤。魔法的效果在空气中产生了涟漪,阵阵荡开,速度如同音波。密喀尔毫不犹豫,变身艾欧,然后迅速改变方位,再转回现实世界:”暗言术!“

     暗言术的效果极好,毕竟它针对的是生物的生命力。而尸傀作为死灵系生物中的奇葩种,是仅有的几个以生命力著称的死灵生物。因此在暗言术的侵蚀下,它衰弱得极快。

     雷击术的冷却时间这时又到了。密喀尔毫不犹豫地再次施展,霹雳雷光之下,灰暗的甬道亮如白昼,尸傀的臃肿身躯在雷击下颤抖着,幅度越来越大,直到无法停止,随着一声闷吼,碎裂成了无数尸块!

     终于解决了…

     这个尸傀,虽然实力等级差不多只是下位高阶的样子,但是皮糙肉厚,力大无穷,还会几种死灵魔法,对于低等级的冒险者而言,简直是难以逾越的阻碍。

     密喀尔喘息了下,连续的紧张动作让他深感负荷,魔法值也差不多要消耗一空。虽然一气呵成地解决掉了怪物,自己也累得够呛。这次的战斗,开始时束手束脚,放开了之后,倒也是酣畅淋漓。

     卡特纳依然昏迷着。尸毒的侵蚀性非常强,他的脸色一片灰败,一口气息弱若游丝。密喀尔非常焦急,现在的魔法量非常少,无法给他以治疗。他叹息一声,只得将卡特纳背起,准备将他背出宫殿。

     转身经过尸傀的遗骸时,不经意间,他看到了尸块中间,一个鸽蛋般大小的宝石,暗红色,发出一丝魅惑人心的光芒。他心里一动,将卡特纳放下,上前准备拾取。

     就在他的手指接触暗红宝石的刹那,一股眩晕的感觉袭来,就如同漩涡陡然出现在了眼前,精神一个恍惚,密喀尔的灵魂竟被吸入了宝石之中!

     当密喀尔从恍惚感中清醒过来,看到的便是一片深红如血色的空间。站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个身材高大精瘦,足如羊蹄,手如狼爪,头生独角,却又面孔俊秀的一个神奇生物,正睁大双眼傻傻地和自己互相瞪着。

     密喀尔立刻警惕:“你是谁?!这是哪里?!”

     神奇生物没有回答,从傻怔的表情中恢复回来,立刻一脸凶恶:“就是你这个卑微的生物,毁掉了我的尸傀?”

     密喀尔一愣:它是死灵法师?是尸傀的制造者?

     他没有理会这个生物的逼问,自我审视了一下,他明白了,这种感觉对他而言太熟悉了,现在,他是灵魂之体。

     回想到刚接触那个宝石时的感觉,他自言自语道:“难道说现在我在这个宝石里?”

     神奇生物听到了他的自言自语,冷笑一声:“原来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家伙!”随即一怔,又怒不可遏,“就是你这样连红月宝珠都不知道的家伙毁掉了我的造物?真是耻辱啊!”

     密喀尔冷哼道:“毁了就毁了,正好,把你这个幕后主使也毁掉,一并给我的队友报仇!”

     它的怒火顿时爆发了:“狂妄的弱者,你将为你的无知付出代价!”声音震荡空间,深红的色彩激荡起来,仿佛整个空间都在因为它的咆哮而颤抖,“现在,我给你最后一个赎罪的机会!跪下,向我,伟大的死灵法师班扎纳臣服!你别无选择!”

     密喀尔警惕地看着它,暗自检查,发现魔力已经恢复到足够使用一个雷击术了,同时尝试了下,发现能够调动魔力。他从刚才的对话和自己的状态中,已经判断出这是一个只能容纳灵魂的空间,对面的家伙自然也是灵魂。想起了前世传说中雷击对灵魂的伤害,他并不畏惧,实在不行,拼着魂灭,也要反抗到底。

     臣服?这个字眼并不存在于他的字典。为他人所控制奴役,对两世为人,习惯自由的他来说,比死亡更不可接受。

     还有长者,长者说,我是要成为神的男人。既然要迈向巅峰,怎能没有敢攀登的勇气,而将自己的膝盖弯曲?

     神奇生物咆哮了一阵,说出了自己最后的条件,却发现对面的人类灵魂犹自警惕,并不回答自己。它冷笑一声,伸出锋利的狼爪指向密喀尔,轻蔑地说:“你这不合时宜的勇气并不值得赞赏。既然你选择死亡,那我,就赐予你最痛苦的死亡。摄血勾魂!”

     一道深红的射线从狼爪中射出,直击密喀尔!

     密喀尔早就警惕着,看到对方魔法使出,如此迅捷,仓促间灵魂飘动,直向左边飘去,瞬间飞离六七米!

     然而就在他准备反击时,对方看到他所处的区域,顿时狂笑起来:“哈哈哈!不出我所料,你果然自己踏入了祭坛!”

     密喀尔一愣,低头看去,无数魔法纹路,绘成了一个巨大的魔法阵,就在自己的脚下!

     刚才为何自己并没有察觉到?!

     神奇生物得意洋洋地走了过来:“愚蠢的家伙,你到底是什么职业的,如此无知?就算凭着好运击败了我那不完全的玩具,你还是落入了我的手心!”它踱着羊蹄,俊秀的脸挂着讥笑,在暗红流光的照映下分外妖异:“魔法之神的第一神谕,知识就是力量。真是说得一点都不错哪!你看,力量近乎全无的我,仍旧能依靠你所不知道的知识,将你困在这里。哈哈哈!你即将成为我的献祭品!通过红月宝珠,我就能够操控住外面你的肉身,到时候,我就勉为其难地接收你那丑陋的身躯吧!哈哈哈!”

     密喀尔此时才醒悟过来:如果对方真的是强者,早就在自己一进来时擒住自己,哪里还需要言语恐吓直到最后才动手!原来对方一直是在给他心理压力,迫使自己在它仅有的攻击下逃窜,而不是直接反攻!

     不过,自己只是无知,而并不是愚蠢。

     不是只有你一个有底牌,羊蹄怪物!

     他不动声色:“你要夺走我的肉身?你准备如何夺走呢?看样子,你并不能出去。”

     神奇生物一脸的狂妄:“让我好心地告诉你!这是红月宝珠!它的作用有两个禁锢灵魂,抽取灵魂能量,用来驱动尸傀。你所打败的尸傀,不过是之前我引进来的那些倒霉蛋的灵魂能量的残余。真正全盛时期,弱小如你,早就成为尸傀身上的一部分了!”

     密喀尔低头观察了下魔法阵:“那么说,整个红月宝珠的空间里,就只有这里,是抽取灵魂能量的所在,然后通过魔法阵,传导给外面的尸傀?”

     对方嘿嘿笑着,没有直接回答:“你马上就可以体验到抽取灵魂时,那种撕裂般的美妙感受了!现在,你已经被魔法阵禁锢住了,再多的挣扎,也是无用啦!”

     密喀尔轻笑道:“是么!那你可知道,我灵魂的真正模样么?”

     艾欧之体!瞬间转换!

     神奇生物被这一变化惊得羊蹄都快站不稳了:“什…什么!你这是什么?你是光之精灵么?!”

     艾欧之体超脱一切的感觉,分外美妙,让密喀尔轻轻松松地,就飘出了魔法阵的禁锢。这还是第一次,一个外面的家伙,看见自己的艾欧形态——不过也是因为目前是灵魂形态,如果在现实世界中,用肉身变换,恐怕这个家伙也是看不到自己。想想上位中阶的强者彼得罗,连他也未曾发现自己的艾欧形态。

     他向着神奇生物飘去:“什么叫‘光之精灵’?莫非也是这样的么?这倒是有趣,以后一定要见识见识。不过在这之前,你恐怕得给我一个交代了!”说着,一道亮白无比的闪电出现在了对方的头顶,悬而不发,那四溅的电流飞舞,如同一条银蛇盯着自己的猎物。

     神奇生物惨叫一声:“不要!”双膝一软,趴在了密喀尔的面前:“尊敬的强者!求您不要用如此强大的魔法来鞭挞可怜的班扎纳!班扎纳愿意做你最忠心的仆人!求您放过可怜的班扎纳吧!”

     要是现在密喀尔是肉身模样,估计这个叫班扎纳的怪异家伙都快扑上来抱住他的双腿了。他冷哼一声:“要想活命,就老实回答我的问题!”

     班扎纳磕头如捣蒜:“尊敬的强者,班扎纳在您面前,知无不言!”

     密喀尔这才问道:“你真的是死灵魔法师?这里是你的宫殿?这里存在了多久了?我怎么才能从这个红月宝珠里出去?”

     班扎纳犹自跪着,似乎在组织语言。密喀尔不耐烦道:“站起来说话!不许思考!”

     班扎纳赶紧站了起来,开口如倒豆子般:“尊敬的强者,班扎纳并不是死灵魔法师,而是一个来自苦水深渊的恶魔,我的种族是角魔。在无数年前,苦水深渊被该死的一个死灵位面的传奇强者闯入,杀死了许多恶魔,我就是其中之一。我们的灵魂被封存进各种专用的灵魂禁锢宝石,于是我就被关押到了这里。到了后来那个死灵传奇踏上成神之路,结果失败成为憎怨恶灵,它发疯了,进攻主世界。然后,我就又流落到了主世界。”

     密喀尔心中恍然:原来是那场亡灵天灾。这个班扎纳也是好玩,连着位面旅行了两次。

     班扎纳继续讲述:“在主世界,我落入了另一个死灵法师之手。他后来陨落,我也就一直待在他的仓库里。直到现在这个宫殿的主人,一个中位下阶的死灵魔法师,参与了一次针对我前主人遗址的冒险,从中将我带了出来。呃…“

     说到这里,它停了下来,似乎接下来的话,有些不愿意说给密喀尔听,它悄悄抬头看了眼密喀尔,那个诡异如光之精灵的怪球自然看不出任何表情,但是头上的闪电更加明亮了。

     它吓得赶紧接上:“我在死亡时本就已经是中位下阶,在前两个主人的手里,他们对我进行了灵魂训练,使得我竟然能成功地晋了一阶。因此,当现在这个宫殿的主人将我居住的红月宝珠带回来,进行研究时。我惑乱了他的灵魂。结果疯狂的他开始了大肆屠戮自己的学徒和仆从,只有一个学徒躲过了,他启动了整座宫殿的自我防护措施,结果就…结果就沉入了地底。“

     “那个死灵法师的灵魂最后崩溃。我当时的力量难以影响到宝珠之外。幸好那个幸存的学徒将我拿到手,我影响他的灵魂,让他将我用来制作尸傀——反正当时整个宫殿里,四处都是尸体。在制作成功时,我将他的灵魂吸纳进了宝珠,用来作为驱动的灵魂能量。“

     “我本想操纵尸傀离开这里。结果被门口的七十二缚魂柱给挡了回来。因为制作水准和灵魂能量的缘故,这具尸傀并不强大。所以我就被困在了这里,无数年,能量也消耗得差不多了,我也因为被困时间过长,几乎失去了所有的力量,然后,直到遇见您。“

     听完他的讲述,密喀尔这才明白了这里的来历。不过他现在关心的是最后一个问题:“那我如何出去?“

     “呃…“班扎纳顿时一脸的苦相。

     密喀尔马上威胁道:“如果从你的口中说出一个不能来,你立刻就可以解脱这数千年来的牢狱生活了!“

     班扎纳赶紧开口:“尊敬的强者不要心急!要想从这里出去,也可以的,我献祭自己的一部分灵魂,这样就可以沟通到现实世界,如果您的肉身完整,您就可以直接回归。我这么多年无法出去,就是因为没有与我完全契合的肉身。不过,这会消耗我很多灵魂能量…“说到这里,它已经苦着脸了。

     能出去就好,密喀尔舒了一口气。他看着班扎纳的哭丧表情:“你担心什么。出去之后,我会成为这个宝珠的拥有者,到时候,我会想法拯救你的。”班扎纳勉强挤出一个感激的表情,密喀尔继续说到:“不过,到时候,你要认我为主。”

     班扎纳深深低头:“恶魔的世界里,强者为尊。班扎纳愿意成为您忠实的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