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群星!剑齿虎的大溃败!
    春日的森林里,雾气厚重,八位冒险者露营一夜,身上的衣甲都有湿透的迹象。所以苏醒之后,大家把快要燃灭的篝火重新拨弄,让火势旺盛起来,围坐成一圈,边吃干粮边烤火。

     密喀尔心不在焉地将干粮吞咽干净。昨晚临睡前瓦萨的耳语将他吓了一跳:他发现自己太过莽撞地就走进了冒险者的社会。毕竟这个世界虽然不似地球上自己国家的政府系统强大严密,但仍然有自己完善的规则秩序。魔法师,作为一个稀少且强大的特殊群体,自然有一套自己的规则。自己懵懂中胡乱号称自己是个魔法师,在有心人眼里自然疑点重重。

     说不定彼得罗也知道自己是个西贝货,所以放心大胆地延揽自己加入此次冒险。

     看来这次冒险结束后,必须给自己打造一个没有瑕疵的背景。

     再次启程出发,从现在开始,森林里的树木渐渐地从变得高大粗壮,耸入云霄。四周静谧,间或有几声鸟雀的鸣叫打破这沉寂的气氛。艾杜瓦尔多提醒已经进入了危险地带,每个人都绷紧了神经。

     忽然艾杜瓦尔多停下了脚步,举起右手示意,所有人立刻停下了脚步,警觉地看着四周。

     “右前方,三十米!“艾杜瓦尔多轻声提示。

     塔里芬和瓦萨瞬间就掠了过去。丛林猎杀者以敏捷著称,在密林中能借助各种植被和树木进行隐藏、跳跃、作为支点借力,身姿矫健而又柔韧,比传说中的森林精灵也不遑多让。

     后面的6人迅速集中起来跟着他们冲了过去。不过几秒钟的时间,一声兽吼炸响,塔里芬和瓦萨分别凌空挥动长剑,向着一只狼首豹身的魔兽刺去。

     奥博开口喊了一声:“是一只成年厄恐兽!“接着高举双手大剑,在刹那间劈空飞跃十米的距离,狠狠斩向用强健的腰身甩脱二位丛林猎杀者合击的厄恐兽。

     厄恐兽方才逃脱突袭,又即将遭到势不可当的一击,走投无路之下,凶性大发,兽口张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吐出了一颗黑色法球,迎面撞在了奥博的双手大剑上!

     奥博一剑将法球击溃,但是攻势已经衰竭,厄恐兽趁机落在地上,借力跃到了身旁一株大树的树身上,塔里芬和瓦萨已经紧紧地咬了上去。厄恐兽得到喘息,立刻发动了它的天赋技能,也是它的名字的来源:“恐惧兽吼“。

     一阵嘶哑难听的声波迅速淹没了众人,所有人都一个失神,似乎无边的黑暗和恐惧即将袭来。突然奥博一声大喝,倒持大剑,狠狠地落在大地上,无形的力场扩散开,将众人惊醒。那只厄恐兽一声呜咽,黑色的皮毛上渗出了鲜血。

     瓦萨清醒过来后立刻飞身跃起,趁着厄恐兽被奥博的震地斩击伤之时,将长剑送入魔兽的左眼之中,这只下位中阶的魔兽就此丧命。

     密喀尔全程酱油。毕竟只有这一只普通的魔兽,还轮不到他也参与进攻。只是在厄恐兽的恐惧兽吼袭来时,他强大的智力属性豁免掉精神攻击,让他清楚地看到了奥博施展的“震地斩”。

     “那应该是一种我不知道的强大能量的具现化使用方式。”蛤蟆评价道,“从能量的运行线路来看,这种未知能量储存于这位骑士的脑海之中。强健的肌体能迅速吸纳从中输送过来的能量,因此能很好地发挥出来。”

     “储存在脑海?这,不会把脑袋撑爆吧?”密喀尔觉得很神奇,毕竟这种力量看上去非常的具有破坏性。

     “不会,我认为这种能量和灵魂息息相关。”蛤蟆肯定地说。

     由于这只厄恐兽是艾杜瓦尔多发现,奥博主攻,塔里芬助攻,瓦萨给出了致命一击,所以这只倒霉的魔兽作为战利品,仅由这四人瓜分。因为厄恐兽身上最为珍贵的是它的脑浆,是一种魔法药剂的主材料,奥博得到了所有的脑浆,瓦萨得到了整张皮毛——这种皮毛非常适合制作低级抗魔皮甲。剩下的利爪和骨骼被塔里芬和艾杜瓦尔多瓜分殆尽。

     威尔逊在四人分配完毕后,对所有人说:“看来我们已经踏入厄恐兽的栖息地了。从这里开始,危险会越来越大,大家先休整一下再出发吧。奥博队长,你看如何?”

     奥博擦拭了下沾满脑浆和血液的双手,很是随意地说:“这只厄恐兽并没有让我们实力受损,并不需要在这里耽搁时间。所有人,继续前进吧。”

     威尔逊并没有因为建议被驳回而恼怒:“好吧,那我们继续出发吧。”

     再次的启程,众人保持了高度的警惕性。刚才的那只厄恐兽,只是曼肯森林给大家的开胃菜,接下来,才是端上正餐的时刻。

     现在是下午三点过,他们正行走在一片桫椤林中。这种曼肯森林特有的大树身姿曼妙,如果不是因为紧张的气氛,这片树林值得仔细游玩。

     突然,艾杜瓦尔多停下了脚步,神色紧张地望着周围。后面的人甚至可以看到他的脸颊上的汗水因为紧绷的面孔,从耳根处滴落。

     气氛瞬间紧张起来,因为艾杜瓦尔多甚至没有发出警告,所以后面的人也不敢开口,全部将武器紧紧地握在手中,四下张望。

     就这样停滞了大概三十多秒,艾杜瓦尔多用几不可闻的声音说:“我们似乎被一群魔兽包围了。”

     奥博看着左边的森林深处,那里的桫椤林非常的密集,轻声回应道:“是什么魔兽?”

     “不知道,但是感觉很恐怖,至少在厄恐兽之上。”

     “数量?”

     “太多……“盗贼的声音开始颤抖。

     威尔逊捏了捏手中的大剑:“我们主动突破包围,不能静等它们冲上来。“

     “好,“奥博肯定了这个想法,”右边,瓦萨和塔里芬先冲过去,密喀尔和于索夫跟上,剩下的人殿后。“

     “好!”所有人都同意了这个战术。

     但是魔兽们不同意。

     就在瓦萨和塔里芬准备发动的前一瞬,一声咆哮,引得整个森林都在颤动!

     七十多头魔兽从四方发动了冲击!

     “剑齿虎!”艾杜瓦尔多几近绝望地哀嚎道!

     这种密林的霸者是曼肯森林最恐怖的魔兽之一,因为它们是群居性魔兽,每头成年剑齿虎,都有下位高阶骑士的实力!

     奥博知道突围已是奢望,奋力举起了双手大剑,“震地斩!”至少有一米七长半米宽的大剑再次怒吼着刺入大地,将迎面扑来的十多头剑齿虎的冲势稍稍瓦解。

     另外三个方向,威尔逊和安东尼奥分别迎向了左侧和后侧,塔里芬和瓦萨跃身而起,长剑舞成剑花扑向了右侧冲击而来的魔兽群。艾杜瓦尔多转身将于索夫拉到一株大桫椤树旁,颤抖地看着战士们的战斗。

     密喀尔已经顾不上暴露自己的魔法实力,第一时间便瞬移到了最高的一棵大树树梢上。从他的视野可以看到,在左侧数量最多的剑齿虎群身后,还有一只体态庞然的剑齿虎,冷冷地注视着冒险队伍。

     发觉密喀尔看到了它,它忽然昂起了头,冷漠无情的双眼如同深渊,目光落在了密喀尔身上。

     因为蛤蟆刚才一直未曾开启感知,所以密喀尔很无奈地落入了这个包围圈。现在他正在和蛤蟆紧张地交流。

     “那个最大的,应该是虎王。“密喀尔在被虎王的目光锁定后,并不觉得可怕。他忧愁的是怎么帮助下面的同伴。

     蛤蟆分析道:“这些小猫的实力都很可观,特别是那头最大的,你现在的三个魔法并不足以绞杀它们,只能给它们一定的伤害。“

     “能够伤害到它们就好,至少也要让它们知道,这群猎物很硌牙,那说不定就会知难而退。”密喀尔觉得必须做些什么,下面的同伴已经被虎群的第二波攻势冲击到了,安东尼奥已经负伤。

     “那是假定它们有智慧。”蛤蟆觉得有点悬,看上去这些小猫是很嗜血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密喀尔下定了决心,高举右手,装模作样地吼道:“雷击!”右手狠狠地落在了左侧虎群的方向!

     一道炽热的电光从天而降,击打在正欲扑倒安东尼奥的一头剑齿虎身上。随着一声哀鸣,这头剑齿虎滚落在地,而闪电并不罢休,从它的身上向四周窜去,独独避开了安东尼奥。而半空中第二道闪电已经酝酿成形,再次击打在倒地的剑齿虎身上!

     随着一片璀璨的电网连续蔓延开了三次,左侧的虎群被打击得散开了阵型。除了承受闪电落下的那头剑齿虎伤势严重外,其他剑齿虎身上或多或少地都带上了伤。

     整个虎群顿时被镇住了。如此恐怖的魔法对于这群森林中的王者而言,极少见到,纷纷吓得停止了进攻。而冒险者们在呆滞了一会儿后,赶紧聚集在了密喀尔站立的大树之下。

     这时,那头体态庞然的虎王一声怒吼,凌空跃过三十多米,落在了冒险者们的面前。虎群在听到这声怒吼后,重新聚拢在了它们的王者身后。有许多头剑齿虎不时地抬头仰望着那位站在树梢的发出恐怖雷电的人,目光中竟然带着一丝畏惧。

     蛤蟆在看到虎王的飞跃后,紧张地对密喀尔说:“当心!随时准备闪烁!这家伙能向空中攻击!”

     密喀尔不用蛤蟆提醒,也紧张了起来,全神贯注地盯着虎王,随时准备发动闪烁,然后反手施展魔法,毕竟闪烁的冷却时间,在这头恐怖的虎王面前,并不够看。

     虎王愤怒地注视了密喀尔一会儿,突然前肢双掌抬起,狠狠地砸在地面。伴随着一声怒吼,地面忽然飞出一柄石制长矛,飞速地刺向密喀尔!

     密喀尔不假思索地发动了闪烁,瞬间来到了虎群背后一百米处。虎王早已留心,但仍然花了两秒钟的时间才发现对方竟然在自己背后一百米之外!来不及再次制定战术,虎王扭身飞到空中,气势如虹地扑向了密喀尔!

     “暗言术!”密喀尔一指虎王,顿时虎王觉得浑身笼罩了一个让自己感觉非常不舒服的力场,自己的生命力似乎正在渐渐流失!

     无可奈何地半途落下,它一声咆哮,浑身的肌肉发出了澎湃的力量,挣脱了这种难言的感觉。再次抬头望向对手,却发现他神情神圣地双手高举向空中,仿佛吟诗般轻叹:“群星陨落!”

     天空中忽然出现了许多美丽的星光,轻柔而又坚决地即将落向虎群。虎王神色大变,一声咆哮再次响起,身后的虎群同时咆哮,地面瞬间升起了土黄色的氤氲雾气,渐渐将虎群淹没其中。

     星光最终落下,土黄色的雾气顿时被打散。当星光落在虎躯,一个溃烂的伤口毫无征兆地出现,整个虎群紧跟着连绵不断地发出了哀嚎。

     虎王并没有受伤。然而当它愤怒地再次看向对手时,那个人类的目光坚定地和它对望着,毫不退缩。虎王明白了自己的这次狩猎,失败了。

     在冒险者们警惕的目光注视下,虎王率领受伤的虎群渐渐地消失在了密林中。最后,一声咆哮传来,声音里似乎带着一丝不甘,一丝无奈,一丝伤恸。

     密喀尔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只有他和蛤蟆知道,自己的魔力池,已经几近枯竭了。

     如果虎王仍要坚持,那么,他只能转化为艾欧之体,独自一人离开了。

     虎群消失后,其他七人全部默默地看着密喀尔。

     “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吗?”密喀尔实在受不了这种尴尬气氛。

     “谢谢!”最终是由奥博开口,向着密喀尔郑重地行了一个骑士礼节。其他人各自按照自己职业或族群的习俗,分别向他行礼。

     “我认为我们是同伴,不需要这样的。”密喀尔无奈地说道。

     “没有你强大的魔法,我想,我们都会葬身于此。”万灵神殿的于索夫牧师用他好听的声音说,“这次冒险,最大的幸运,就是和你这样的强大魔法师同行。”

     密喀尔不自然地笑了一下:“多谢你的称赞。”

     “好了,我相信我们感激的心意,密喀尔魔法师已经完全察觉到了。于索夫牧师,请你现在给大家疗伤吧。”威尔逊结束了这个让密喀尔不自在地感恩场面。

     接下来就是疗伤时刻。除了密喀尔、于索夫和艾杜瓦尔多,另外的五人身上或多或少都受了伤。安东尼奥的伤势最为严重,左手被撕掉了一大块皮肉,背部也被利爪撕扯了好几道口子,在强撑着向密喀尔表达谢意后,已经瘫倒在地上。

     伤势不重的两位丛林猎杀者用绷带裹上草药,包裹了自己的伤口。于索夫则忙着治疗安东尼奥。密喀尔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于索夫的治疗过程,看得非常仔细。

     一道朦胧的白光随着于索夫吟唱的咒语,诞生在了他的双手之间。白光散发出了一丝清新的味道,弥漫开来。闻着这股味道,似乎人的精神都为之一振。而于索夫牧师似乎很是吃力,每一个动作都很慢,渐渐地将白光靠近安东尼奥的左手创面,然后将白光送入创面。

     创面立刻便开始结痂。苍白面孔的安东尼奥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呻吟,然后就昏了过去。他的创面开始了蠕动,似乎肌体正在不断地自我修复。

     “这是初级神术‘治疗创伤’,对于战斗在第一线的人而言,是最受欢迎的神术。”瓦萨看到密喀尔看得很认真,就向他靠过来,为他解释。

     密喀尔回过神来,向他说了声谢谢。在内心同蛤蟆探讨道:“长者,你能察觉到这种能量的来源么?”

     蛤蟆认真地说:“这股能量仍然同那个奥博骑士一样,存在于这位牧师的脑海,似乎也是同灵魂相结合。但是这股能量被引导出来时,随着他的咒语,似乎从另一个空间传递过来了一种力量,将之塑造为能够治疗伤口的法术。”

     “另一个空间?”密喀尔惊讶不已。

     “对,另一个空间。我现在无法窥视。我能察觉那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存在所在的空间。”蛤蟆感觉很不妙。

     “那你会不会被那个强者发现了?!”密喀尔的心都提了起来。

     “放心,我的感知领域并没有接触到那个空间。而且我在你的灵魂之海。最多那个强者会发现这里有人在观看神术,并不会知道我们在解析。”

     密喀尔松了一口气:“那就好,我估计你所说的那个强大存在,就是这个于索夫牧师所信仰的神灵。我们可惹不起。”

     蛤蟆恨恨地说:“现在惹不起,等你将来也成神后,我就不信还有谁你不能惹的!哎!你现在这么弱小,弱小的感觉真不好!”

     密喀尔无视它的话。蛤蟆见他没有接话,转过话头:“对了,刚才的一战,内世界系统判定了你得到130点经验值,还有19个金币。”

     “噢?!”密喀尔这下大喜!“够不够升级?”

     蛤蟆计算了下:“加上你上次杀那只蜘蛛,一共有160点经验值,足够升一级。反正你现在1级英雄模板也不能学习新技能,就升级吧。”

     密喀尔回过味来:“这次的魔兽比上次那只蜘蛛又猛又多,为何才130点经验值和19个金币?”

     内世界里蛤蟆白了一眼:“上次你最终是击杀。这次你可是一个都没干掉。系统自然不会那么慷慨地给你送经验。”

     “好吧,那我就选择升级吧。”密喀尔很无奈。

     “现在就升级?”

     密喀尔看了看四周,犹豫了一下,毕竟升级时候,自己的身体素质会得到增强。那种变化,周围的这几位都可能看出来:“算了,今晚吧。到时候我借口冥想后得到突破。”

     因为安东尼奥的伤势在神术的治疗下,仍然需要至少一个夜晚的时间复原。因此,队伍决定今日不再前进,就在附近露营。不过自然不能继续留在这。在艾杜瓦尔多的探索下,他们来到两里地之外的一个比较空旷平整的地域,在这里临时扎营。

     密喀尔对大家说因为魔法消耗过度,今晚需要整夜的冥想和休息。这个请求得到了大家一致的认同,于是不守夜的除了安东尼奥,加上了密喀尔。

     密喀尔也不知道冥想该是什么样的姿势,因此不敢在人前做出冥想的样子,只得继续找借口说自己害怕打扰,来到了营地旁一棵枯死的中空大树的窟窿里。赶走了盘踞在此的意指大蛤蟆——他对蛤蟆表示了歉意,认为自己对它的同族施加了暴力,结果自然引来蛤蟆的愤怒咆哮。

     用干草和树叶清整了一下树洞,他缩了进去,摆了个打坐的造型:“长者,不要生气了,请带我进入内世界吧!”

     蛤蟆怒气未消,但仍顾全大局:“进来吧!臭小子!”

     灵魂沉入,系统屏幕开启,符文阵发动,2级英雄,就此达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