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70章 大总裁是真的很爱她,很离不开她
        燕子和明月一起转身。

         身后那个脸色掐白的女人,她正在看着明月。

         明月一眼就认出她,很惊讶,她怎么会在这里。

         视线往下……

         她肚子怎么没有偿?

         她的孩子呢?

         燕子在穆秀婷朝他们走过来的时候,贴明月耳朵小声问,“谁啊?撄”

         明月没吭声,一脸严肃看着来人。

         穆秀婷站在明月跟前,明月能瞧见,这女人眼中已经没有了当日的防范,取而代之的,是淡然。

         “你应该不到月份……”

         明月刚刚开口,穆秀婷就摇了下头,“那孩子没了。”

         “怎么会?”

         “我不要的。”

         穆秀婷凄然的笑了一下,然后看了看站在明月身边的燕子,她问明月,“可以借用你十分钟吗?”

         明月皱眉,没应她。

         穆秀婷想了想,又道,“五分钟也够的。”

         明月往四周看了一下,对面有个露台,那儿比较安静,但也有人在。

         对穆秀婷不是没有防备,因为明月觉得,吴岩的死,跟她脱离不了关系。

         “你在医生门口等我一下,几分钟就来。”

         明月对燕子说。

         燕子点点头。

         燕子还在打量那个脸色苍白的消瘦女人,燕子喜欢看人面像,觉得这女人颧骨高,眼角下吊,不由得在心里下结论。这人命不大好。

         在燕子心里,命好的应该是明月那种,鹅蛋脸,额头饱满,并且耳垂有肉的人。当然,迷信也不能全信。

         燕子站在医生门口,看着明月和那个女人走到安静处。

         燕子的视线并没有离开明月,大总裁交代了呢,这家伙老惹幺蛾子,得盯紧一点。

         不远处,穆秀婷和明月平行站在一起,面朝着大楼外面。

         明月先开口,“你丈夫的死,到底是自己饮毒,还是有人害他?这跟你有关吗?”

         穆秀婷倒也坦荡,她双手握着栏杆,极平静的点点头,“有关。”

         明月没想到她回答得这么干脆,“你不怕我录音么?”

         “是我在他饮料里下毒,让他死的。”

         穆秀婷并没有理会她那句话。

         说完又转头看她,在明月复杂的眼神中,又道,“是不是觉得我这种女人心肠歹毒,连自己的丈夫都要害死?”

         明月抿着唇,心中怀着恨和怨,穆秀婷看了也只是一笑,“所以说我有报应呢。”

         “那孩子我没要,因为我根本不想要。吴岩死后,就再也没有留着它的必要了。”

         “我不爱他,由始至终,都是为了掩饰八年前那件事。”

         “如果我不嫁给他,我怕他把我供出来,因为——你妈妈的死,是我和陶安然一手策划。”

         穆秀婷说到这里停顿下来,她看到明月一双眼眶通红,正死死地盯着她,双手紧扣着阳台栏杆,指关节都发白了。

         明月有多恨她呢,她不知道,她只知道,这一刻明月可能想杀了她。

         “我和陶安然是在国外念书的时候认识的,我喜欢他,但他对我一点兴趣都没有。后来回国,他能主动找我,是我从来没有想过的。他让我想办法找个可靠的人,我找不到,但我又真的很想帮他,因为牵涉到他的事业,他的发展。我找了吴岩,吴岩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所以我一开口,他就答应了。”

         “之前要不是你们把所有事情翻出来,我跟吴岩有可能还会相安无事的过下去,陶安然不要我,那身边的人是谁,又有什么区别?但你们让吴岩去自首,这会让当年的事情浮出水面,参与其中的人一个都跑不了,包括我,也包括陶安然。我不想坐牢,我也不想陶安然坐牢,我还在妄想着,他对我至少有一丁点感情。”

         “陶安然让我想办法弄死吴岩,我照做了。吴岩死后,为了能有机会跟他在一起,我就把孩子引产了。”

         “终于等到有一天,他碰了我,并因此我有了他的孩子。但你知道么,他怎么对我说的!他让我拿着他给我的钱滚!”

         穆秀婷很激动,说着话,眼泪就落下来了,“他不要这个孩子,他的孩子,他不要。他一定觉得我没有资格,他不爱我,他看不上我!”

         “够了够了。”

         明月听得背脊发凉,抬起手臂连连示意她,“你可以不用说了,这、这跟我说也没什么意思。”

         明月往后退了两步,“我真的没有录音,想你也不可能跟我去警局重复一遍。穆秀婷你滚吧,我不想看见你,不想看见你们任何一个人。我爸妈的死,我没有任何证据把你们这群人送进监狱,我认了。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就想着自己和孩子都好好的。”

         穆秀婷突然冷笑起来,明月看她情绪不大对劲,就不想太理她,“陶安然那人没有人性,你也差不多——你那孩子都六七个月了,都长成型了,你竟然不要他!你怎么自己不去死啊!你们这些人都是会遭报应的!”

         明月说完就转身走了,跟她待在一起多一秒,她就多一秒难受。

         总会想起自己妈妈死的时候,倒在血魄中,是那么的触目惊心。

         够了,明月打算一辈子都不再去想这些。

         如今明氏已经完整交还到了明博手里,明征也已经回国,家里和和睦睦,热热闹闹,这就够了,其他的真的不再重要。

         人死不能复生,因果循环,那些人总会得到自己应有的下场——

         就在明月往前走了没多远,身后一声惊叫,跟着就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明月心头狠狠一震,转身,阳台那头已经围满了人,而刚刚还在跟她说话的那个女人,已经纵身跃下。

         明月这辈子,两次看见人跳楼。

         还都是女人,还都是,为情所困。

         明月没有听到,穆秀婷在坠楼之前望着她的背影,重复了一遍她说的那句,会遭报应的……

         穆秀婷今天来医院,是为了打掉那个孩子。她是绝望的,是没有退路的,她甚至不知道打掉那个孩子之后,她应该何去何从。

         陶安然会给她一笔钱,然后让她有多远滚多远,那么,她只身一人,又能去哪儿呢。

         直到在医院见到明月——

         穆秀婷和陶安然其实是一类人,从小生活在龙蛇混杂的地方,明月的出现,在陶安然眼中成了唯一一束光明,穆秀婷第一次在学校门口看见明月挽着陶安然出来的时候,明月的笑容那么纯真,那么无邪,她终于知道陶安然为什么会爱她。

         因为,陶安然心中阴暗,唯有明月能照亮他,而她不能。

         穆秀婷遇到前来产检的明月,那一刻,是多么的讽刺。明月来产检,她却是来打/胎,没有对比,心里的伤害也不会那么深刻。

         晋城冬天大多阴霾,但今天,阳台那头透出一丝暖光,打在了明月的头顶,在明月转身和穆秀婷对视的那一秒钟,穆秀婷像是想通了整个人生。

         八年前的事情,到了八年后,终于,所有的真相都摊开在了明月的面前。

         明月是心痛,是憎恨,但她心里有阳光的种子,心痛和憎恨终究没暖光掩埋下去。

         明月说,“现在我什么都不想,就想着自己和孩子都好好的。”

         明月说,“陶安然那人没有人性,你也差不多!”

         明月说,“你那孩子都六七个月了,都长成型了,你竟然不要他!”

         明月还说,“你怎么自己不去死,你们这些人都是会遭报应的!”

         是啊,早晚会有报应。

         穆秀婷看着远处噌亮的天空,阴霾了半个多月,到今天放了晴,太阳那么刺眼,直直刺进她的心里去。

         穆秀婷想,就现在,就今天吧。

         迟早,是迟还是早?

         等不了了。

         明月今天没能如常产检,因为后面的时间,都在警局录口供。

         燕子陪着她。

         穆秀婷坠楼后不久,楼下就有警车来了。

         明泽不在这个区,这边的案子不归他管,又因为明月是最后一个和穆秀婷接触过的人,所以负责案子的警察很容易就把穆秀婷跳楼的动机联想到明月身上。

         黎叙是明月到警局之后的半个小时赶来的,但见不到明月,明月一直在里面,是燕子先见到他。

         “到底怎么回事?”

         黎叙问燕子,眉皱成川。燕子也很急,明月到现在还没出来。

         “就那个女人啊,我们在医院碰到她,是她先叫小七的,然后把小七带到阳台上聊了一会儿,也就几分钟吧,我看见小七回来了,我就没往那边看了,哪知道我刚转身,就听那边在喊有人跳楼了。”

         燕子急急忙忙说了个大概,大冬天的,也不知道是心急还是这警局暖气开得足,燕子背心里都是汗。

         明泽在外面办案,还没回来,要不然还可以让他进去看看情况。

         不过黎叙不急,他低头点了根烟,抽了一口,然后拍拍燕子的背,“你在这等着。”

         说完就转身往电梯那头走,摁了几下按钮,电梯门开了,他走进去。

         燕子心想,大总裁可能认识这儿的人。

         与此同时,明月坐在里边儿的硬板凳上,已经坐了半个钟头了,只觉得屁股都磕得疼。

         办案警察态度一点都不好,还在接刚才的问题继续问,“方便的话,就把你俩的聊天内容说出来吧?这样也对案子有帮助。”

         明月眉心皱得很紧,双手在桌子底下紧紧攥着大衣。

         “我真的记不住,就几分钟时间,能说什么?”

         其实明月很心虚,这会儿也是满头大汗。她是说了一句“你怎么自己不去死”,会不会,穆秀婷在那种绝望的时候,听到她说了这话之后就听进心里去了?陶安然都不要她,她还能去哪儿?所以就选择了去死?

         明月这会儿脑子里特别乱,她一个二十三岁的女孩子,见识也不那么多,遇到这种事情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

         没有学法律,但她不完全是法盲,她还知道教唆人自杀是犯罪……

         其实明月很想把穆秀婷跟她说的那番话说出来,但穆秀婷人都死了,她到底有没有说过那些话警察也不见得相信,死人说的话,哪能拿来当做证据指证陶安然买凶杀人?

         妈妈都死了八年了啊,气过哭过痛苦过,但日子还得照常过,明月唯一遗憾的就是那些坏人如今还逍遥自在。

         “明小姐,你这样不配合警察,我们真的没有办法破案。”

         那位警官拿手指敲桌面,态度一点儿不友善。

         明月皱眉盯着他,“我哪里不配合,我可是良好市民。我还怀着孕呢,你最好早点放我走,不然一会儿出什么事儿你付不起责。

         那警官脸色稍微温和了一些,“这不是为了破案么。”

         明月又瞧了瞧他,低下头去,不再说话。

         没多久门外有人敲门。

         一个穿着警服的女警进来,看了明月一眼,然后在那位警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跟着就离开了。

         “咳咳。”

         警官坐姿端正了不少,面对明月的态度也好转不少,“这样子,你先回去,到时候有什么需要了解的,我们再联系你。”

         明月站起来,眉梢扬着,“我是良好市民!”

         “是是是,你是。”

         警官也站起来。

         此时警官内心OS:他妈的你脸上也没写你是什么阔太太啊,老子怎么知道你惹不起。

         明月离开前,还是对那警官说,“她好像家里就她一个人,所以,还得麻烦你们帮她办理一下后事。”

         “你是她朋友?”

         “我?”

         明月笑,摇摇头,“当然不是。”

         我是一个很恨她的人,只不过,逝者已矣,还恨什么呢。

         被人从里面送出来,明月在走廊上就见到黎叙。

         之前还挺坚强,一见到她,像是放下了所有防备,一下砸进他怀里,眼泪不争气的就这么流了出来。

         明月什么话都不说,就直掉眼泪。

         几个月前她看见黎氏有员工跳楼,人就死在她面前,到现在为止偶尔都还会梦见那样的恐怖场景——今天她跑到阳台那儿去看,看见穆秀婷就那么仰着躺在七楼之下,坚固的水泥地,脑部一沾地就丢了命。

         “好了,没事了,我们回家。”

         黎叙搂着明月,脸上也没什么血色,但依旧还能沉着冷静。

         燕子跟在后面,到了停车的地方,小跑过去拉开后面车门,对黎叙说,“大总裁,你和小七坐后面,我来开车?”

         黎叙点点头。

         黎叙让明月先上车,自己再上去,然后关门。

         车子行驶在路上,燕子开得很慢。

         之后明月就一直看着车窗外面,也不说话,就一双大眼睛不时的眨一下。

         黎叙怕她受惊后心理方面会有问题,抬手在她后脑勺弹了弹,叫她,“明月。”

         “嗯?”

         明月转过头来。

         黎叙笑,“没事。”

         “我本来也没事。”

         “嗯。”

         明月坐了一会儿。

         她看着黎叙。黎叙从前面拿出一瓶水喝,喝得极慢,目视前方,像是在沉思。

         明月突然开口,“我会不会坐牢?”

         黎叙的手顿了一下,看她。

         前面开车的燕子也在看她,“怎么了?你犯什么事儿了?”

         “穆秀婷跳下去之前,我说,你怎么自己不去死。”

         “……”

         黎叙皱了眉,水也没心情喝了,“你怎么跟警察说的?”

         “当然没有。”明月低下头去。

         黎叙松了口气。“那就什么都别说。”

         明月想了一下,又说,“但我觉得,应该跟我没什么关系。”

         “?”

         “她怀了陶安然孩子,陶安然不准她要,让她去打掉。”

         明月觉得她应该是绝望到了崩溃的地步了。

         说完后,眨了眨眼睛,补充,“之前她那孩子六个多月了,就是为了想和陶安然在一起,才不要的。”

         “人渣。”黎叙淡淡吭声。

         “哪一个?”

         “两个。”

         “……,嗯。”

         明月也认同这说法。

         那照黎叙这意思,穆秀婷就算是死,也是死不足惜。

         她毕竟背负着几条人命,明月母亲的,她之前那个孩子的,以及她现在肚子里那孩子的。

         真是难以想象,一个女人,怎么能那么狠心。

         明月一想到那个六个多月的孩子,心口就窒息。要当妈妈的人,在这些事情上就会敏感一点,感性一点。

         “先不回家。”明月对黎叙说。

         黎叙温和的目光落在她脸上,她笑了一下,“我还没做产检。”

         黎叙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明天再去。”

         “但车还停在医院。”

         “一会儿叫人开走。”

         “哦。”

         黎叙又把明月拉进怀里,下巴搁在她头顶暗暗叹息,“一个连命都不要的人,万一当时,她拉着一起跳下去了,我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怎样。”

         明月心里狠狠揪着疼。她想,大总裁是真的很爱她,很离不开她。

         那么,她又何必再对那些事情耿耿于怀呢?

         过去的已经过去了,重要的是现在和以后,如今,只有好好的把孩子生下来,孩子健健康康,大人平平安安,才是对大总裁最好的回报。

         明月不介意燕子还在,够着脖子,亲了大总裁的下巴。

         燕子在前面看到,弯了嘴唇笑起来。小七和黎叙感情好,她也很开心。

         ****************

         燕子是第二天下午回的明家。

         陪明月产检完,奶奶就打电话来了,说让她回家帮着置办年货。

         车子开在路上,明月坐在副驾位,燕子一挂电话,明月就对她说,“不如你先回吧,我自己可以开车。”

         “那哪儿行!”

         燕子可不要她开车,不想她劳累。

         大总裁说了的,让明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就是最好。

         明月只想笑。

         明月拿手撑着额头,笑着看开车的燕子,拿手戳她,“黎叙有病,你也跟着有病?”

         燕子不理她,哼了一声。

         明月叹气,“我真的没事,怀个孕而已,又不是断手断脚,你们搞得我像病床上的病人,我很不爽。”

         车子停在十字路口,等红灯。

         燕子看她认真的,便问,“你确定自己回去?”

         这会儿到环岛路,确实也近,都行了一半了,最多十分钟就能到。

         明月懒洋洋的眨了下眼,点头。

         于是等到红灯过了,燕子便把车子停在一个临时停车点。

         两个人同时下车,明月上了驾驶位。

         “好好儿开车,开慢点。”燕子走的时候没忘了叮嘱。

         “知道了。”

         明月看着燕子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车,等那车开走,明月自己才开车走。

         突然觉得有点口渴,前面有一家便利店。

         明月把车开过去停好,然后下车买水喝。

         便利店很小,前前后后也就四五排的置物架。

         明月推门进去,一眼就看见倚着墙在那儿喝红牛,目视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陶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