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九章 勾心斗角的宫廷大戏
        明泽还是保持那个吊儿郎当的痞样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明博点名的时候他打了个哈欠,“老大你安排了就好了,不用问我意见。”

         明博点点头。

         事情就算这么定下来了,轮流照看明子高。

         明泽看似在看报纸,实则在他大哥脸上扫了一眼:明博估计也是担心陶淑媛趁机弄死他老子,才会这样安排撄。

         想想真是唏嘘,整个一出勾心斗角的宫廷大戏。

         **

         凌晨三点,明月和黎叙回家。

         明月又累又困,却怎么都睡不着,到家之后趴在黎叙怀里,一直睁着眼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偿。

         黎叙下巴抵着她的额头,身体硬邦邦的,男性荷尔蒙的气息包围了她。明月知道他今晚想做,自己状态不好,估计也不能让他尽兴,便对他说,“sorry。”

         男人温柔性/感的嗓音在她上方响起,“sorry什么?”

         明月瘪瘪嘴,抱得他更紧了些,“就是sorry啰。”

         黎叙唇角勾起一抹宠溺笑意,吻她的发顶,“小傻子。”

         在黎叙缓缓阖上眼帘就要睡着的时候,明月突然叫他,“大总裁。”

         “嗯?”黎叙眼睛睁开。

         “我不知道我爸爸什么时候才会醒过来。”

         明月顿了顿。

         她知道黎叙在等她下句,也许,她的下句话对他来说会比较残忍,但这种时候她还是会说。

         “我妈妈走得早,在我结婚的时候,我跪下来也只能给我爸爸敬茶,但是即便只有爸爸,我也想在我结婚那天给他敬茶——他现在在医院里,如果我现在结婚,他就喝不到我敬的茶了……”

         明月说着,声音开始哽咽。

         黎叙把按在胸膛里,吻着她,哄着她,“他一定会喝到。”

         “阿叙。”明月郑重的叫他名字。

         在黎叙应了她之后,她说,“我很抱歉,我答应你毕业就结婚这件事可能要延后了。”

         “我知道。”

         黑夜里,男人温暖的声音,和这黑暗里他那双明亮的眼睛一起落在明月的心尖子上,明月忍不住凑上去深吻住他,和他唇舌纠缠。

         她翻身压在他身上,粉色的唇抵着他的,她对他说,“我是你的。”

         **

         陶淑媛在医院门口上了明家的车,但车子开到半路,她看见陶安然那辆奔驰停在路边,便让司机停车。

         “老赵,我还有一点工作上的事情要和安然商量一下,你把我送到这里就好。”

         老赵走后,陶淑媛上了陶安然的车。

         陶安然是在这里等她,她心里清楚。

         “大姐,明子高怎么会突然哮喘发作摔下楼?”

         陶安然手里夹了根烟,眉心紧蹙,眼神复杂的看着陶淑媛。

         陶淑媛对着车镜捋了捋自己的头发,回头看他一眼,“我哪知道,他以前又不是没发作过,这不是很正常吗?”

         “很正常?”

         陶安然笑了两声。很显然,他不是很相信他姐。

         陶淑媛也懒得在这个事情上打转,她咳咳两声,眼睛盯着车镜里的自己,却在对陶安然说,“送我去曹志洲那儿。”

         陶安然摁着眉心,很是无语,“都这种时候了……”

         陶淑媛立马转头瞪他,“让你送你就送,哪儿来那么多意见?”

         “……”

         陶安然扔掉烟头启动车子,恨铁不成钢的点点头,“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