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1章 黎叙鼓励明月,生孩子慢慢来,看缘分的
        黎叙把车子开进了车库,明月在发呆,一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到家了。

         黎叙先下车去,绕过来给她开车门。

         最近明月精神不大好,总惦记公司的事,大哥和贺澜希去澳洲之后,她在工作上比以前更上心了,生怕自己做得不好。

         黎叙觉得她压力有点大了,上个月才过了二十三岁的生日,别把自己弄得像老了十岁。

         黎叙还是喜欢之前那个无忧无虑,想到什么说什么的明月,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把自己搞得压力那么大撄。

         男人出去赚钱养家,女人只需要负责貌美如花就够了。

         黎叙开了车门,手伸过去牵明月下车偿。

         明月有点儿不好意思了,笑着叫了一声老公。

         刚从车上下来,就抱住了他。

         “老公,好几天没有那个了,今晚满足一下你吧。”明月说。

         黎叙搂着她,下巴搁她头顶,听了这话之后笑了笑,“难得你还记着。”

         “之前你出差嘛……”

         “那我出差回来那天晚上找你,你让我滚回自己房间是怎么回事?”

         “别找我算账了,今晚好好满足你。”

         明月在黎叙脸上亲了一口,然后放开他笑着跑回了屋里。

         黎叙站在原地站了站,伸手摸了下被明月亲过的地方,眼睛的柔情又多了几分。

         明月进了屋,在玄关处看到婆婆的鞋子,回头叫黎叙。黎叙跟过来,她对他说,“妈妈来了。”

         今晚年锦瑶过来给他们两个做饭,年锦瑶一直等着抱孙子,都结婚这么久了明月那肚子还一点反应都没有,而且结婚前两个人就住在一起的,到这时候还没弄出孩子来,不知道是明月身体虚,还是她儿子身体虚。

         但是看黎叙那体魄,也不像虚的,那就是明月身体不大好?

         年锦瑶每个星期都有几天要过来给这小夫妻俩做几顿饭,炖点药膳什么的,想要给他俩补一补。

         而且吃饭的时候年锦瑶说话说得很直白,常常弄得明月面红耳赤有点儿挂不住。

         今晚也同样,晚饭时间,明月她婆婆又在说生孩子的事了。

         “虽然你们俩都很忙,但生孩子就需要几分钟的时间,你俩是不是没认真啊?”

         黎叙听了还好,反正都习惯了,她妈就是这么的没底线。但明月受不了,低着头吃饭,只觉得大脑缺氧。

         黎叙给明月夹菜,淡定的应付他妈,“我都不急你急什么,明月她这才几岁,说不定不要孩子比要孩子好,你看她自己就还是个孩子。”

         年锦瑶冷冷嗤笑一声,翻白眼,“笑话,我生你的时候年纪更小咧,那时候我才二十出头吧……”

         “这都什么年代了!”

         黎叙放下筷子,语气已经不大好了,眉头紧锁看着他妈,“她结婚都算是早的了,晚点要孩子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她最近公司那么多事都够累的了,你还要在这里给她施加压力。”

         哎呦哎呦,这是她亲生儿子吗,结了婚,有了老婆就忘了娘了,就知道护着他老婆!

         年锦瑶嘴角抽抽,心里吃着明月的醋,但还是拿筷子给明月夹菜,叹气道,“小七年纪是小,可你马上就三十三了,妈这不是为你好么。”

         明月嘴里嚼着菜,听婆婆这么一说,这才想到,是哦,黎叙都三十几岁了,其他男人到他这年纪孩子都可以打酱油了呢。

         于是明月突然就鼓起勇气,抬头看婆婆,“妈妈,您放好好了,我们俩会努力要孩子的。”

         年锦瑶看着明月。

         年锦瑶一时沉默。

         还是觉得这孩子很懂事,虽然是娇生惯养长大的,但身上一点儿毛病都没有,对人也和善有礼貌,有家教。

         年锦瑶挺心疼儿媳妇儿的,明月爸妈都没有了,只有公公婆婆,年锦瑶觉得她和老公得多多爱护明月,让她觉得就算自己的爸妈不在了,公公婆婆也可以把她当亲生女儿。

         年锦瑶给明月盛了一碗鸡汤推到明月面前,明月笑着说谢谢。

         明月拿起勺子,喝了好几口汤,然后对婆婆说,“妈妈炖的汤就是好喝,一会儿我再喝一碗。”

         这一声“妈妈”喊得脆生生的,直接喊得年锦瑶心都融化了。

         年锦瑶握住明月的手,叫她,“小七啊,婆婆和公公,都把你当成自己女儿呢,有我们在,我们就是你的家人,知道没有?”

         明月眼睛红红的,反手握住婆婆,重重点头,“嗯。”

         黎叙脸上还是没什么表情,不过看到母亲和老婆感情挺好,他心情也蛮好。

         “妈妈,等我怀孕了,我就搬回家住吧。”明月说的,是黎叙家老宅子。

         “你要是愿意,那当然好啦。”

         年锦瑶笑呵呵的,又给明月盛汤,一边说,“家里房子那么宽敞,你们就是生十个八个都住得下。阿樱以后也是要结婚的,女孩子嫁了人,也都去跟老公住了,要不就住在婆家,阿樱肯定不会回家住。”

         话是这么说,就算阿樱没结婚,一年到头也懒得回一次家。

         明月望着婆婆笑笑,又开始喝第二碗汤。

         鸡汤好油的,明月强撑着喝了下去。黎叙看着就皱眉,这孩子以前哪能喝这么油腻的汤,现在在这儿讨她婆婆欢心。

         八点多,年锦瑶出去打车回黎家。

         临走前跟明月说了关于怀孕的一些事,说得明月一张脸红得像番茄。

         哎,有个说话耿直的婆婆,这感觉实在是……

         黎叙吃完饭在楼下抽了根烟就上楼忙自己的事情去了,明月经过书房,看到他正站在书架前,背对着门口正在找什么东西。

         明月软软的靠在门框上,看着他的背影。

         黎叙不管是在外面西装革履的样子,还是在家穿着居家服的样子,都是很帅的,年纪虽然稍微大了点儿,但丝毫没有影响到他的颜值,明月觉得这男人是个极品。

         明月有点累了,打了个哈欠。

         黎叙听到,手里还拿着什么资料,转了身看着她。

         “你会很忙吗?”明月问。

         “不会。很快就好。”

         黎叙手里夹着烟,说话时抽了一口。明月见他随时都是烟不离手的样子,不由得皱了皱眉,这样对身体真的不好。

         但男人也有男人的烦恼和压力,抽个烟减减压,也比出去嫖好呀。

         明月走进屋去,走到他身后,脸贴在他背上,双手环在他腰上。

         黎叙在查去年投资的一个项目的数据,查完就可以休息了,但这会儿明月在这儿,有点扰乱军心,让他没法专注。

         “你先去洗澡。”

         黎叙低头看资料,拿烟那只手伸到后面去,拍拍明月的屁股。

         “我不,我就要在这里。”

         说话间,明月两只小手来到黎叙的裤腰边上,“你忙你的,我又不需要你陪我聊天。”

         “……”

         明月的手都没怎么考虑一下就直接拉掉他的裤袋,然后伸进去。

         毛茸茸的。

         明月趴在他背上,简直是一点儿女孩的矜持都没有了,肆无忌惮的摸他。

         感受着他的变化。

         黎叙整个人都是绷紧的。

         还得装作不受影响的继续查资料。

         明月额头抵着他的背心正中间那根背脊骨,隔着衣服亲了亲他,“老公,你说那些片子里的男/优,估计身材还没你好是不?”

         黎叙没好气的,冷冷道,“你经常看?”

         “那倒没有,就看过几次。”

         明月挺老实的。以前在学校宿舍,住一起的四个女生,沈清溪,杨舟,她,还有明燕,说单纯是真的单纯,但是再单纯也阻止不了青春期对某些事情的好奇。

         杨舟是系纪检部的干事,查男生寝室的时候收缴了不少那种东西,杨舟中饱私囊,拿了好多回寝室,作为自家姐妹儿的福利。

         四个小女生把门窗关得紧紧的,挤在一起目不转睛看mao片那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看完日本的看韩国的,然后又是欧美的。

         最后几个人作总结:咳咳,有点恶心。

         虽然恶心,但还是看过好几遍吧……

         现在明月和黎叙说起,以前不觉得难为情,现在倒有点儿了。

         明月手里那东西变化越来越大,明月收回了手,把裤子给黎叙拉好。

         “那我先去洗澡了,你快点。”

         说好要给他的,但实在是困,明月就怕自己睡了被他弄醒。

         黎叙看着明月打着哈欠离开,良久,又转身继续看资料。

         **

         浴室里,明月一边洗澡,一边惦记敏乐那边的事。

         明月还是挺担心敏乐的,就怕被曹志洲发现敏乐是无间道。

         敏乐说,这几天一定想办法查到曹志洲和陶淑媛平时偷晴的地方,查到了再和明月联系。

         明月冲干净身上的泡沫,拿了块浴巾把自己裹起来。

         走到盥洗台前,现在脸上涂了润肤露,再出去穿上吊带睡裙。

         虽然是大冬天,但屋子里开足了暖气,明月就是什么都不穿也不会觉得冷。

         一会儿还要那个,只会热吧。

         黎叙还没过来,明月真的困了。

         又不想让他扫兴,只得趴在床上刷微信等他。

         燕子给她发过来几条信息,明月这才看到。

         “几个月没去家同少爷那边了,也不知道他最近怎么样,宠物医院人手够么,他忙得过来么,哎,我就是放不下他。”

         “最近叶娴姿的新闻好多,记者采访的时候她都说自己是单身,什么意思嘛,为什么不承认她有男人了?她到底把家同少爷当成什么了!”

         明月看完,心里一阵叹息。

         她家燕子就是单纯善良,到现在还在关心顾家同,虽然那次撞见顾家同和叶娴姿在一起之后她就搬回明家住了,但对顾家同的思念只多不少。

         明月觉得燕子太死心眼了。

         明月觉得奶奶该找个靠谱男青年让燕子相亲去。

         实在不行,三哥也蛮好的啊,虽然当警察穷了点,但踏踏实实还是有晋升的机会,养老婆孩子没问题的。

         要拯救燕子,看来只能让她从一段恋情出来,赶快投入到另一段感情中去。

         “小七,你在吗,你怎么不理我

         燕子很脆弱,连最亲密的小七都不理她了,她真的不知道要跟谁诉说。

         明月赶紧回她,“一会儿我要跟老公造人啦。”

         “你看你,虐单身狗!”

         “……”

         明月想想,也是。顿了顿,她又回,“主要是我婆婆总想要抱孙子啊。”

         燕子发来一个流泪的表情,然后说,“其实我也好想你赶紧怀孕哦,小七你生的小孩一定很漂亮,哈哈,光想想就觉得好开心。”

         明月莞尔,回她一个么么哒。

         门外有了脚步声,是黎叙来了。

         明月最后回了一句:好了,晚安,你也早点睡。

         **

         黎叙慢条斯理从书房过来,单手插袋,一只手夹着烟,推开半掩着的门,一眼就看见趴在床上玩手机的明月。

         明月洗过了澡,屋子里还飘着沐浴露的香味。

         明月穿着那么短那么薄的睡裙,臀撅着,两条细腿翘着,黎叙从门口进来,走得越近看得越清楚,睡裙底下什么都没有。

         私密处清晰可见,那地方很神秘,在黎叙眼中也很可爱。

         黎叙走过坐下,在她臀上拍了一掌,“穿成这样,等着被我弄?”

         男人免不了嘴上粗俗,明月回头瞪他,“好好说话。”

         黎叙勾唇一笑,凑上去亲她的嘴,“想老公没有?”

         明月眨了下眼,点点头,“嗯。”

         这段时间确实很少做这种事,每天回家吃晚饭就各自忙自己的事情,一个在书房,一个在卧室,冯姨在楼下看电视,各不打扰。

         有时候黎叙忙得比较晚,有时候明月忙得比较晚,通常睡觉的时候都十一二点了,黎叙心疼自己老婆,不想她那么累,就没碰她。

         偶尔也会求欢,但明月要是没那个意思,他就不勉强。

         今天是明月主动提出来的,黎叙心里高兴。

         黎叙去洗澡,也顺便刮了胡子。

         有时候忘了刮胡子,胡渣扎着明月,明月会不舒服。

         黎叙很快洗漱完从浴室出来,明月回头看他,见他什么都没穿,人鱼线下方,胯中间,是那么的性/感。

         “老公快来。”

         明月把手机扔到了一边去,乖乖的等着被宠幸。

         黎叙走到床头,将屋里的灯关掉一半,原本光亮的屋子里一时间暗了不少。

         这样的光线里,让人更觉暧/昧旖/旎。

         黎叙坐下来,大手抚了抚明月的脸蛋儿,跟着凑过来在她嘴边亲了一下,之后就绵密的吻在了一些。

         “像刚才那样趴着。”

         黎叙一手搂着明月的脖子,一手将她的身子翻转过去,明月配合的嗯了一声,双肘支在了枕头上。

         感受到来自男人身体里重重的力量,那力量是野性的,也是缠绵的。

         热热的呼吸打在明月的后颈,那力道又实在是狠,明月呜咽一声,把脸埋进了枕头。

         **

         窗外月色正浓。

         屋里没有拉窗帘,宽大的落地窗上,是床上那两道起伏交叠的躯体。

         黎叙和明月耳鬓厮磨说着让人脸红的情话,明月一到这种时候智商就不够用了,没有自我,被他牵着走,他让干什么干什么。

         一个小时后,明月在床上缩成一团,身上搭着被子,而满足过后的男人则在一旁靠着床头抽烟。

         床单又脏了,明天早上冯姨又得给他俩换。

         明月想想就觉得这张脸都不要了,黎叙总是这么不矜持,哪一次不留个“犯罪现场”的?

         “怀得上就生,怀不上也没事,慢慢来,生孩子跟谈恋爱一样,还是得看缘分。”

         黎叙空着那只手伸过来摸摸明月的脑袋,他跟明月说话,虽然声音被情/欲染得过分沙哑,但他一开口,还是让明月安心。

         明月点点头,望着他温柔的笑,“我会努力的。”

         明月拉着他那只手放在脸边儿,脸很烫,他的手也很温暖,明月喜欢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