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9章 黎叙捏她小脸儿,“想不想老公?”
        夜里十点,明月枕着黎叙的手臂。

         很困了,但总不想闭上眼睛,想多看一会儿他。

         黎叙拉着明月的小手放在唇边亲吻,逗她,“你再这么看我,我会有感觉。”

         明月赶紧收回自己的手,放在了被子里面。

         “老公,那人真的会去自首吗,我心里特别不踏实,总觉得,中间还会生什么枝节……”

         “别想太多。”偿

         黎叙俯身亲吻明月的额头,深黑的眼眸专注的望着明月,眼里都是温柔,“乖乖睡觉,有老公在,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

         明月点头,再次从被子里伸出双手,搂住了黎叙的脖子。

         额头抵着他,明月小声的说,“老公,好多天没有跟你亲亲了,你想不想我?”

         黎叙笑,捏她的小脸儿,“你想不想老公?”

         明月咬了咬下唇,嗯了一声,“三个月后就可以了,是不是?”

         “宝贝很想?”

         “我是怕你难受。”

         明月搂着黎叙,四目相对,没忍住亲亲他的鼻子,又亲亲他的脸,然后是额头,下巴,最后四片唇贴在了一起。

         黎叙将明月拥在怀里的时候,真是有那个本事是会把她血肉都揉进自己身体离去的,明月能感觉到他身体深处的力量,有一种吸力,像吸铁石一般吸住了她。

         “乖,早点睡,不然明天该没精神了。”

         明月怀着孩子,白天要工作,精神状态一定要好,就得睡得好。

         黎叙关了床头灯,屋里暗下来,在明月睡着之后,他才起身,下楼去喝水。

         明月像个傻孩子,怀孕之后特别依赖他,每天晚上他有工作没做完,她都要拉着他的手,她睡着了之后黎叙再去工作。

         黎叙很爱她,别说把时间给她,就是把自己整个人整条命给她,他也甘愿。

         ****

         今晚冯姨看电视剧大结局,都这么晚了还没睡,黎叙下楼去的时候,看见她正托着腮盯着电视看得津津有味。

         黎叙边笑边下楼,喊她,“冯姨你看什么这么起劲?”

         “太阳的后裔哈哈哈,宋仲基好帅喔!”

         “……”

         黎叙无语极了,现在的老太太都喜欢追个星什么的,上次也是有个韩国男明星到国内开演唱会,冯姨跟他妈两个人跑来找他要演唱会贵宾区的票,说是能看得更清楚些。

         暂时明月还没这么白痴,不知道过几年之后智商会不会退化。

         冯姨看黎叙站在饮水机前若有所思的样子,电视剧也不看了,起身朝他走过去。

         “阿叙。”冯姨叫他。

         “嗯?”

         黎叙抬头看着冯姨,望着冯姨笑。

         冯姨觉得,阿叙这段时间性情变了不少,家里有了小乖以后,他变得更容易说话,也更好商量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一个男人在很爱很爱一个女人的时候,都会变成这样,那双原本老练世故的眼睛里,最多的,已经只剩下温柔。

         “阿叙啊,冯姨知道你是有分寸的人,所以一直没跟你说这事儿。”

         “冯姨你说。”

         “就是你看啊,小乖现在怀着孩子,你也知道,你的孩子你爸妈爷爷都很重视的,但现在小乖经常会因为他们家那些个事情……”

         冯姨说到这里,黎叙放下手里杯子,拍拍她的肩膀道,“放心吧冯姨,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我就怕小乖遇到个什么事就情绪激动,哎,孕妇不能经常激动的。”

         “事情总会有个了结。到时候所有事情结束,明博回国接手公司,我就让她什么都别管了,好好待在家里待产。”

         “这就最好了。”

         冯姨听黎叙这么一说,倒是暂时松了口气。

         黎叙就跟她自己儿子一样,现在他马上要当爸爸了,明明是一桩好事,冯姨不想中间生出什么事端。

         冯姨要回客厅看电视了,黎叙叫住她。

         “嗳?还有事啊?”

         “冯姨,谢谢你。”

         “……”

         冯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眨眨眼,“你谢我干什么呀?”

         黎叙笑,伸手握住冯姨那长满老茧的手,“谢谢你,拿她当自己女儿。”

         冯姨一听就明白了,这是在说小乖呢。

         冯姨望着黎叙慈爱的一笑,“肯定啊,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孩子。”

         ****

         明月最近睡着总会突然醒来,旁边没人,她就会下床去找黎叙。

         今晚黎叙没在书房,那就是在楼下了。

         明月走到楼梯口,看见楼下灯火通明,同时也听见黎叙和冯姨的谈话。

         当她听见冯姨说“你们两个,都是我的孩子”的时候,她明明是高兴的笑着,却不争气的撇撇嘴,眼泪落了下来。

         明月觉得自己很幸福,很幸运,虽然爸妈不在了,但是,依旧还有那么多人在爱着她。

         *****

         医院,妇产科病房。

         穆秀婷在医院住了一天,精神好很多了。

         吴岩买了粥回来喂她吃,穆秀婷给他推开了,不愿吃。

         吴岩有点泄气,“老婆你这是怎么回事嘛,你不吃东西,宝宝怎么长得大?”

         穆秀婷一张脸没什么温度,淡淡的说,“长不大不生了呗。”

         “瞧你又说傻话呢。”?吴岩坐在床上,将穆秀婷抱在怀里,亲亲她的额头,“老婆你这样不爱惜自己,老公怎么放心得下你一个人……”

         穆秀婷听着这话意识到什么不对劲,一把推开他,“吴岩你什么意思?”

         吴岩低头,叹了口气,过了很久才说,“我打算去自首,把所有事情都跟警方招了。”

         “……”

         犹如当头一棒,穆秀婷不可置信的看着这窝囊废。

         吴岩摇摇头,一脸苦涩,“是我鬼迷心窍,要是我当年不去干那事儿,没拿到那一笔钱,我也不会去赌,是我不好,是我没资格做你丈夫……”

         吴岩说着就哭起来,在穆秀婷眼里,这个男人是她见过最low最低能的。

         穆秀婷心思过人,盯着吴岩看了好半晌,这才温柔开口,“老公,你真的这么打算了?”

         “嗯,我跟人达成了交易,我去自首,到时候他会给你一大笔钱,让你和孩子衣食无忧。”

         “是昨天在停车场救我们那一男一女。”

         “对,就是他们。”

         穆秀婷皱起眉头,心下几分了然。

         吴岩见她像是在思考什么,凑过去叫她,“老婆?”

         穆秀婷这才抬起头,望着他嫣然一笑,“老公,我昨晚没换衣服,浑身不舒服,你现在回去给我拿些衣服到医院来,好吗?”

         “好,好,我马上就去。”

         吴岩走后,穆秀婷立马从拿出手机,将一串熟悉的号码拨了过去。

         响了很久,那头才接起。

         等待的这十几秒的时间,穆秀婷内心有挣扎,又忐忑,也有一个女人在即将跟自己喜欢的男人说话前的激动。

         “安然,是我。”

         穆秀婷和陶安然说话,带着爱慕,永远都是那么的卑微,低到了尘埃里。

         “不是说了没事别打给我吗?”

         “我这边出了点事,需要马上跟你见个面。”

         “我很忙。”

         “等一下。”

         他立马就要挂电话,穆秀婷极快的叫住了他。

         穆秀婷知道,他对她永远没有耐性,穆秀婷也知道,他心里早有心仪的女孩儿,但那又如何,在这场绝望的爱恋里,她泥足深陷,早已没了回头路。

         “吴岩要去自首了。”

         “什么?”

         “安然,我说吴岩可能要去自首了。”

         电话那端大概沉默了半分钟,半分钟后,陶安然对她说,“半个小时后见。”

         *****

         明月觉得今天陶安然有点反常。

         以往,每一次在电梯里碰见了,他要不是一番调/戏,就是一番作弄,分分钟让她不好过。

         但今天他没有,甚至进电梯看见明月在,他连个招呼都没打。

         明月自然是不会主动叫他的。

         下午茶时间,明月要去对面加个餐,吃个午点什么的,怕饿到了肚子里的宝宝。她在一楼出了电梯,陶安然则去的负一楼,去拿车。

         陶安然开车从明氏出来,直接去了区妇幼保健院。

         陶淑媛不省事,穆秀婷那边也不省事。他心里很烦,接了电话之后眉心就皱成了一个川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