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42 142明月压低声音:“隔壁就是你爸妈”
        拍卖会散了。

         黎叙花2000万拍得一个古董胸针,和明月隔空相望,一个眼神就能让明月意会。那胸针是她的了。

         男人的宠爱无处不在,明月觉得自己上辈子是拯救了银河系。

         这一晚明月没有和黎叙同行。

         明月和明博一起离开,叶娴姿和黎叙同来同走偿。

         明月在回家的路上想到黎叙说明晚去他家见父母的事,心里是很开心的。

         明博看了她一眼,这孩子有一颗待嫁的心呐撄。

         城市的另一端,黑色宾利在一座高档小区外面停下。

         叶娴姿下了车了,弯腰同车里的黎叙道谢。

         这一行不容易,大多数女明星都有金主的。这种情况下,黎叙送叶娴姿回来,若是他开口说要留下过夜,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一路上叶娴姿都很紧张。

         这个女人属于拿了金主的钱不想办事的那一种,她并不想跟黎叙上/床。

         叶娴姿一路走来各种投机,好多富商花了钱却不知道那肉是什么味儿,她很清楚,总有一天她会阴沟里翻船。

         叶娴姿看着黑色宾利开走,换换转身往里走,边走边从手拿包里摸出烟盒,给自己点了根烟。

         自幼的贫穷练就了她一身无坚不摧的本事,她只想活得漂亮,并且在这个功利的世界,世故一点是没错的。

         走到楼下,烟抽得差不多了。

         叶娴姿在垃圾桶前驻足许久,似是想了一阵,然后进了楼里,电梯按到了负一楼,她要去拿车。

         她回晋城一个星期有多了,到现在还没有去见过顾家同。

         就像真的分手了一样,彼此没有联系,她不去找他,他就当她不存在了。

         叶娴姿有时候是恨顾家同的。

         叶娴姿不想和顾家同一起过苦日子,她是影后,就该配豪门。

         顾家同是个死脑筋,他怎么就那么大情怀要去给宠物当医生?

         **

         明燕在大堂扫地,一会儿准备关门了。

         顾家同拿着烟站在柜台里面看今天的单子,眉目间有些疲惫。

         明燕回头看了一眼顾家同。

         明燕从小就家同少爷家同少爷的喊,喜欢他,跟随他,顾家同对明燕而言,好似一束追光。

         门口突然停下一辆保时捷911。

         明燕抬头看过去。

         顾家同也抬头看过去。

         叶娴姿从车上下来,身着晚礼服,还是那么的不可一世,她朝里面走过来。

         明燕怔了怔,看向顾家同。

         顾家同只是一脸淡然,在叶娴姿进来之前对明燕说,“不用打扫了,你去买宵夜好了。”

         明燕乖巧的点点头,“哦。”

         明燕从叶娴姿身旁走过,叶娴姿目不斜视,她只盯着顾家同,仿佛叶娴姿是一抹空气。

         明燕心里慌了。

         大明星啊。

         她来找家同少爷,她是家同少爷的什么人呢?

         明燕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叶娴姿手里拎着个麦昆的手拿包,她那一身,加上礼服和高跟鞋,少说也要上百万吧。

         顾家同走出来,闲闲的倚着柜台,不咸不淡的朝她抬头,“拍完戏回来了?”

         “顾家同……”

         “我来猜猜你要跟我说什么啊,”

         顾家同摸了摸鼻子,笑到,“这破宠物医院结束营业,滚回公司去是吗?”

         叶娴姿恨铁不成钢的瞪着他。

         顾家同无奈的笑了一声,“你还是不了解我,我对金钱地位的***没那么大。”

         公司只有一个。

         顾家勤和顾家凯明争暗斗他看得心都累,他永远不会有想要搅和进去的念头。

         顾家同低头点了根烟,眯眼淡淡吐出烟圈,“你可能还是适合黎氏大总裁那样的人物。”

         之后两人是长时间的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这宽敞却显得那么狭窄想空间里,叶娴姿盯着顾家同一动不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娴姿走上去拥住顾家同,“我怎么会喜欢别人,你不知道吗?”

         屋外传来“啪”的一声响,顾家同抬起头,便看见明燕双眼通红的站在那里。

         装着牛肉炒河粉的盒子落在了地上,显得那么可笑。

         那是他爱吃的东西。

         明燕哭着转身,背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幕中。

         **

         明家别墅。

         明月的房间里,两个姑娘躺在一起。

         燕子还在哭,哭得明月心都碎了。

         她早就该告诉燕子顾家同心有所属的,之前一直不忍心打击燕子,现在可好,抓个正着,燕子这下可伤心了。

         “她一个大明星,我怎么跟她争?”

         燕子抱着枕头呜呜的哭,眼泪把枕头都弄湿了。

         明月拍拍她的背,嘴上在安慰,实际却并不懂怎么安慰。

         不知道过了多久,燕子抱着明月沉沉睡去,脸上还挂着泪。

         半夜,明月起床打给顾家同。

         这么晚了,明月知道他已经睡了,但还是没忍住打给他。

         “燕子喜欢你,你又不是不知道。她那么小心的喜欢你,她本来就是自卑的,你不但不跟她说清楚,你还在她面前跟女人亲热!”

         明月教训起人来不含糊。

         顾家同那边很安静,但明月总是觉得哪里怪怪的。

         顾家同和她说话,嗓子带着一点哑,“燕子是个好姑娘,但我一直拿她当妹妹疼的。”

         “顾家同,你跟那姓叶的睡了?”

         “……”

         “她睡你床上呢现在?”

         “明月。”

         那头响起一道女声,那声音明月今晚才听过,是姓叶的没错了。

         叶娴姿从顾家同手里拿过手机,对明月说,“你才告诉我你哥有多爱我,我来证明一下。”

         “不要脸!”

         明月恼得一下挂了电话。

         顾家同那个犯贱的,叶娴姿拿他当什么了,解决生理需要的工具嗯?

         明月带着愤愤不满睡去,整晚搂着受伤的燕子。

         第二天一早,明家宅子发生了大事。

         老太太随时戴在身上的价值连城的玉镯子不见了,别墅搜了个底朝天,最后在阿莱的密码箱里找到。

         阿莱被拉到明振中和傅念慈跟前,观看三堂会审的还有明博夫妇和明月,明燕,陶淑媛,以及明家上下所有的佣人,司机。

         阿莱是无力为自己辩护,毕竟不是人栽赃,就是她自己拿的。

         一大早起来打扫客厅,老太太常坐的那个位置,老太太常戴的玉镯掉在那里,人都是见钱眼开的,况且是价值几百万的东西呢。

         阿莱本打算拿了镯子去换掉钱就回老家,不想再帮着陶淑媛干缺德事了,哪知道呢,是贪婪害了她,搞不好还要因为盗窃罪坐牢!

         燕子一直都是一脸懵逼样,不知道莱姨怎么会拿奶奶的镯子呢,那镯子可是奶奶七十大寿的时候爷爷送给奶奶的呢,是奶奶最喜欢的东西了。

         明月跟对面闲闲坐着的明博对视一眼,心头明了。

         陶淑媛见这阵势,在心头一声冷笑:行啊,现在你们明家是一致对外,要把我的人都弄走对吗。

         陶淑媛这才明白,原来这一家老小,早就知道阿莱是她的眼线了。

         明月低了头,心里叹气。

         奶奶也不跟她商量,就这么沉不住气。

         陶淑媛怕是已经意识到他们早就对阿莱起疑,也就是说,陶淑媛已经知道那一家子一直都在演戏。

         明月猜的没错。

         陶淑媛想起那一晚在楼上陶安然对她说,明月是不是和黎叙真的分手还不一定……陶淑媛在心里暗骂,明月你个小贱人,差点真的上你的当了。

         三堂会审不过十几分钟,这么短的时间里,陶淑媛已经把事情分析得差不多了。

         最后老太太念及阿莱在明家这么多年,没把她送给警察,给她结了薪水,让她离开明家。

         阿莱拿着行李一离开明家,就接到陶淑媛的电话。

         “夫人……”阿莱仿佛看到一丝希望,盼着陶淑媛还能给她安排一份好差事。

         可陶淑媛张嘴就骂,“你个贪得无厌的贱人,现在好了,被那一家人耍得团团转你开心了?”

         阿莱泪,“夫人啊,是我该死,是我贪财……”

         陶淑媛狠狠骂了一句,“你去死吧!”

         阿莱拎着行李站在路边,已经走投无路。

         她万般懊悔,到底还是陶淑媛把她害成这样,她咬紧牙关攥拳在心里发狠誓,总有一天她要连本带利讨回来!

         黎叙是十点钟从环岛路开车出来接明月的,今天要带她回黎家陪父母吃饭。

         可能晚上就在家里住了,正好也和她一起过个周末。

         车子经过一家药店,黎叙停车,下去买了一盒避孕套。

         虽然他实在不喜欢那玩意,勒得他不舒服,但这个时候的确不是该要孩子的时候。

         买了也当是准备着,大多时候还是没有用的。

         明月知道他不喜欢,也不逼着他用,他小心点就是了。

         男人不让女人怀孕,除了避孕套,还有其他方法,比如……

         黎叙想到就笑了一下。

         他记得每次拿纸给明月擦的时候那孩子都一脸嫌弃,说什么,你有种憋回肚子里去呀。

         车子停在离明月家不远处,明月步行十分钟就到了。

         明月上车,叫了声老公。

         黎叙摸摸她的后脑勺,真乖。

         就在黎叙接到明月的时候,陶淑媛也正往曹志洲公寓赶,路上她打给陶安然。

         “安然呐,你说对了,明月她一直在跟你演戏。”

         陶安然人还在新加坡出差中,明氏的海外投资他有负责一部分,这次过来是谈酒店项目合作。

         能听陶淑媛说今天早上发生的事,陶安然一点不意外,只是觉得来得太快了。

         “就让她演着吧。”

         陶安然在那头极其淡定的说了这么一句,陶淑媛霎时就怒了,脚上猛地一踩,声音也跟抬高,“陶安然我警告你,你迟早在明月身上栽跟头。”

         “管好你自己。”

         陶安然不冷不热说了这么句话就撂下了电话,陶淑媛气得牙根咬得磕磕响。

         很快到了曹志洲家。

         男人拿着烟过来开门,陶淑媛跟他撒了个娇,然后跟在他身后进了屋。

         陶淑媛有好几天没过X生活了,空虚得要命,一进屋就缠着曹志洲来了几炮。

         屋里连空气都是黏腻的,陶淑媛趴在曹志洲胸口,把玩着他的胸毛,一脸的餍足。

         “怎么样,有把握应付警方那边吗?”陶淑媛问曹志洲。

         男人完事之后虚脱得要死,闭目养神,抽着事后烟,拍拍陶淑媛的屁股,“放心,我有分寸。”

         眼睛一睁,低头望着女人暧昧一笑,“吃饱没有?没有我们继续?”

         “哎呀你坏死了咯咯咯……”

         “你不就喜欢我坏?”

         **

         明月坐在黎叙车上,讲早上的事情跟黎叙说了一遍。

         黎叙听完直笑。

         明月说奶奶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啊,做什么也不先商量一下,这下好了,如果给那姐弟俩知道她一直在演那就前功尽弃了。

         但明月还不想放弃。

         “无论如何,陶安然想和我结婚是真的。”明月说。

         黎叙看她一眼,冷笑,“你还真是有不怕死精神。”

         到了黎家,家里出来人帮黎叙把车开去车库,黎叙牵着明月进屋。

         以前不喜欢黎叙,明月没觉得见他家长紧张,现在喜欢他了,知道以后是要和他过一辈子的了,反倒紧张起来。

         明月听说过,婆媳关系不好,直接导致婚姻不幸福,明月细细掂量,以后在公公婆婆面前还得懂事点,做个温柔可爱的小公举。

         明月和黎叙一起进屋。

         年锦瑶老早就准备好迎接未来儿媳妇儿了,和黎伟康穿戴整齐站在门口等。

         黎叙推门正要进屋,就听里面他妈在鼓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黎叙:“……”

         明月:“……”

         明月觉得自己以后的日子一定会很有趣,有这么个活宝婆婆,家里无时无刻都不会有低气压吧。

         “来来来,小七,快到阿姨这边来。”

         在明月笑着喊了一声“叔叔阿姨”之后,年锦瑶赶紧伸手去拉她,活像她们两个有多熟。

         “小七阿姨跟你说哦,阿姨可是货真价实美食家哦,以后你嫁给我们阿叙,时常回家可有口福了。”

         “真的吗,那实在是太好了。”

         明月一到就被年锦瑶拉到了厨房,非要明月看着她做菜。

         黎伟康一脸的尴尬。

         这小七好歹也是客人吧,不让客人好好坐着,或者好好参观着,去看她做菜干什么。

         黎叙倒是无所谓,笑着对他爸说,“挺好的啊,明月跟我妈关系好,我跟您才能好。”

         黎叙跟他爸挤眉弄眼,黎伟康立马会意,推了推镜框道,“那倒是。”

         黎松源从楼上下来,“小七到了?”

         “到了。”

         黎叙上前一步,伸手扶着他爷爷。

         黎松源笑得爽朗,推开了大孙子的手,“不用扶,你爷爷好得很。”

         几十年前为明振中挡过一颗子弹,到现在腿里还有钢板,阴雨天就犯疼。

         也值啊,这不为大孙子换来一个他喜欢得要死的老婆么?

         黎松源去厨房门口看明月,慈祥的声音开口喊她,“小七啊……”

         明月在帮忙婆婆洗菜,回头望着爷爷甜甜一笑,“爷爷好。”

         嘴那么甜,黎松源心里那个高兴呐。

         黎叙在不远处站着抽烟,看见明月和家人互动,她就跟万精油似的,逗得他爸妈爷爷笑得合不拢嘴了。

         黎叙转身,单手插袋上了楼去。

         明月见他走了,便问婆婆,“大总裁干嘛不和我们一起聊天?”

         年锦瑶翻了翻白眼,埋汰自己儿子,“那个死面瘫,别管他,他就那么不合群儿。”

         “哦。”

         明月又往那头看了看。

         不仅面瘫,还很高冷。

         这样的人能和床上“宝贝宝贝”叫着求欢的人联系在一起吗?!

         十二点整吃的午餐。

         黎家的人吃饭和明月家里一样,很讲究,汤碗饭碗骨碟什么的分得特别轻,还人人都有一块餐巾搭在腿上。

         不过和黎叙家里人吃饭气氛蛮好的,这就是一家和睦和一家明争暗斗的不同,现在的明家,已经回不到顾瑞华在世时的那么和睦了,除非爸爸醒来,除非明征回来,除非陶淑媛出局……

         明月原本高高兴兴的,一想到这里就有点低落。

         恰好黎叙看到了她的低落。

         吃饭的时候,年锦瑶总顾着给明月夹菜,年锦瑶喜欢媳妇儿长胖一点,胖点的女孩看起来更有福气。

         饭后明月陪未来公公婆婆和爷爷在花园散步。

         黎叙家这个花园,应该是明月见过最气派的了,各种复古风格的亭子,拱桥,一圈走下来,明月觉得自己就是走在苏州的园林里面。

         这里实在漂亮,明月很喜欢。

         “小七要是喜欢,以后常回来就是了。反正阿叙的房间时时都收拾干净的,你俩随时可以回来住。”

         年锦瑶说完,明月红着脸转头看黎叙。

         黎叙拍拍她的肩头,回了母亲,“有时间就回来。”

         黎伟康在一旁说,“年轻人有自己的事,要忙事业,偶尔也要过过二人世界,时间总是不够用。”

         年锦瑶微微皱了皱眉。

         想了想,摇了摇头,“哎,小七的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好期待你们两个结婚哦。”

         明子高不醒,黎家的人也不催二人结婚,这是道义,也是应有的礼节。

         黎松源望着远处叹气,“子高那么好好的一个人,就这么倒下了,想想也真是……”

         明月心里一阵酸涩,黎叙看出她又在惦记她爸爸,冷不防伸出手握住她的手。

         明月一抬眸就撞入他深沉的眼睛,那样的眼神,直叫她安心。

         半个小时后,各自回屋休息。

         明月和黎叙一同回了黎叙的房间,刚进屋,就被男人拦腰抱起,抱到了大床上。

         明月一颗心都悬起来了,眼看着黎叙就要压过来,明月连推带攘,压低声音朝他喊,“隔壁就是你爸妈啊,别碰我……”

         明月知道黎叙他妈最喜欢听门什么的了,那万一一会儿她和黎叙正在那个,他妈站在外面不等于是看现场直播么?

         ---题外话---大家新年快乐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