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8章 天天说累,天天睡觉那么不自觉
        完事之后,明月趴在床上一动不动,两只大眼睛放空的望着窗户外面夜色。

         一直持续到黎叙洗完澡出来,明月才把视线转到他身上。

         黎叙也看了她一眼撄。

         得到满足的男人,看人的眼神也都不一样。他一边系着浴袍带子,一边喊明月,“要不要我给你放水?偿”

         “不用了,我就这么洗洗就行了。”

         明月翻身起来找衣服穿,黎叙已经把她的睡衣递过来了。

         明月红着脸,小声说了句谢谢。

         “今晚还有事没?”明月问黎叙。

         黎叙摇头。

         这几天公司事情不算多,他回家不需要加班。

         大手捏了一把明月的屁股,笑说,“快去洗。”

         明月点点头,进了浴室。

         黎叙点了根烟,抽着走去阳台。

         刚往栏杆边上一站,下意识的就看见栏杆上的烟灰。

         不禁皱了眉。

         他好几天没在这抽烟,烟灰是哪儿来的?

         回头瞧了瞧屋里,心想明月也不抽烟。

         仔细回想了一下,家里的烟总是莫名其妙少了,这事儿他一直犯疑,但家里除了他,也没有别的人抽烟了,谁会拿这东西??蹙眉抖了抖烟灰,又转身往屋里看了一眼。

         明月学会抽烟了??没多久明月从浴室出来,看黎叙站在门口等她,吓了她一跳。

         “你吓到我了。”

         明月从他旁边走过,谁知道他一伸手揽住了她的腰身。

         明月眨眨眼,抬头看他,推了推他的胸口,“我不来了,腰好酸。”

         黎叙抬手捏她的脸蛋儿,指尖带着淡淡烟味,“我们说别的事。”

         “什么事啊?”

         明月笑起来,双手扶在她精壮的腰间。

         黎似笑非笑的看她好半天,终于低沉开口,“明月,我的烟是被你拿了,是不是?”

         “……”

         “你可以不回答,但不能说谎话。”

         黎叙看着表情温和,但明月能从他眼中看见严厉,垂了头,想了一阵,然后点头,“嗯。”

         “开始抽烟了?”

         “偶尔。”

         “所以不想给祐祐生弟弟妹妹,是这个原因?”

         “一半一半吧。”

         明月心虚的推开他,转身要去床上,刚抬脚就又被黎叙拽回来,“我还没说完。”

         “你还想说什么啊。”

         明月自知理亏,不想面对他,他越是拉着她说这件事,她就越是急。

         然而黎叙并没有要责怪她的意思。

         她就是自己心虚,“我以后不抽就是了呗。”

         “不是说这个。”

         黎叙双手按着她的肩膀,“工作压力很大?”

         明月点头,嗯了一声。

         “你大哥分给你很多事情做?”

         “我自己要做的。”

         现在许多要紧的项目,都是明博信得过的人在做,明氏好不容易回到正轨,谁也不想再像当初陶淑媛姐弟在的时候那样,自组小团体,还要分派系——瓦解了陶氏力量之后,公司又重新注入了不少新生力量,其中一部分来自明征的公司。

         现在的明氏,整个掌握在明家的人手中。

         明月把公司的现状跟黎叙讲了一遍,然后黎叙皱着眉问她,“让自己这么累,反倒忽视了你儿子,你男人,你不会觉得亏欠?”

         明月瞪他一眼。

         他反而笑了,“女人这么拼命干什么。”

         明月又瞪他,“你怎么不去说说乔乔啊。”

         “你和乔乔能一样吗,乔乔单身,你是单身?”

         “……”

         感觉怎么都说不过他的样子,明月认输。

         两个面对面站了有几分钟,然后黎叙拍拍她肩膀,让她休息了,“早点睡,补一下觉,这段时间都没睡好。”

         明月点点头,“你也是。”

         两个人一起上的床。

         到了床上,黎叙又看她。

         正好明月也看了他。

         真的是,想到那种事情,就两人一起都想到了。

         就刚刚从外面再到屋里,前前后后高了半个多小时,那场面实在是……

         明月脸红了,黎叙耳根子热了。

         黎叙手伸过来,摸明月腿。

         明月皱着眉打他,他玩心大起,笑了,大手又在她胸上挠了一把。

         “你烦不烦啊啊啊!”

         明月扑过去把他按倒,小小的身子压在他身上,四只眼睛直愣愣的盯着彼此。

         “还来?”

         黎叙箍着她的腰,挑眉示意她。

         明月低头咬他嘴角,“来就来!”

         灯关了,屋里又是一番缠绵。

         这一次持续得比之前更久,明月的腰,也比之前更酸了。

         一起又洗了澡。

         再回到卧室时,明月躺在黎叙怀中,一点睡意也没有。

         “阿樱怪怪的。”

         明月突然说。

         “怎么怪?”

         黎叙点了根烟,仰头望着天花板呵着白烟。

         明月想了想,摇头啧啧道,“就这次回来,老跟我打听嘉蓉。”

         黎叙淡笑一声,让她别放心上。

         拍明月的大腿,“赶紧睡。天天说累,天天睡觉那么不自觉。”

         明月忍不住了呵斥他,“是我不自觉的吗?难道不是你一连来了两次耽误我睡觉时间吗!”

         “呵呵,你不爽?”

         “……”

         明月脸红得跟番茄似的,又不知道要说点什么来扳回局面。

         算了,反正说什么都说不过他的,还不如闭嘴。

         明月阖上眼帘,打算就这么默默的睡了。

         “阿樱就是嫌贫爱富,这点不好。打小就看不上嘉蓉。”?黎叙抽着烟,不知道怎么就突然冒出这一句。

         明月眼睛闭上又睁开,“打小就看不上?”

         “嗯,说嘉蓉土气。”

         “……”

         这是什么理由。

         不过以明月对阿樱的了解,她觉得黎叙说得不对。阿樱不会是那种因为嘉蓉穷就看不上她的人。

         明月有点困了,渐渐闭上眼睛,“阿樱说要来我们家住。”

         “随她高兴。”

         *******

         一个星期后,祐祐出院。

         上一次的两岁生日派对因为祐祐生病而耽误了,这次的出院庆祝派对,是黎樱亲自给祐祐办的,就在黎家。

         黎樱回国没多久,已经和祐祐感情很好了。

         祐祐似乎很喜欢他这个见多识广的姑姑,姑姑走南闯北,去了世界上那么多的国家,讲的故事又那么有趣,现在祐祐睡前就要她讲故事,而这件事,以前都是段嘉蓉做的。

         祐祐出院那天,黎樱就住在了黎叙家。

         黎叙从来都是随便她,她想住哪里,她自己高兴就行,反正家里有的是房间。

         最不爽的就是段嘉蓉,她简直不知道黎樱搬来黎叙家里干什么,这让她做什么事都非常不方便!

         关键是,自从黎樱回国之后,明显祐祐就没有以前那么黏她了。

         周六这天,黎家非常热闹,两家的亲戚都过来参加祐祐的派对,算是给祐祐补过生日。

         明珂和祐祐手拉手在花园里散步,明珂给祐祐将这半个月早教班教的内容,祐祐说他也想早点回去和老师小伙伴们一起玩呢。

         不远处,段嘉蓉一个人站在餐桌前,手里端着盘子,盘子里是祐祐咬了一口就不要了的蛋糕。

         祐祐现在真的已经不喜欢和她待在一起了,除了爱去找他姐姐珂珂,最爱找的就是他姑姑黎樱,这让段嘉蓉意识到,自己在黎叙家里似乎已经没什么地位了。

         自己花了三年才建立起来的地位,黎樱一回来就给她毁了,她恨得牙痒痒——在距离段嘉蓉不远处的一棵树下,一男一女在那里站着,彼此没有说话,彼此看对方都带着火气。

         戴乔乔和刘倍。

         段嘉蓉冷冷的看着他们两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