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7章 低头抵着她脑门,“喝了点酒。酒味儿重么?”
        明月早早的到了家,在楼下和冯姨聊了一阵才上楼回卧室的。

         黎叙在外面有应酬,估计回得比较晚。

         今晚在家里住,黎叙等下回来肯定有什么安排。

         明月回房后翻了下床头的抽屉,避孕套的盒子已经空了,她算了算时间,是安全期偿。

         不管是不是安全期,还是让他买回来吧。

         那天在医院卫生间,他都是最后关头在外面,即便这样,明月还是怕会怀孕。

         祐祐再大点才要第二个孩子吧,明月怕自己没有那么多精力。

         而且祐祐大点再要弟弟或是妹妹,祐祐也懂得照顾啊,那样祐祐更能学会什么是男子汉的担当。

         黎叙八点多打电话过来,问明月在哪里。

         明月说阿樱和嘉蓉在医院陪孩子,她已经回家了。

         黎叙说他一个小时后到家。

         挂电话之前,明月没忘了提醒他,“一会儿你去趟药店。”

         黎叙默了一下反应过来,说她,“再要个孩子不好么?”

         “说好等祐祐再大点的,你自己也答应了的。”

         “……”

         黎叙没再这个事情上和她多谈,电话里也谈不清。

         放下手机,明月拿了睡衣去浴室洗漱。

         这几天都在医院过的,医院的卫生间洗澡什么的也不如家里好,今晚明月打算泡个澡。

         躺在浴缸里没多久,燕子打电话来了。

         燕子去日本出差,就快回来了,在电话里问明月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明月从水里扬起一条全是泡沫的细长腿儿,笑道,“东西我没什么需要的,你可以给自己带个男朋友回来。”

         “神经!”

         燕子这两年心思全在工作上,不想谈恋爱,在国内的时候就是两点一线,公司和家里,偶尔跟朋友聚个会,没想过要找男人。

         燕子很努力,这两年已经升到了部门主管的位置,薪水很高,打算多存点钱自己在外面买房子,从明家搬出去。

         但是燕子其实舍不得明家一家老小,爷爷奶奶,博少爷希希和珂珂小朋友……尤其是明征。

         燕子一辈子都在暗恋中度过的,少不更事的时候爱慕着顾家同,后来又爱上明征。

         但燕子爱明征从来灭有告诉过任何人,连明月都没有说。

         因为她知道不可能,永远不可能,她这样的小丫头,在征少爷心里最多也就跟小七一样是个小妹妹,怎么可能往那方面想?

         再说,他心里还有个叫Monica的女人。

         燕子想要搬离明家,一部分原因在明泽身上。

         明泽还是那么爱护她,关心她,这让燕子觉得很对不起他。

         但明泽总是咧开满口白牙,望着她暖暖的一笑,摸她脑袋,“没事儿,哥喜欢你是哥的事,燕子你可以去找你喜欢的人。”

         所以燕子想搬走。

         “你要是钱不够,我这里可以给你一些。”

         明月知道她三哥还是那么喜欢燕子,这让燕子压力很重,如果燕子觉得搬出去能好一些,明月是支持的。

         明月拿泡泡浴球擦拭光洁白皙的身子,手机放下,戴上了蓝牙。

         燕子在那头叹气,“我怎么好意思跟你拿钱呀,你都是结了婚的人了。这两年博少爷给我的薪水也不少了,我再凑凑,应该够买一套房子的钱了。”

         燕子想买个大房子,面朝大海的那种,有大大的落地窗,每天早上一睁眼就可以看见温暖的阳光,可以闻到咸涩的海风。

         明氏也有自己的楼盘,明博说了要给她一套房子,她也是矫情,不肯要,觉得不应该,觉得明家养她这么大了哪儿还能伸手问明家要一套二三百万的房子呢,所以明博提了几次,她都装傻充愣的。

         明博说她是个小傻子,她就笑笑。

         “对了,祐祐身体怎么样了,什么时候出院呀?”这才是燕子关心的重点。

         “估计还得再住院一个星期吧,暂时没什么大问题了,就是以后吃东西得注意。”

         “祐祐饮食不一直是嘉蓉在料理么,嘉蓉挺细致的一个人呀。”

         当然跟人家嘉蓉没关系,谁知道呢,孩子这么小,说不定在早教班吃了什么不干净的或是不消化的东西。”

         明月打了个哈欠,又道,“黎叙还说再要个孩子,现在的状态啊,祐祐一个孩子也够呛。”

         “也不能这么说啊,多个孩子多好啊,祐祐有个伴嘛。”

         “我再想想。”

         两个人又说起了其他。

         明月想起她二哥,“最近他老不在国内,老回英国,不知道是不是在那边有女朋友啊。”?燕子没吭声。

         燕子能感觉到明月说这话的时候,心里头那点点微酸。

         明月又道,“我二哥吧,人长得帅,但性格太冷了,要不是很爱他的女人,估计没有几个人能忍受的。你看他,除了跟家里人比较能说几句,在外面啊,对谁都是一副冷淡的样子,尤其是女人。”

         “他可能觉得那些女人老往他面前贴,会觉得烦吧。”

         所以燕子不敢靠近他太多,怕他把她当成那些女人中的其中一个。

         “也许吧。还有可能就是他在英国真的有了重要女人。”

         “那很好啊。”

         “好什么啊,如果真有那个女人,这么多年也不带回家给人看看,不知道是他不想,还是那个女人不想,那你说这是说明我二哥没有结婚打算,还是那个女人没有结婚打算啊?”

         “……”

         “我二哥一天神神秘秘,自己的私事从来不提,三十多了,以为自己还是小鲜肉呢。”

         “征少爷条件很好的。”

         “但也得结婚啊,总不能一直单身吧,以后老了谁照顾他?”

         明月跟哥哥们感情很好,自然希望哥哥们过得好,可是除了大哥明博,二哥和三哥都还是单身。

         二哥还好,二哥身边多少还有女人。

         三哥明泽在警队,全是一色的男人,时间久了真怕他性向出问题。关键是燕子不要他啊,好可怜。

         和燕子聊了有二十多分钟,水不是很热了,明月就挂电话要起来了。

         走到喷头下冲干净了身子,拿干净睡衣穿上。

         明月回了卧室,在床头柜上看到黎叙的烟盒。

         在原地站了站,走过去拿起烟盒抖了一根烟出来。

         拿着打火机和烟,明月去了阳台上。

         这两年明月有背着黎叙偷偷抽烟,但是烟瘾不大,就是偶尔在办公室加班的时候需要抽根烟提提神。

         怕黎叙骂,一直不敢让他知道。

         有好几次黎叙觉得他家里的烟总是少了,觉得奇怪,也没往明月身上想。

         明月就一直装了不知道。

         黎叙的烟焦油含量偏低,对人体伤害没有外面的烟那么大,但抽多了也不好的,明月要是真的要怀孕,还得先把这玩意戒了。

         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想想公司的事,又想想家里的事,然后又比较难过的想着自己儿子。

         虽然不该这么想,但是明月还是在心里盘算着,下一次祐祐生病又是怎么样一番情景啊,婆婆会不会又会因为孩子生病跟她大干一场啊……光想想这些,就挺烦的。

         明月狠狠抽了口烟。

         以前抽黎叙的烟,她会咳嗽,现在呢,拿烟的指法也老练了——弓着身子,双臂撑在栏杆上,指尖夹着香烟望着远处,这样的明月,倒是别有一番妩媚。

         明月抽完烟回到浴室又漱口,让自己身上一点烟味都没有。

         大概又过了半个小时,楼下有车灯晃了一下。

         明月本来是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脑工作的,听见车子开进大门的声音,放下电脑去阳台上看,看见黎叙回来了,又转身回去收好电脑。

         老公回来了,工作就先放到一边。

         明月下楼去找黎叙,人到了楼下,黎叙就已经进屋来了。

         黎叙看见明月从楼上下来,他看了她一眼,又走到客厅和冯姨聊了几句。

         明月走到客厅,在他坐的那个沙发的扶手上靠着,听他和冯姨聊。

         冯姨说到他妈妈年锦瑶,回头看明月,对明月说,“你婆婆就是那么个人,心肠不坏,这两年脾气比较急躁,你得包容一下,老年人嘛。”

         明月连连点头,“我没放在心上。”

         黎叙看她,握她的手。

         “孩子生病谁都着急,你婆婆更急,她特别容易焦虑,我都跟阿叙他爸提了一句,觉得该带她去看看心理医生,拿点药吃,控制一下情绪。”

         冯姨笑着看明月,“我就怕因为她的关系,导致你和阿叙感情不好。这样的事情多了去了,婆媳关系不和,造成夫妻不和离婚。孩子那么小,单亲家庭,多不好?”

         黎叙听了便笑,“你想太多了,哪儿那么严重!”

         说完看了眼墙上挂钟,又对冯姨说,“不跟你聊了,今晚应酬也有点累了,我先上楼洗澡。”

         就站起来了。

         明月和他一起起身,对冯姨说,“冯姨你也早点睡,别瞎担心,我们两个没问题。”

         冯姨笑着点点头,“没问题就好,没问题就好。”

         夫妻两个一起上楼。

         冯姨看着他们俩上楼。

         上楼梯的时候黎叙还只是搂着明月的肩膀,到了二楼了,到冯姨看不见的地方了,一到转角处,黎叙就把明月按在了墙上,高大的身躯把她困在双壁之间。

         “你干嘛啊?”明月睁大了眼睛,瞪他,又不敢大声。

         冯姨还在楼下看电视,怕被听到。

         黎叙舔了舔牙齿,低头抵着她脑门,“喝了点酒。酒味儿重么?”

         于是明月细细闻了一下,“不是很重。”

         “那就来。”

         话音刚落就朝她吻下去。

         本来说回来先刷牙洗澡的,明月说他酒味儿不是很重,那就不用先洗了。

         他的确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好好的做过了,全身肌肉连带着骨头都得不到舒展,那感觉很不好。

         还在二楼走廊上,黎叙就和明月黏在一起了,大手钻进了她的睡衣里去。

         明月下楼的时候在吊带睡衣外面找了个薄衫,此时他只觉得那薄衫碍手。

         “回屋去嘛……”

         明月整个人都软了,声音都软了。

         楼下电视声还在,那说明冯姨也还在啊。

         男人像是要故意找刺激,一边解开自己皮带,一边在她耳边喘着粗气,“就在这儿。”

         金属皮带扣解开时,那响声清脆又刺耳,明月皮肤上起了一层小小疙瘩,在微微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