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9章 明月咬着下唇,脸色难得看得很
        刘倍单手撑在树干上,嘴里叼着烟,拧着眉淡淡的看着戴乔乔,问她,“都两年了,我怎么就不行,你好歹给个话。撄”

         戴乔乔却看着远处正在带孩子的黎樱,脸上同样没什么表情,“能不能不要在别人家里说这些?刘倍,你都三十几岁的人了,能不能不要这么任性!”

         “你他妈不也三十了?”刘倍意味深长笑了一声。

         “我就是四十又怎么样?”

         戴乔乔抚了抚额头,然后对他说,“比起男女情爱,我还是更在乎阿樱这个朋友。”

         “你妈的你最好别拿这种借口搪塞我。”偿

         “先失陪。”

         戴乔乔不想和他多说,趁着现在阿樱没注意的时候溜之大吉。

         她是真的很在乎阿樱,三年前阿樱说走就走了,一句话都没留给她,她知道,阿樱肯定是在心里怪她的。

         戴乔乔和阿樱从小一起长大,父母早逝,黎家长辈都对她很好的,她自己也把阿樱当成自己亲姐妹,要是因为一个刘倍,还得她和阿樱连姐妹都没得做,她不愿意那样。

         一直站在餐桌前的段嘉蓉,看着戴乔乔进了别墅。

         而在远处和祐祐一直玩耍的黎樱,也在这个时候转身,看见了进屋的戴乔乔。

         以及还在树下闷着脑袋抽烟的刘倍。

         黎樱低头,沉沉的叹了口气。

         可能,三年前她的不告而别,真的害了不少人。

         黎樱将一直蹲在地上逗狗的祐祐抱起来,一边转身往别墅那头走,“祐祐该喝水了,进屋去,姑姑给祐祐倒热水好不好?”

         祐祐两只小手搭在黎樱的肩膀上,冲着黎樱憨憨的笑,“好呀好呀。”

         黎樱刮了下小侄子的鼻尖。

         进到屋里,还在玄关就看见里面正在和年锦瑶聊天的戴乔乔。

         年锦瑶这两年看不惯明月,见哪个女人都觉得比明月好,这会儿拉着乔乔,无非就是在说一些类似于“要是当初你嫁给阿叙该多好啊”之类的,这让黎樱听了相当头疼,乔乔听了相当尴尬。

         希望没被祐祐听见。

         戴乔乔一转头看见黎樱进来了,便笑着叫她,“阿樱。”

         黎樱望着她一笑。

         祐祐坐在姑姑的胳膊上,笑着叫乔乔阿姨。

         年锦瑶怕自己说的那些女儿不爱听,跟乔乔说了几句就先走开了。

         屋子里还有其他人,客人在谈笑风生,佣人在忙碌,也有小孩子在屋子里跑来跑去,热闹得很。

         祐祐从黎樱身上下来,过去和他姐姐珂珂一起玩。

         黎樱找到祐祐的水杯,过去给他接了热水,打算凉一凉再给他喝。

         “听说你现在住你哥家?”

         乔乔没走,端着水杯还站在厨房流理台那个地方。

         应该说她本来就是还在这儿等着黎樱,想和黎樱聊聊。

         黎樱看着正玩得兴高采烈的祐祐,笑着点头,“是啊,我几年不在家,一回来就看见祐祐都这么大了,我又特别喜欢他,就想和他多待一会儿。”

         回头看乔乔,又道,“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又走了呢。”

         乔乔心里几分难过。

         不知道黎樱什么时候又要走,不知道她走是自己想走,还是因为刘倍。

         其实乔乔特别不想黎樱走,黎樱走了,就再也没有这么亲密的朋友了,有时候想跟谁说几句真话都不行。

         乔乔低了头。

         黎樱看出乔乔眼中落寞,目光也变得柔软了,“乔乔。”

         “嗯?”

         乔乔抬眸,和她四目相对。

         黎樱笑说,“要真是因为我,导致你和刘大哥没有在一起,那我真的有罪。”

         “阿樱……”

         “你听我说。”

         黎樱呼了口气,一脸的淡然,“我喜欢他是我的事,但喜欢一个人,不是对方就非得接受你,是我自私,你真的,不要因为我的关系而放弃他,我知道,你也喜欢他。”?乔乔又低头了。

         乔乔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觉得脸很红。

         祐祐从对面跑过来,手里拿着一个大苹果,要递给黎樱,“姑姑,你吃苹果。”

         祐祐很喜欢他姑姑。

         黎樱接过了祐祐递过来的苹果,望着祐祐笑。

         乔乔撇唇,抬手捏祐祐的脸,“就姑姑有,乔乔阿姨没有?”

         祐祐嘿嘿的笑,“我去给你拿。”

         说完祐祐又跑着去给乔乔拿苹果了。

         看着祐祐跑得不算很稳的步子,乔乔只觉得内心一阵柔软。

         她一个三十岁的女人,怎么可能会不渴望婚姻和家庭。

         这两年她蹉跎了,刘倍也蹉跎了。

         他在等她,而她,一直都在等阿樱。

         “你很傻。”阿樱说她。

         乔乔却笑了,摇摇头,“一点都不。就算没有男人,我还有你啊。”

         在乔乔心里,阿樱是一个可以比老公更亲密的朋友。

         趁着没人看这边,阿樱皱着眉给了乔乔一个拥抱,“sorry,我耽误了你,我该早点和你说这些话的。”

         乔乔双眼通红,紧紧搂着阿樱,一个劲的摇头,“不要跟我说抱歉,你这样已经很好了。”

         放开彼此,阿樱擦掉乔乔的泪。

         阿樱骂乔乔傻气,骂乔乔矫情,乔乔就只是笑,没有吭声。

         但有一件事,乔乔一直都很诧异。

         “当时你怎么会知道……”

         “段嘉蓉告诉我的。”

         “……”

         阿樱眉梢一扬,“段嘉蓉就是一个搬弄是非的傻/逼。”

         阿樱视线穿过屋里的窗户,看向外头,视线里,那个傻/逼女人正在帮忙跑上跑下,看起来勤勤恳恳的样子。

         “乔乔我跟你说,我住在我哥家就是要把这个人搞清楚,我怀疑祐祐经常生病都是她的功劳。”

         “啊?”

         乔乔彻底呆住。

         但乔乔还是想起了一件事,就是有一次在黎叙家里聚会,刘倍莫名其妙跟她说了句“嘉蓉太好了,每个人都喜欢她,这种人会不会有问题”,当时她还骂了他,说他毛病,每个人都喜欢人家有什么不好的,这都有问题?

         后来刘倍就没说了。

         “你想怎么做啊?”乔乔问阿樱。

         “不知道啊,走一步看一步,反正现在我没打算走,还得在我哥家住好长一段时间。”

         *******

         祐祐抱着自己的奶瓶喝温水的时候,明月进来了。

         祐祐笑嘻嘻的喊了声妈妈,明月就过去把他抱起来。

         “外面有客人要找祐祐了,我把他抱过去一下。”

         明月和黎樱说完就走了。

         然后乔乔蹭了一下黎樱,“嗳,明月和你大哥一点都没察觉?”

         “段嘉蓉是冯姨的亲侄女啊,我和我大哥又是冯姨从小带到大的,我哥那个人在很多事情上精明,但这些家里的琐事,他可能也没太上心。”

         乔乔点点头,“说的也是,要我,我也不会怀疑。”

         “我从小就不喜欢段嘉蓉,因为我看见过她偷拿我妈的首饰和高跟鞋,还涂我妈的口红来着。”

         “……”

         “这种人我能喜欢她吗?当时只是碍着冯姨的面子我没有跟任何人说起。总之她就是个贱人。”

         当黎樱在这头跟乔乔吐槽的时候,院子里,年锦瑶在拉着段嘉蓉问话了。

         年锦瑶之前就让明月辞职,明月到现在还继续待在公司,年锦瑶是敢怒不敢言,怕再跟明月吼起来,自己老公和儿子都不帮她。

         “你老实跟我讲,明月她有没有提过她要辞职的事?”

         年锦瑶对段嘉蓉算是客气的,她对任何人都客气,唯独对明月态度不好。

         段嘉蓉装得一脸无奈,“阿姨,她真的没有讲啊,可能有和黎大哥单独说过,但我和我姨妈都不知情呢。”

         “最近还是天天去公司?”

         “嗯,去了。”

         段嘉蓉点点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让人看着就觉得这姑娘单纯,“小七公司可忙了,都回家很晚的。”

         她说的是实话。

         但这种话在年锦瑶面前一说,很显然年锦瑶会发火:明月成天知道工作,孩子刚出院没多久,她不知道在家里好好照顾一下吗!

         段嘉蓉这也不算是在明月背后说是非,所以到时候年锦瑶在黎叙和明月面前提起,他们也只当段嘉蓉也无可奈何实话实说而已。

         然后年锦瑶就唉声叹气,“明月这个女人我算是看透她了,以前啊,她还在读书的时候我去她学校偷偷看她啊,就觉得她漂亮,没交过男朋友,嫁给我们阿叙让人放心——说知道她竟然是这种女人,完全不把我这个婆婆说的话放在眼里,一点家庭责任感都没有!要不是阿叙他爷爷非要促成这门婚事,怎么会是这么一个结果!”

         年锦瑶气得哼哼,顺口还说了句,“当年我就知道人家乔乔喜欢阿叙,要不是阿叙他爷爷,乔乔给我当儿媳妇儿也是挺好的嘛!”

         年锦瑶这句话,当天晚上就传到了明月的耳中。

         **********

         晚上八点,黎叙驱车回环岛路别墅。

         黎樱今晚跟朋友有约会,所以自己先走了,得晚点再回大哥家。

         车上就只有黎叙,明月,祐祐,以及坐在后排照顾祐祐的段嘉蓉。

         下午段嘉蓉被年锦瑶拉到暗处去问话,被黎叙和迟端午他们都看见了,当时迟端午还在那笑,说黎叙他妈不知道又要跟嘉蓉打听什么。

         “嘉蓉。”?黎叙开着车,突然叫她。

         明月靠在副驾上闭目养神,段嘉蓉正在盯着咬棒棒糖的祐祐,黎叙叫她,她抬起头来,“黎大哥?”

         “下午我妈找你了?”

         “……”

         嘉蓉心想,你终于问了。

         “嗯,阿姨找我。”

         “找你做什么?”

         “呃,这个……这个……”?装作很不好意思开口的样子。

         黎叙皱眉,从后视镜看她。

         这个时候,明月也睁开了眼睛,虽然未出声,但也在等段嘉蓉。

         祐祐咬棒棒糖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明月转过身来看了祐祐一眼,没说话,又转回头去。

         这时候嘉蓉开腔了,“那个,阿姨就是……就是不太高兴小七回公司上班。”

         明月眨眨眼,看车窗外。

         黎叙看明月,看到她的后脑勺。

         他看得懂,明月多少有点儿不屑的意思。

         段嘉蓉又道,“还说,还说如果当初黎爷爷不……”?段嘉蓉停下来。

         黎叙很明显看见明月整个人一僵。

         “说。”黎叙盯着车前方,淡淡的命令。

         “阿姨说当初如果不是黎爷爷非要促成这个婚事,乔乔给她当儿媳妇儿也挺好的。”

         段嘉蓉说完一脸惊慌的瞧着黎叙,“黎大哥你别放在心上啊,阿姨她,她……”

         黎叙和明月都没说话。

         只不过明月咬着下唇,脸色难得看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