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五章征兵的盛况
        “城西,据说是准备练兵防备李轨来袭。”那牢头挠了挠头,有些不太确定的说了起来。

         “得胜走”

         郝任一挥手,带着杨德胜出了牢门,牵了马就朝着城西走去。他们刚刚离开没多久,窦月就换回了一身女装,带着一队人马冲到了大牢,听到郝任走了又急急忙忙带着一群人朝着城西兵营追去。

         就连那牢头都惊愕的看着带走一阵香风的窦月,一个假小子,向来都是疯来疯去的,今天竟然穿回了女装真是稀奇。

         不过要说起来,瞎子配瘸子,疯子自然要配郝任这等无赖才是,不过这样漂亮的女孩便宜了那个无赖倒是有些可惜了。

         郝任走到那里历来都是无事搅三分的主,既然来了城西军营他不能白来,好说歹说那哨兵都不让他进去,最后还是祭出了法宝秦王的文书才进了军营,这进了军营,负责镇守这里的车骑将军看到郝任进营就彻底拿他没了辙。

         看到郝任在军营里乱转,车骑将军李岩终于忍不住说到:“郝将军,秦王让你募兵你去募兵就行了跑我这军营里乱转什么?我这里又没有什么精兵强将让你挑选。”

         “左云苓与胡先超呢?我要带他们离开。”

         “左云苓?我正准备提拔他为……”

         “左云苓有什么功绩?非功而候岂不让人笑话?你显得没事那么多有功的将领你不提拔,提拔他一个没有功劳的人有什么用?得胜去把左云苓与胡先超找来,让他们随我离开。”

         “是”

         “郝任”

         “嗯~~~”

         李岩刚喊了一声,郝任眉头一皱把眼一瞪,李岩忙换了一幅嘴脸:“嘿嘿,那个郝将军,这两人已经在我这里有几日了,我们相处的还算不错,我准备让他当个军官呢,你这时候带他们走干什么?别误了人家的前程。”

         “老左他爹老老左,还有胡先超他爹老老胡,准备举家迁往长安居住。让我来找他们的儿子,一起准备迁往长安,这金城可就不待了。这你也能拦着?”

         “可他……”

         “别可了,秦王还布置了别的任务,你要是耽搁了你吃罪的起吗?”郝任说着话转悠着又朝着正在训练的练武场走去。

         看到一群人正热火朝天的操练着,郝任满意的点了点头到:“不错,都是一群精兵强将,正好一个单单一个胡先超与左云苓没有兵将也不够,挑几个士兵出来,先把骑兵的班子搭起来。”

         听到郝任要在自己的军队里挑选骑兵,李岩忙拽住了郝任到:“郝将军,这可不行,要是让窦将军知道了,不仅我们吃罪不起,就连你恐怕这招兵任务也无法完成啊。窦将军不好惹啊。”

         看到李岩摇头晃脑的威胁之语,郝任还真有点无奈,这刘弘基一群人不管是无赖也好,流氓也罢起吗是君子,这窦轨的人品可不怎么好。

         为了一点政见的不同,找机会对政敌下死手的事情他都做。如今自己可是在金城要是真的得罪了窦轨,这能不能活着离开都是两数。

         看到郝任犹豫,李岩再次说到:“郝将军,要招兵那里没有啊?何苦在这里与窦将军死磕呢?”

         “嘿嘿,我昨天已经去见了窦将军,窦将军说了但凡在金城郡的部队我可以随便挑选,只要不挑他的统兵大将就行,所以我招兵的事情你就别管了。”

         郝任说着话不等李岩反驳,径直走上了演武场的点将台上,朗声喊道:“大家都停一停,听我说两句。”

         “这不是郝任吗?怎么到这里来了?”有认识的低声嘀咕了起来。

         “不知道,不过听说被秦王带到长安去了,这厮怎么还活着,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啊。”

         “嘘,小声点,可别让他听到了,这小子手可毒着呢。”

         低下士兵的嘀嘀咕咕,自然没能影响郝任的情绪,他扫视了一圈,直接开口到:“想必大家认识我得不少,我叫郝任,乃是前任金城县令的侄子,同时现在也是唐军段志玄段将军手下的骑兵偏将,与你们车骑将军平级。秦王命我前来金城募兵,你们也知道我郝任的性格,我这个人从来都是有苦大家一起吃,有福大家一起享的。而且从来都是我欺人,你们当了我手下的兵,以后只要不胡作非为,违反军令,任何人欺负你们都由我罩着。”

         “你们也知道我说话算话,跟着我吃亏的事情我来,占便宜的事情你们也能跟着沾光。窦将军已经恩准我在你们的大军里挑选精锐之士。你们当中有善骑射的精兵,想要参军的一会可以到左云苓那里报名。经我考核之后一旦合格就可以成为我得骑兵手下。”

         “郝……将军,当了你的兵发军饷吗?”有士兵好奇的问了起来。

         “要想当我的兵自然要吃得起苦,打得了仗,只要有战功吃香的喝辣的,随你们。只是要是软蛋的话就不要报名了,省的我把你踢出去。”

         “郝将军我报名,我报名……”

         郝任话音刚落就有一个长得特别魁梧的大汉从人群里冲了出来直接喊了起来。

         “小苟,你干什么呢?不是说好了给你狗日的提火长的吗?乱跑什么?赶紧回去。”李岩原本在一旁看戏,看到真有人站出来参军,顿时急了忙喊了起来。

         “车骑将军,不是我不愿意在你这里当兵,可我实在是太喜欢马了,而且我当兵的目的就是不想让人在欺负我。我们家就是金城的,郝任我认识,虽然为人很无赖,好骂人,爱占小便宜,但是大家都说这人心眼不坏。为人好爽,急公好义,是个好人。原本他们家是替那个薛举卖命的,他们残暴不仁,我不愿意给他们打仗。现在郝任也是唐军了,我要随着他去参军。”

         “对,还有我”

         “我我……”

         ………………

         人群当中不时有人举起手喊叫起来,显然那个姓苟的士兵点燃了大家心中的那一团火焰,郝瑗在金城待得时间可不少,李岩他们都是外人。郝任可是金城本地人,大家对他也都熟悉了,所以自信能在他的手下混个好出身。

         当然也有不忿郝任为人的,不过在这个大势所趋的时代跟着一些有着歪才的人往往才能混的更好一点,所以尾随着还是趋之若鹜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