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乱世匪患
    “金城的兵先被薛举强征了一遍,现在又被窦将军翻了一遍。已经没有什么合适打仗的青壮了。所以我们要想征兵在金城已经不太合适了,而且今天来城西军营也只是打了窦将军的一个措手不及而已。要是再去他的其他军营招兵恐怕接下来能跟咱们的走的就不是什么精兵了。”听到左云苓的询问郝任耐心的解释了起来。

     胡先超听到郝任的话,不满到:“那你为什么刚才不直接在李岩的大军当中把多招一些兵马呢?”

     “呵呵,老胡说你傻吧你老说你聪明,说你聪明吧你又傻的没边。我要是今天带走超过百人他就不会同意我征兵。给你们说实话吧,我去李岩的军营压根就没有想着要招兵。而是想把你们两人弄出来。这些士兵只是我临时起意招收的人马而已,我们以后行事需要有人撑腰,没有兵马怎么能行呢。”

     左云苓听到郝任的话眼前一亮,有些高兴的到:“你不会是看中了老鸹山的那些马匪了吧?”

     “对,这些人常年累月聚集在这条商道之上,以打劫过往客商为生。可近些年来战乱频繁,西出阳关的客商越来越少,这丝绸之路已经中断。他们的财路自然也就断了,最近他们已经开始朝着附近的百姓下手了。”

     “这世间有三种人统治,官,世家与匪,官掌管城池,世家掌握城乡,匪徒掌管路途各有各的进项,到了乱世世家进驻城池,匪徒进驻城乡。但是不管怎样,他们都会遵循一个基本的法则,那就是他们把百姓当作一种财物来对待。也可以说当作一群圈养的羊,能为他们提供收入。一旦遭遇天灾人祸,朝政崩塌的时候,什么约定俗成的东西也就变了样。”

     “世家大肆敛财,官员横征暴敛,匪徒打家劫舍,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现如今老鸹岭的马匪就已经面临着这样的一种窘境。”

     “以前我叔叔当县令的时候,因为后期隋朝的统治混乱,朝廷无力剿匪,所以才让金城尉薛举壮大。薛举上任之后对于境内的马匪多加打压,他们的日子也就变得不好过了。后来因为与唐朝的战争导致后方空虚,他们的日子稍稍好过了一点,不过那也是他们把手伸向了普通百姓的缘故。如今窦将军到来,他的手段可比薛举强的多了,这些马匪如果在不想办法寻找出路,等待他们的可能就是死亡了。”

     “这老鸹岭上的马匪可是由来已久,他们倒是不怎么劫掠汉民,经常对那些羌胡人下手,平日里也对那些西出阳关的商人收取过路费。他们的底蕴可不少,会答应咱们的收编吗?毕竟咱们就这么一点人手,就算成功收编了,咱们指挥的动吗?”胡先超不同于左云苓的兴奋,他更担忧这些部队的忠诚度。

     郝任微笑着摇了摇头道:“老胡你记住,没人愿意当一个土匪,这不是长久之事,每逢改朝换代这些土匪都会又出头之日。要放在太平盛世,他们早就被剿灭了,他们自己也明白,一旦这天下平静,等待他们的将会是什么。能把一支队伍经营的如此长久的马匪可不是什么易于之辈。如果没点眼力见早就死了。”

     “要不我先去给你打个前站,要不然他们忽然下了死手咱们可就完蛋了。更重要的是我去谈崩了你的身份比我高,还能接着去谈,若是你直接去要是谈崩了咱们可就没了回头路了。你开罪了窦轨,想要在金城招到兵马恐怕不易。”

     “不用,老胡你与得胜随我一同前往,至于左大哥带着这些人在这附近打猎先填饱肚子再说。”

     “是”左云苓已经快速进入了自己的角色,听到郝任的话忙拱手称是。

     “是”

     “是”

     杨德胜与胡先超两人听到左云苓的一声是,顿时知道了自己四人身份的变化,郝任是偏将,他们三个目前还是白身,他们不是窦轨的兵,窦轨只有约束之权,却没有调派之权,也谈不上给他们官职。想要官职还要等到见了段志玄之后才能决定。

     郝任安排好了一众士兵,也用不到他们帮忙,只是让他们自己打猎自给自足,他则领着胡先超与杨德胜,朝着老鸹岭的方向赶去。

     老鸹岭距离金城五十里路,这里交通便利,但是多丘陵又因为靠近黄河多滩涂,兵马难行,如果不是当地人进去了很难出来,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们才不怕官府大规模来剿。

     老寨主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他从年轻的时候就开始当马匪,那时候大隋春秋鼎盛,丝绸之路繁华,他们随随便便出去一趟也能弄到不少好东西。

     更加上他们与当地的世家豪族关系匪浅,而且当时的金城县令他们也没少贿赂。所以才得以保全,可自从郝瑗上任之后他们的日子就过的日益艰难起来。

     丝路被阻,他们没了进项把手伸进了当地百姓的家里,结果惹怒了这里的百姓,他们上告了郝瑗,郝瑗就让薛举组建了队伍,来对付他们。

     从哪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安生过,如今更是举目维艰,来了窦轨他不似郝瑗一届文士不通军士,他可是久在行伍,虽然杀不进老鸹滩却在各乡各村建立了烽火台,自己等人只要一出山,就会面临多方面的打击。

     这要是放在太平盛世,他们抢点也就罢了,那些百姓大多选择息事宁人,可现在是乱世,原本就没有多少吃的,缴纳了世家的租子,朝廷的赋税,原本就剩不下多少了他们在去抢人家都开始玩了命了。

     就在老寨主思虑之际,有负责放哨的哨兵走了进来到:“寨主,门外来了一个自称是唐朝骑兵偏将的人,要见寨主。”

     “偏将?是个什么东西?要收编老子好歹也得让窦轨来,一个小小的偏将竟敢上我老鸹岭,真是不知死活。”老寨主还没有说话,一个年纪轻轻的壮汉不满的呵斥起来。

     “嗯~~”老寨主一挥手止住了壮汉的话语,眼前一亮到:“召集寨内的所有管事的,前去忠义厅接待唐朝的来的将军。”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