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收编
        “就算是被朝廷剿灭我等也是不惧,大不了同归于尽就是。”一个粗旷的大汉排众而出朗声说了起来。

         “哟,这位恐怕就是人称赛张飞的张乾了吧?我听说过你的名字,勇武非凡,与我手下的胡先超有的一比。老胡,来过来看看这张乾像不像你失散多年的兄弟啊?”郝任说着话对着胡先超挥了挥手。

         胡先超看到张乾的时候就是一愣,听到郝任的话也快走了两步来到了张乾的面前,一样的络腮胡子,一样的大脸盘子,不过胡先超比张乾可以白的多了。

         “胡说八道,这那是我得兄弟,这分明就是一个小白脸吗?”张乾看了看胡先超一脸妒忌的说了起来。

         胡先超也把眼一瞪不屑到:“谁与这个黑的像块黑炭一样的土匪头子是兄弟啊,切”

         “你说什么?说谁是黑炭呢?”张乾脾气火爆,听到这句话顿时急了,就要上前开战。

         胡先超也不是好惹的主,顿时喝道:“说你呢,怎么了,要是不服气外面练练。”

         “好啊,练就练,谁还怕你不成。”

         “走”

         胡先超说着丝毫没有客气,抓住张乾的胳膊就朝着屋外走去,不一会院子里就想起了叮叮当当的武器碰撞的声音。

         “快让他们停下来,要是伤了胡旅帅可就不好了。”胡先超的官职是郝任给的骑兵旅帅,虽然这个旅帅只是一个空头旅帅。

         “无妨,随他们去吧,这大冷的天活动活动也好。”郝任并不担心两人之间的战斗,胡先超的武力他是见识过得,不至于胜利但是也不会吃大亏。

         更何况没了张乾以三当家为首的主战派肯定声势小了不少,虽然这张乾乃是木寨主养大的孤儿,但是他生性彪悍,没有多少脑子,根本就看不起木寨主的儿子,反而与同样勇武的三当家走的很近。

         “既然如此那郝将军你以为我们的这些人应该怎么编制呢?”木寨主并不打算听从这些元老们的建议,更何况这个建议对他来说还是百害而无一利。

         郝任笑道:“劳烦木寨主把山寨里的人全部集中起来,待我挑选过后,其余的人随队一同前往长安左近安置。”

         “不能安置在这附近吗?这里的空地并不少。”故土难离,木寨主并不想前往长安,一旦离开了这里他们将失去赖以生存的家园,还不任人搓扁揉圆。

         郝任摇了摇头到:“不是我不想把你们安置在这里,而是你们与这一方百姓并不融洽,一旦把你们安置在这里肯定会出事的。所以这里并不是你们理想的家园。”

         “那好吧,只要郝将军你可以兑现你自己的承诺我没有意见,什么时候改编?”既然敲定了这件事,木寨主就已经下了决心。

         “为避免夜长梦多,就现在开始挑选吧。”郝任说着就朝着大厅外面走去。

         看到郝任出了大厅,厅内忽然闹翻了天,有人激动的喊道:“寨主,你这是怎么了?咱们生来就是替天行道的,你不能想朝廷妥协啊。”

         “替天行道是因为这天不公,可如今公里已经出现,这道自然有人去行,我知道诸位不理解我得做法,我也不勉强,愿意随我走的跟着我一起离开这里。不愿意的就继续留在这里吧。反正这里的吃穿用度也够你们用一阵了。”

         “寨主,你不能听这郝任胡说八道,咱们未必没有一战之力,只要战胜了唐军,这金城还不是我们说了算。”三当家并不甘心就此归顺唐军,所以不遗余力的劝诫起来。

         “老三,你以为你比薛举如何啊?你连薛仁杲都斗不过何谈唐军。以后这话还是不要再说了,咱们自己知道就行,免得让人小瞧了咱们。”木寨主不满的呵斥了一句,转而对着身后的文士喊道:“刘先生,去召集山寨的人马,在校场集合,让郝将军清点人数吧。”

         “寨主,咱们是不是想唐朝确认一下,如此贸然的就加入了郝任的队伍,是不是太过草率了。看他的样子这是个光杆司令啊。”刘先生对于郝任并不放心。

         木寨主摇了摇头到:“刘先生,你们文人做事就是喜欢瞻前顾后,我辈行事都是喜欢雪中送炭,这郝任别看年纪不大,做事颇有章法,我岂不知他是什么人物,一个被唐朝押往长安斩首的人物能有多大的能量呢?只不过雪中送炭远比锦上添花要强。我这次堵上山寨的前途助他一把何尝不是再给我们山寨一个未来。如果此时不跟着郝任离开,开了春那窦轨肯定会像咱们动手。到时候你我能否保全都未可知啊。”

         “那寨主为何不把你的想法与大家说一说呢?省的大家闹别扭。”

         木寨主摇了摇头笑道:“刘先生,你不懂,有些事不是说明白就好的。”木寨主说着话就已经到了校场的边缘,而身后不远处三当家一群人则阴沉着脸一脸不忿的朝着校场走来。

         这里准备选兵,但是校场的一角出,胡先超与张乾还在对战。胡先超使得是一杆长达一丈的马槊,而张乾使用的则是长达丈许的双刃月牙戟。

         由于两人使用的都是马战兵器,在地上挥舞有些施展不开,但是就是这样也让四周围观的众人激动不已,平日里这张乾可谓山寨的第一勇士,虽然有勇无谋,却也是无可替代的人物今天竟然被人挡住了,两人已经过了百合,却谁也奈何不了谁。

         打到现在,双方都已经承认了对方的本事,但是胡先超并不打算罢手,即使在实战上他因为没有上过战场到最后很有可能落败,不过此时却不能让张乾离开,他的目的就是拖住张乾让三当家没了助力,就他一个人分量太轻,就算有那么多的老者支持,可年轻人大多存着建功立业的心思,没了张乾的压制,他们很容易接收郝任的整编。

         三当家有心分开两人,但是考虑到自己的武艺虽强,却与张乾还有所差距,识趣的没有上前,弄不好没挡住两人再把自己折了就不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