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臭了金城
    “郝任,你赶快走吧,别再这里丢人现眼了,我们谁不知道你的本事。还号称秦王的命令,你咋不说你是窦将军的女婿呢。那样更让我们相信。”有百姓不满郝任的胡说八道不忿的喊了起来。

     郝任满不在乎的哈哈一笑到:“你们懂什么,我…………”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不就是参军吗,你们这群……”

     “哐当……”

     “快跑……”

     原本渐渐围拢而来的一群人,忽然呼呼啦啦逃的没影了。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穿着一身打着补丁,却浆洗的很干净的衣服。挠着头一脸疑惑的看向了郝任到:“郝任,我帮你招兵怎么刚说了一句话,大家怎么都跑没影了?”

     “杨德胜,你可真厉害,我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人气让你一句话给弄得跑了个精光。”郝任有些无奈的叹着气说了起来。

     杨德胜憨笑着挠了挠头到:“这不是你以前看书上说的话吗?我觉得这句话说的很好,这些人就是没种,要是有种早跟着你打仗去了。”

     “好个屁,这是陈胜吴广造反的时候说的话,你这那是招兵还是招反贼呢。他们要是跟着你参军摆明了是要找死的。”郝任不满的拍了拍杨德胜的脑门。

     “那怎么办?我去把他们在找过来?”杨德胜说着就要行动起来。

     “算了,换个方法,被你这么一闹在这城里那还能招到兵啊。怎么就你来了,胡先超呢?”

     “胡先超与左大哥商量着去救你们叔侄,嫌我碍事没带我,结果两人一块都在大牢里呢。”

     “哎,还是你小子命好,真是傻人有傻福,走,先去大牢把他们两个捞出来再说。”郝任说着话自顾自的朝着大牢的方向走去。

     看到郝任离去,杨德胜忙跟了上去,直到两人走远了,那四散的百姓才纷纷从家里走了出来,今天艳阳高照,冬天别的事情做不成,上山砍柴还是可以的,不仅能取暖最重要的是万一遇到什么猎物还能打打牙祭。

     窦府,窦月昨晚回了家匆匆吃了晚饭就倒在床上开始休息了,睡得挺早,但是一直到大半夜都没能彻底安睡,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脑海里翻来覆去都是郝任那无耻王八蛋的身影,虽然一想到他就恨不能提上自己的三尺青锋剑,给他来个一劈两半。

     可虽然恨得牙根痒痒,却一直到后半夜才沉沉睡去,睡梦中竟然又梦到了那个可恶的混蛋,那混蛋竟然当着众人的面把手伸进了自己的衣服里。

     窦月一边愤怒的阻挡着郝任,但是郝任那强健的双臂犹如铁箍一样抓住了他的双臂,在苦苦反抗无果之后,最终被郝任得逞。

     “小姐,小姐……”

     窦月正在做着梦,屋门被一个小丫鬟一把推开,火急火燎的冲了进来,显然是什么主子带什么丫鬟。

     听到喊声窦月一惊,猛的从床上坐起,看着冲进屋子里来的丫鬟,顿时惊醒忙朝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任何人的存在,这才惊醒,自己原来是做梦了。

     转而一脸愤怒的盯着那小丫鬟到:“你喊什么?没看到我正在休息吗?”

     “小姐现在已经日上三竿了,以往这个时候你早就在院子里练剑了。”那丫鬟听到窦月的话忙辩解了起来。

     “是是是……吗?我昨天有些乏了,今天就不练剑了。”

     “哦”

     丫鬟说着正要转身离开,忽然又到:“小姐,刚才管家差人来报说是你昨天说的那个郝任今天在街头乱转,开始招兵了。”

     “什么?这个无耻之徒竟然敢在大街上乱逛,我非要一剑砍死他不可。小雅帮我穿衣。”

     “是,小姐。”窦月说着话一揭被子正准备起身,忽然感觉到了不对劲,浑身上下湿漉漉,粘糊糊的好像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这要是让小雅看到了当面不说背后还指不定怎么议论自己呢,念及此处窦月忙把被子盖在了身上到:“小雅,你先出去吧,等我换身衣服。”

     “小姐,还是我帮你换吧。”小雅自告奋勇的说了起来。

     “不了,你去打洗澡水来我要洗澡。”

     “是”小雅回应着就退出了房间。

     看到小雅离去,窦月这才捂着被子把贴身的衣服换了下来,拿着自己的贴身衣物一下羞红了脸,自言自语到:“窦月啊,窦月,你都想什么呢,如此无耻之徒你竟然还……”

     “不行,郝任你这无赖,我竟然在梦中都没能打过你,还被你给欺负了。你等着,一会我就去找你算账。”窦月说着话忙把自己的衣服拿到了一旁,准备一会没人的时候自己偷偷拿去洗了,这要是让人看到了指不定怎么说她呢。

     郝任与杨德胜一路晃晃荡荡就来到了大牢门前,看到郝任那负责看守牢门的狱卒,一愣神忽然到:“少爷,你怎么跑这里来了?是不是也被抓住了?”

     “放你娘的屁,你看老子像是被抓的人吗?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郝任说着就从怀里掏出来秦王的文书扔了过去。

     那牢头拿着文书盯了半天,这才到:“这不就是一张绸布吗?这能做什么啊?”

     “认不得字,下面那大印你也不认识?小心我把你眼珠子扣下来当炮踩。”

     “是是是,我看,我看”那牢头盯了半天,这才到:“这好像是秦王的金印啊,只是这上面写的是什么啊?”

     “城门将不认识,你这混蛋也不认识,你是怎么当这官的?这招兵的也太不负责任了,是不是当初塞钱了?”郝任有些无奈的喊了起来。

     “郝任,这是你叔叔当初提拔上来的人”杨德胜拽了拽郝任,压低了声音说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郝任脸上的尴尬神情一闪而没,挥挥手到:“去找个能认字的来。”

     那牢头听到这句话忙跑进了牢里,不一会满脸笑容的走了出来,恭敬的把手中的文书递给了郝任到:“原来是秦王任命的偏将,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偏将来此何干啊?”

     “秦王有令着我便宜行事,可以在金城招募一千骑兵,我来是想把左云苓与胡先超两人提出去,这两人可还在吗?”

     “不在,早不在了,窦将军说他们两个勇武不凡,早弄到军队当中去了。听说窦将军打算让左云苓出任校尉。”

     “跑那个军营去了?”听到这句话郝任有些急了,他与窦轨有言在先不能挖人家的将领,这校尉虽然是低级军官,却也是一个小头领,这要是成了既成事实,自己就是反对也没用,这老王八手黑着呢。自己不一定弄的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