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祡绍吃瘪
        虽然赞赏郝任的处事方法,可自己是来收拾他的,已经夸下了海口若不收拾他一顿那怎么行。

         念及此处,祡绍清了清嗓子:“嗯~~嗯~~”正准备说话郝任忽然递过了一晚肉汤到:“怎么将军嗓子不舒服吗?喝碗肉汤暖一暖,这肉汤可是增强身体抵抗力的好东西。”

         祡绍一愣神,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我是来收拾你的,你腆着脸我还怎么收拾你啊。有心不接受可想了想还是伸手把肉汤接了过来,要是真的能预防疾病随后让随军的郎中研究一番,下发给火头军用来给大家预防疾病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祡绍虽然也是贵族出身,可他自幼喜欢任侠军武,对一般士兵并没有什么看不起的想法,于是很自然的在马背上弯腰接过郝任递过来的肉汤,用嘴抿了抿觉得味道不错,虽然没有盐,喝起来还有一股土腥味,可这味道确实很好。

         喝完了一碗还意犹未尽,拿着碗想给郝任,却又害怕喝不到,想要又不好意思开口,还是郝任笑道:“将军我在给你盛一碗。”

         “好……”

         郝任给祡绍又盛了一碗汤,两碗热汤下肚。两人的关系就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反正祡绍的目的就是来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可这小子对他很是恭敬,这还没动手就已经完成了任务,自己何苦难为自己呢。

         于是祡绍看似随意的问道:“郝任,我听刘将军说你懂军武,那你看我们的这支部队如何啊?”

         “要说到部队,这天下闻名的有三大精锐,分别是隋炀帝的关中骁果,张须陀的军队以及陇右军团。虽说拢右军团军纪散漫,各行其事,不过不可否认他们的战斗力位列诸军之首。而你们的军队说句不好听的话除了军纪好点目前依然是一群乌合之众。如果遇到薛举带领的陇右军团依然是一群散沙。”

         郝任的话让祡绍脸色一红,还是忍不住辩解到:“陇右军团自古驰名,就是强悍如曹操还不是差点死在凉州,我们起兵才多久这些兵马都是新兵蛋子,打不过也属正常。再说了凉州民风彪悍,只要能参军就能打仗,几乎不用多家训练就是一支精兵,这是别处都无法比拟的。”

         “将军这话说的就有点外行了,军纪是军队的立身之本,如果军纪散乱就是一群乱兵,一支军队只要军纪没有问题他是具备成为一支精兵的条件的。将军你是懂兵之人,自然知道陇右军团的强悍从来不是因军纪而著名,只是因人而异,他的将领强大这支部队就强大,他的将领软弱,这支部队就会变得不堪一击。”

         “你久在凉州,那你说朝廷想要征召西凉铁骑,该如何训练呢?他们的军纪历来是人们所头疼的问题,不像关中骁果英勇善战又军纪严明。”

         西凉军从来都是暴虐著称,而他的紧邻关中却是天下都仰慕的精兵所在,听话,善战军纪严整,不过骑兵是关中军队的短板。为了能拥有强悍的骑兵部队,征召西凉兵入伍乃是目前最快成军的办法,在这乱世当中谁能最快建军,自然也意味着谁的实力可以迅速扩张,至于练兵那是实力扩张以后的事情。

         “西凉兵所崇尚者无他,勇士而已,择一勇士挑战诸军,只要威压诸军就能统御群雄,然后由他颁布军规诸军自然信服,不过西凉军素来彪悍,军中勇将无数。你们的部队虽然也有强悍的将领,不过却没有能干得过薛仁杲的,所以就算赢了也无法让他们慑服。”

         “说得好,精兵固然让人欣喜,可他的军纪却令人头疼,也许厉害的人物素让人难以统御吧。”

         两人在这里相谈甚欢,那边密切注意这里的刘文静则纵马来到了李世民几人的身旁,看到刘文静出现,李世民就笑道:“刘先生怎么又去看祡绍了吧?你放心以祡绍的实力收拾一个半大小子还不是手到擒来。”

         “殿下有所不知,柴将军已经被那郝任三言两语说服,此时两人相谈甚欢,几乎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一路说说笑笑的,简直把军武当成了儿戏。”

         “刘先生,你们这些文人素来细化夸大其词,柴将军岂会罔顾身份与一个少年相谈甚欢啊?”段志玄作为李世民手下的功勋人物一脸不信的说了起来。

         “这有什么不信的,不信你让人把柴将军找来问问就知道了。”刘文静被人质疑自然不满,忙开口反驳了起来。

         李世民听到这句话眉头一皱喊道:“传令兵,去吧柴将军叫回来,就说有军情相商。”

         “是”

         不一会一脸兴奋之情的祡绍就被传令兵叫了回来,看到他那一脸激动的神色,李世民不用看都知道这八成是被策反了。

         顿时不满的盯着祡绍,祡绍却毫无知觉的到:“殿下,有什么军情大事要说吗?要是没事我还要与郝兄弟谈论一些军武之事。”

         “哼,郝兄弟,柴将军你变化够大的啊?孤王让你前去给郝任一点颜色给咱们刘将军长长脸,你却与他相谈甚欢。你们都谈什么了?”李世民脸色不善的说了起来。

         “殿下,这郝任精通兵事,简直堪称奇才,我原本问他如何处理凉州精兵的事情,故意刁难与他,没想他他不仅给出了答案还给出了解决办法,接着我又问……”祡绍激动之下毫无保留的把他与郝任的交谈情况告诉了李世民。

         虽然众人从中听出了郝任的不凡,但是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等待处理,刘弘基纵马来到了祡绍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到:“柴将军,你不错,你是替我找面子去了吗?”

         “郝任说他与你有救命之恩,所以可着劲的糟践你也拿他没辙,他与我没有任何恩怨,所以要客气对待,所以你可别羡慕啊。有时候欠人情可不是好事情。”祡绍看到刘弘基拍他肩膀,也笑着回应起来。

         “哈哈哈,我是说柴将军你把咱们大唐军中的所有机密全泄露一空,你这交代的可够彻底的,他三言两语把你什么东西都诈了出来,幸亏大家知道你不会做叛徒,要不然你有资敌的嫌疑啊。”刘弘基说着一脸笑意额纵马远离了祡绍。

         看到刘弘基离开自己,祡绍一愣神,忽然眼睛一瞪,是啊自己确实把大唐所有的机密都告诉了他,想要寻找破解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