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夜袭
        张乾的话一下把两人拉进了现实,刘先生没有郝任的厚脸皮,当时就一脸尴尬的到:“将军,张乾说得对,我们还是先想一想怎么样攻上山吧。”

         “这个我已经想好了,他们所在的山谷乃是陇山凸出的一部分,自然与陇山紧紧相连。我已经询问过了当地的猎户与樵夫,他们都能说出至少四五条进入陇山的路。我是这样想的,我把老左留在了营地迷惑山上的土匪,刘先生你与张乾在山下带领咱们的五百骑兵,只要有人从山谷里逃出来就截住他们。我带领五百步兵从后山腰摸上去,然后举火为号,与杨皓里应外合,届时你们开始猛攻山谷的谷口,给山上的土匪造成一种他们已经被包围的感觉。”

         “我指挥张乾?他要是听从命令就是怪事。”刘先生虽然智计超群,但张乾从来只服文武双全的人,对于刘先生这等书生自然是一百个看不上眼,要是喊得凶了,弄不好他能揍刘先生一顿。

         “刘先生放心,我把老胡放在了杨皓的身边,这次要是偷袭成功,老胡肯定能升为校尉。到时候与张乾的差距那是越拉越大,俗话说得好官大一级压死人,到时候就把张乾分到老胡手下,让老胡带着他东拼西杀,有了功劳算是老胡的,有了黑锅反正他长的黑,正好背了。”

         “刘先生,你这是说的甚么话,你我认识多长时间了,有了你就等于给我换了脑子。立马变得文武双全了,我怎么会拒绝你的意见呢。你放心,我一定遵循你的领导。”张乾与胡先超算是杠上了,谁让胡先超模样与他差不多,但是就是长得比他白净呢。

         更何况张乾是个弃儿,看到了胡先超就跑去找到了老老胡,责怪人家为什么抛弃他。老老胡一口否认自己还有一个儿子,所以张乾认为老老胡肯定是嫌自己长得黑,不愿意要自己了,这都是胡先超的缘故,所以两人一见面就吵架。

         看到张乾前后迥异的态度,刘先生一脸的郁闷,这话也就郝任说,要是他说了说不定还会遭到一顿暴打。

         郝任无视刘先生的郁闷到:“你告诉弟兄们,让他们好好表现,大营里已经准备好了好酒好肉,若是输了这些东西可就归了别人了。”

         “是,将军”

         郝任说完了话,就从山洞里钻了出来,杨德胜正守在外面,看到郝任走了出来忙迎了上来到:“将军,这次让我首功吧,你看我从金城带来了那么多的乡亲,他们有的官职比我都高。我要是再不立功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你事多,招呼大家随我走,记住不要举火,相互之间搀扶着,尽量不要松开,万一跌倒了在山里也好有个照顾。”

         “啊,现在去啊?白天打仗多带劲,现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到。”白天多出风头,杨德胜自然不愿意晚上出击,何况还是崎岖蜿蜒的山路。

         郝任没有理会杨德胜的废话,径直朝着前面的一条山间小道走去,这就是那些猎户给他指出的道路,白天打猎的时候他已经趁机走了一遍,此时自然熟悉山路。

         山路崎岖,一个不慎就会跌倒,一路上磕磕绊绊不时有人摔倒,就是领路的郝任也被树枝划破了脸,可一行人愣是一声没吭。

         他们来自多个山寨,曾经他们的山寨也有如此被攻破的,不过更多的是堂堂正正之军,毕竟他们的人数相差甚远,这次的敌人显然在军队数量上与他们不相上下,突袭也成了他们此时最好的选择。

         经过了大半天的行军,郝任终于演着山脊摸到了山寨的旁边,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动手。虽然此时已经到了子时,可郝任知道这个时候对于山贼来说还有许多人远为歇息,这个时间正是那些山贼进行一些少儿不宜的的最佳时机。

         他们不在当地劫掠百姓,但是去别处行事却也是常事。所以山寨里并不缺女人,曾经有过那么几个山寨因为太过残暴都被郝任灭掉了。

         山上的屋子里依然有零零星星的灯光闪烁,不时传来的呻吟声让尽在咫尺的一众士兵血脉喷张,原本寒冷的夜晚在此时也变得不那么冷了。

         而此时的山谷里,杨皓带着一群心腹正躲在一间土木结构的屋子里,胡先超赫然就在一旁。有人实在忍不住问道:“胡校尉,这郝将军什么时候进攻啊?他只说举火为号,可现在都已经大半夜了,还不曾有丝毫动作,他们会不会不来了?”

         “郝将军用兵神鬼莫测,你们放心好了,他说来就肯定会来。”

         “可我们就在山谷里,这谷口要是有所行动我们肯定看的一清二楚,可现在外面精的落针可闻,哪有什么军队啊?”

         “耐心等候吧,我这个表弟可不简单,他做事从来不按常理。连我们都不知道他何时会来何况刘啸。所以你告诉弟兄们耐心等候就是。”郝任不来就连杨皓也有些紧张了,等待是最难熬的,何况还是在这寒冷的冬季,漆黑的夜晚。四周还有不时传来让人血脉喷张的背景乐。

         “将军,快动手吧,我已经忍不住了。”看到郝任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杨德胜无奈的开口喊了起来。

         “忍不住了?忍不住也憋着,老子都没成亲你竟敢成亲不说,还敢生儿育女。我都没说忍不住了,哪有你说的份。”

         听到郝任的话杨德胜无奈的翻了翻白到:“将军,你要想学习可以到勾栏院里去,听说那里的姑娘什么都懂,她们会教你怎么做的,你犯不着在这里学习,一会让他们发现了咱们能不能活着离开都不知道。”

         “放屁,你要是再敢胡说我撕烂你的嘴。”郝任有些无奈,关系太好了就这点不好,虽然他对你很忠诚,也愿意为你玩命,但是他们可不会对你有什么敬畏之心。

         杨德胜正要反驳,郝任却忽然到:“准备动手,让传令兵点火。”

         “是”终于可以动手了,杨德胜激动不已,忙转身朝着后面跑去。山下杨皓一伙人已经等的有些不耐烦了,有的人已经开始睡着了,忽然山上突兀的亮起了一丝火光,眯楞着眼睛盯着山上的哨兵一下激动的喊到:“校尉,火来了,火来了。”

         这突兀的一声喊,差点把正在打盹的杨皓一头载进面前的火盆里,瞬间清醒的他,蹭的一下拔出了腰间的宝剑,一下惊醒了屋子里的众人。杨皓把手一挥到:“弟兄们,告别这群懦夫的时候到了,随我冲出去。”

         山谷外面,张乾没有刘先生的耐心生怕胡先超抢了他的头功,不停的在山谷外面的树林里转来转去,直到山上出现了一丝亮光,一下激动的喊道:“刘先生,火来了。”

         随着火光的亮起,刘先生自然也看到了,顿时精神一震到:“张乾立刻招呼大家猛攻山谷。”

         “是”

         郝任举了火,三路人马沿着各自的路线一下冲进了山寨的各个地方,顿时山寨乱作一团,许多人连起床的机会都没有就被砍死在了床上。

         而刘啸正搂着自己先前抢回来的一个美妾做梦,屋外的喊杀声让他精神一震,忙一骨碌反身坐起,焦急的喊道:“屋外怎么回事?”

         “寨主,不好了快跑,山寨被包围了,到处都是人,啊……”那人话还没有说完一声惨叫忽然没了声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