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待价而沽
    两个顶牛的男人,往往会把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办的很复杂,无疑窦轨与郝任就属于这种类型的,一个想把女儿嫁出去,一个也想把人家娶过来,不过一个没嫁过女儿一个没娶过媳妇,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历来就不是女婿与岳父谈论的。

     他们中间需要有一个人过渡,那就是媒人,作为中间人的过渡,要不然谁愿意把自己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嫁给一个外人。

     这中间自然还牵扯一个聘礼的问题,由窦轨出面迎接这本来就不是一场合理的安排。

     窦月很想跟着郝任离开,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不管郝任说的在动听,可他终究没有为了自己与他的父亲让步,所以窦月在怎么喜欢郝任也不会出卖自己的人格,让自己的父亲下不来台,即使他们最后成了自己在郝家恐怕也没有什么地位。

     古人讲究的就是个名正言顺,名不正自然言不顺。就如从古人念道的司马相如与卓文君一样,卓文君为了爱情毅然决然的追随司马相如,但是这种卑贱的爱在那些情窦初开的男女心中世所罕见,可在稍微有些人生阅历的人看来你就是个傻子。

     历史证明了轻易得来的从来都没有人会选择珍惜,司马相如刚刚发迹就已经准备抛弃卓文君了,虽然最后卓文君挽回了这段感情,可立身不正自然无法得到想要获得上流人士认可的司马相如认同。

     即使司马相如还是个吃软饭的,可他从来不会介意吃软饭,而是介意自己老婆的出身,那是跟着他私奔的人。

     窦月虽然喜欢练武,但是书籍她也经常观看,对于这些典故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门不当户不对,名不正言不顺即使在一起了也不过是让双方更加的难受而已。

     窦轨拉着窦月离开了断崖,把窦月强行塞进了马车里,顺手牵羊牵走了郝任的那匹骏马这才与秦管家一道朝着金城的方向走去,生怕走的慢了天黑之后看不见赶路。

     郝任看到窦轨离开这才看向身旁的一众士兵到:“好了,咱们也得准备准备,等队伍磨合好了就上路吧,早一天前往长安早安宁。”

     “报……,将军窦将军把你的宝马牵走了。”郝任话音刚落就有卫兵跑上了山喊了起来。

     “什么?您们是干什么吃的?为什么不拦着他?”

     “我们只有几个人,他们有大队人马我们拦不住。”

     “岂有此理。”

     “左校尉你招呼他们,我去去就来。”郝任说着就气呼呼的朝着山下追去。

     看到郝任离开,木寨主不无担忧的到:“左校尉,想办法拦住郝将军,这窦将军可不是咱们能惹得起的,要是郝将军真的惹怒了他我们这些人能否安全离开还未可知啊。”

     “哈哈,木寨主不用担心,我看他们根本就吵不起来,这窦将军虽然看似在于郝任吵架,其实他的根本目的还是想让郝任娶窦月。我在金城的军营待过几天,你也许不知道窦小姐的本事,我却听他们说过,与窦小姐待在一起几乎就已经宣告你的仕途完结了。”

     “什么意思?”

     “窦家可是关陇贵族里面的豪族,窦将军打仗犯不着带着自己的女儿以身犯险。这个女儿可是胆大包天的主,听说他拒绝过当太子妃的机会,差点一脚废了当今的齐王。更是把自己的追求者秦王差点一箭射死。要不然窦轨那个秦州总管当的好好的跑到金城干什么?还不是要躲避秦王。”

     “我得天哪,当今陛下最宠爱的三个嫡子差点让他给欺负了一个遍。这样的马蜂窝郝将军可不敢沾染,你还是想办法把他截回来吧。要不然真的发生点什么咱们以后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无妨,当今的太子与秦王都是人中豪杰,不会与一个小姑娘一般见识,需要防备的不过是齐王一人而已,不过就算要防备也是郝任自己的事情,波及不到咱们,木寨主放心。”

     听到左云苓的解释,木寨主眼睛瞪的溜圆,感慨的到:“你是郝任的兄弟吗?我怎么看着你巴不得他出事啊?”

     “就他?粘上毛比猴子都精,谁能坑的了他?木寨主咱们还是想办法多弄点羊皮这样做好了棉衣也好尽快前往长安。”

     左云苓的话得到了木寨主的赞同,两人一起下了山前去处理眼前的事情了,至于郝任的事情他们可没有时间过问。

     另一边,窦月虽然上了马车,可不止一次让随行的卫兵前来告诉窦轨让他放了郝任的马匹。不过窦轨显然没有当回事情。

     秦管家跟着窦轨的时间最长,看到窦轨牵了郝任的马,笑道:“看来将军已经决定了?”

     “对,决定了。不管是太子还是秦王看上我们家月儿都是为了她的美色,这个郝任我不确定。但是就凭他可以豁出了命去救我得女儿,我觉得这样的人是值得托付终生的。”

     “既然将军已经决定了,为何还要与他吵架啊?”

     “这小子以为我看不懂他欲擒故纵的把戏,想要我加筹码,从今天我们的交谈看来他并没有询问过月儿的来历。所以牵了他的马把他引出来,要不然那他要是知道了月儿的来历恐怕这事情就会生了波澜。”

     “呵呵,还是将军想的周全,那郝任在怎么厉害不过是一个小娃娃而已。”秦总管由衷的感慨起来。

     窦轨听到这句话咧嘴笑道:“因为我是月儿的父亲,他肯定不会担心月儿的安全,但是我牵走了他的马,作为一个武将若是没了好马还算什么武将,所以他肯定会追过来的。”

     “噔噔……”

     一阵马蹄声传来,窦轨笑道:“好了,来了”

     马蹄声由远及近,不一会郝任就出现在了窦轨的视野当中,卫兵想要阻拦,窦轨却摆了摆手,那些卫兵忙退了下去。

     郝任快马赶到了窦轨的面前,一勒马缰,止住了快马,直视着窦轨到:“窦将军好高明的手段。”

     “小子你这话何意?要不是看在你叔叔郝瑗的脸上,就凭你今天的这一番作为我早就弄死你了,还不快滚。”

     “看来窦将军是想把令爱待价而沽啊,我虽然不知道你看上了我什么。但是我知道一点,没有人会把自己的儿女推给那些声名远扬的无赖。而你今天所做的正是这件事,所以我完全有理由相信你有不得不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原因让你一个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做出这样的结论,无疑你想保护你的女儿,你的女儿都需要保护可见她或者你肯定得罪了什么大人物,而你这个睚眦必报的人又弄不过他,要不然也不会为自己的女儿寻找靠山。可这么多人你不找偏偏找到了我,说明其他人恐怕都不敢娶窦月,也只我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所以我是在替你们老窦家承担某些人的怒火,不知道这个篓子有多大,要我顶缸也不是不行,只是你就这么三言两语的想把我打发了未免也太小看天下人了。我要真的这么容易打发你觉得我会从一个要被砍头的死囚转眼成了唐军的偏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