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攻城拔寨
        “多谢秦管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郝任说着没有理会秦管家的搀扶径直对着秦管家拜了拜,这才起身转身上了身后的马,一抖马缰朝着不远处的窦轨跑去。

         此时的窦轨正尾随着窦月的马车旁,生怕窦月从马车里走下来逃跑。自己这个女儿胆大包天,如果真的这样做了自己窦家以后的名声恐怕就完了。

         “驾……”

         随着一阵马蹄声传来,郝任的身影不一会就出现在了窦轨的视野当中,看到郝任一个人前来,窦轨眉头一皱,下意识的朝着他身后看去,这个二愣子不会把秦管家干掉了吧?如果真是那样他们之间的关系恐怕需要重新定位了。

         “吁……”

         郝任在靠近窦轨的时候终于勒住了马缰,对着窦轨一拱手到:“窦将军,我刚才考虑了半天,窦月是我豁出命救出来的,暗说一命换一命,她现在已经属于我了。念在你养了她十几年的份上,等我去了长安就让我叔叔前来提亲。你意下如何啊?”

         看着郝任前后迥异的态度窦轨一愣神,这不是开玩笑吗?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不过他也意识到是秦管家与郝任说了什么,要不然郝任不会忽然改变自己的初衷。

         不仅窦轨意外,就连马车里的窦月也是惊愕不已,激动之下一把扯开了马车的帘子,透过马车的透气孔望着尾随马车外面的郝任。

         郝任看到窦月脸上的尴尬之色一闪而没,笑着对她挥了挥手。窦月脸色一红,没有说话也报以微笑,此时窦轨在两人之间扫视了一圈到:“年少轻狂可以理解,但是年轻人记住一句话,狗狂老虎吃,人狂无好事。把一个原本的朋友变成一个敌人这是傻子的行为。你还年轻,这些事我就不与你计较了,等过些日子我也要返回长安了。陛下对我另有任命,到时候让你叔叔来提亲吧。我想他肯定比你要稳重的多。”

         “是,多谢窦将军。”郝任说着对着窦轨一拱手到:“窦将军明日我就要启程前往长安了,到时候我们长安再见。”

         “走吧,年轻人还是应该以事业为重,我看好你是因为我知道你能给我女儿保护,至于别的我不在乎。不过要娶我女儿不想让人说闲话的话,多努力吧。”

         “是,窦将军,月儿我走了,我们长安再见。”郝任说着话转身打了一个响哨,那正被窦轨扣押的战马,忽然一声长嘶,整个前蹄扬起,一下就把拽着马缰的马夫弄翻在地,扬着四蹄朝着郝任跑了过来。

         郝任一踩马镫,一个侧身就蹿上了朝他跑来的马匹身上,一抖马缰绝尘而去。

         一直目送着郝任走远,窦轨才看向了默默跟上来的秦管家到:“老秦,强按牛头喝水看来还真行不通,似这等持才傲物桀骜难驯的人都被你给扳直了,怎么样考虑一下出任我得军师如何啊?”

         “呵呵,将军难道不认为我现在给你当管家也是在替你出谋划策吗?”秦管家没有接窦轨的话,转而换了一个话题说了起来。

         “那倒也是”窦轨笑着应了一句就纵马朝着队伍的前面走去。

         郝任一路纵马而回,看到他毫发无损的回来,木寨主颇为担忧的迎了上来到:“郝将军,你可不敢意气用事,咱们这上千人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中掌握。”

         “呵呵,木寨主放心,明日一大早咱们就准备出发吧。”郝任说着又转身看向杨德胜到:“得胜明天你去金城把你们几家的家人都接出来。”

         “啊,我啊?让老胡去吧,他……”

         “我去什么去,你自己去,我还有要事去办。”胡先超可不想参与到郝任与窦轨的争论当中,别看今日闹得欢,明日给你拉清单。

         杨德胜不同于胡先超和左云苓,他们两人有领兵的本事而杨德胜却没有统领一军的能力,不过作为郝任的亲卫队长却是很合适的。不过他虽然傻,却也知道郝任刚刚得罪了窦轨他此时去金城恐怕有些危险,所以才想让胡先超去,不过胡先超看似粗旷,心却很细,似这样的事情他是绝不会参与的。

         经过几天的磨合,这新收编的五百人外加从李岩手里弄来的五十个人,总共五百五十人的队伍,已经被郝任磨练的差不多了,现在所需要的只是几场大战而已。

         只有带领他们打上几场胜仗,自己的威信才能确立下来,才能做到令行禁止。

         郝任带着一队人马先行离开,与窦轨妥协之后好处是显而易见的,这么多的人集体迁徙,虽然不用当地官员协助,却也是一件麻烦事,索性窦轨以自己的超强威信,替郝任开路。

         更何况郝任这一路走来,更是把贻害乡里的匪患剿灭一空,那些他们剿不尽追不上的匪徒,在郝任一伙人的面前好像变得不堪一击起来。

         冬季原本就不是个适合打仗的季节,可郝任反其道而行之,倒是打了那些土匪的一个措手不及。

         陇西因为地处陇山而得名,这里有旱涝保收的陇西平原,而且还有赫赫有名的关陇集团,他们以绝强的实力控制着这一大片广袤的地区。

         以圈地的方式控制着这一代的百姓,虽然不至于残暴,却绝谈不上好。大隋的灭亡他们这些人也是出了力的。

         如今大唐建国对于这些一荣俱荣的“自己人”可谓是又爱又恨,他们可以给大唐提供惊人的财富,同时也把持着这一代老百姓的话语权。

         人们常说有压迫的地方就有反抗,这里曾经也爆发过多次战争,薛举曾经就占领过这里,当时那是从者如云,短短的一段时间就聚集起累十几万大军。可见他们在老百姓心目当中的地位。

         因为薛举的当政,这里许多庄园都被收缴,充入了西秦的国库当中,更有许多贵族被直接杀死。

         这要是薛仁杲为何会被斩杀的原因,由于薛举败退,那些溃兵就与陇山当中的一些马匪聚集起来。

         此时的陇山大营,一群人正待在一起吵吵闹闹的讨论着他们的出路,端坐大营中间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壮汉,他是原来薛举手下的一个郎将,薛仁杲败退之后,他就退到了陇山当中,聚集了方圆百里之内的所有土匪,人口多达五千多人,对外宣称上万大军。

         因为唐军骑兵稀少,他们大多又都是当地人,所以剿灭他们就成了难事。所以唐军即使占领了这里也没有成功的剿灭这些人。

         听着大营内争吵不休的声音,壮汉刘啸猛的一拍眼前的案几怒斥到:“吵什么吵,成何体统啊?”

         “寨主,这郝任来势汹汹,沿途已经吞并了五十一路同仁,如今正杀向这里,我们若不想的对策出来恐怕也难逃他的屠杀啊。”

         “对啊,寨主,你们同属金城人,要不你与他商议一下,能否把咱们接收了啊?”

         “不错,寨……”

         “哼,他郝家身受陛下隆恩,竟然反叛,实在是罪不可赦。见了他我要把他扒皮抽筋,还与他谈判想的到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