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一字之师
        “你……”

         郝任的话让窦轨呐呐不言,一时间呆愣在了那里,刚刚想好的措辞顿时没了借口。原本的洋洋得意一下变得哑口无言,就是秦管家此时也是一脸的呆傻。

         这郝任不知道窦月创下的弥天大祸,却凭借一些蛛丝马迹就推算出了窦轨迫切的想要把窦月嫁出去的想法,这绝对是个大才。

         窦轨听到这句话恼羞成怒,正要反驳,秦管家忙拦住了窦轨到:“将军,你先走,我来收拾他。”知道此时的窦轨盛怒之下很容易意气用事秦管家忙劝诫了起来。

         秦管家作为窦轨最信任的人之一,自然要给面子,窦轨虽然愤怒却不好在发作,只好一抖马缰朝着前面走去。

         郝任看到窦轨离开,正要喊话,秦管家一挥手拦住了郝任的马匹开口到忙到:“郝将军,我听说过你说的一句话,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说句不客气的话,我们将军有现在,而你拥有未来。只要我们将军活着你就是安全的,他将是你扶摇直上的那个风口。古人常言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即使你是一匹千里马但是时长尥蹶子,就算你在优秀恐怕也没有人会用你。”

         “我听说你通诸史,杨修之死相信你也明白。这世间不缺少人才,缺少的是如何使用人才。你是个聪明人,今天在这里戳破了我们将军的行为,我们将军怜你才华不与你计较。但你若追随秦王,长安不同于凉州,如果还是这副性子恐这一生止步与偏将尔。如果是那样我们小姐岂不是所托非人。”

         郝任原本气势如虹的冲了过来,没有想到被秦管家这一通数落。两世为人,上一世他就是自持才华,谁都不放在眼里。虽然聪慧却口不择言,想到什么说什么,他以为自己这是洒脱,但是别人看来这是愚蠢。与他同一时期进入特种部队的人,有些人战功比他低得多,但人家都扶摇直上了,只有他依然是个小兵,时长出入最危险的地方。

         以前他不在乎,因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就算偶尔有一天被打死了那也是为国家做了贡献。可到了这里不一样了,自己有疼爱自己的叔叔,有左云苓那样的朋友,还有窦月这巾帼不让须眉的红颜知己。

         如果恪守着心中那一份男人的骄傲到头来也不过是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而已。曾经郝任看过一首诗,上面写的是卫青不败由天幸,李广无功缘数奇。真的是李广运气差吗?也不尽然,李广心胸狭隘,曾因为霸陵尉的几句嘲讽而杀人。

         可见他绝不是太史公笔下的良人,悲情英雄。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泛滥的同情心有时候难免做了东郭先生。

         郝任听了的秦管家的话陷入了沉思当中,而秦管家却没有理会郝任的沉思,继续开口到:“郝将军,我们小姐是闯了祸,但是她不是没人要。人生在世,特别是男人,活着我觉得责任比什么都重要。我听说你叔叔为了照顾你在自己的妻子难产死亡之后连个妾都没娶过。你在此一逞口舌之利可为他想过?你以为若不是刘弘基这个正人君子拼死保你你能活着来到这里?你以为不是秦王惜才你能在刘文静的手中活下来?这天下的水很深,你若进了官场你就会明白不是什么人你都能惹得起的。”

         “说句不中听的话,我们将军杀了你就像碾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他能拉下身段来见你就说明那是真的看上你了。我们小姐若想解除自身的桎梏,只需要答应太子或者秦王的追求即可。可是我们将军不愿意小姐活在宫斗当中,所以才不愿意他进入皇宫当中。我们窦家乃是关陇贵族里面的主事者之一,不管是曾经的大隋还是现在的大唐,我们的地位都至高无上。犯不着为了你一个小小偏将拉下面子来。就算是我们小姐,为了我们老爷的脸面他也不会选择与你私奔。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故事你想必也听说过,豪门大族的姑娘自出身开始就以卓文君为耻。那样不仅让自己的娘家人无光,最后还要遭到丈夫的抛弃。我们小姐没那么下贱,你若想打我们窦家的脸,到头来看到的只会是我们小姐的一具尸体与我们窦家的仇恨而已,一个姑娘家被你当众调戏,如果还传出了你不愿意娶她的言论,恐怕她唯有一死才能保其名节,当然了最主要的她索要保护的乃是整个窦家的尊严。你明白吗?年少轻狂可以理解但绝不是自大,绝不是持才傲物。刘弘基能从刘文静手下保住你,但是他没有能力从我们窦家手中把你保下这个你应该明白。关陇贵族的权威不容挑恤,就是秦王也不敢为你得罪窦家,这个你明白吗?”秦管家目光炯炯的盯着郝任,把这当中的厉害关系说的一清二楚。

         窦轨不是不敢杀你,只是想要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好的归宿而已。窦月有杀人的勇气自然也有自杀的勇气,百年王朝千年世家,他们千百年来就形成的观点岂是那么容易改变的。

         即使郝任为了自己的尊严,不愿意吃软饭,但事实证明此时的窦月只有一个窦家的名声,娶了她危机与机遇并存并不是什么软饭,弄不好还要替窦月挡灾。

         念及此处,郝任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对着秦管家纳身下拜到:“一字之恩为之师,今日得秦管家你一番言语,于我而言乃醍醐灌顶之语。他日我若有所成就皆赖你近日之功也。”郝任说着对着秦管家拜了下去。

         秦管家忙从马上跳了下来,扶起了郝任到:“有些事不经彻骨的寒冷是不会明白的,我若在你这般年纪的时候懂得什么叫做谦让,什么叫做几事不密则成害,就不会有今日这蹉跎一生了。”

         “秦管家有大才为何不自荐与陛下呢?”

         “我现在已经到了残局,如何再去风云顿起,将军对我不错,人生就算到了低谷有这么一个知己也算是无悔了。只是你还年轻,有些事还需要多加磨练啊。莫做杨修,也莫做贺若弼懂吗?”秦管家有些感慨的望着那已经落下山的夕阳,略带沧桑的话语,带着启迪的声音认真的说了起来,夕阳的余光洒落映照的他的身影无限高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