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六章
        苍白的面容,脚步虚浮,整个人就像是个被人操控的布偶一般,尤其是那双空洞的双眼……

         看到季弘一双空洞的眼睛,季思明不得不掏出腰间的斧子,防备地盯着季弘看,瞧着季弘就要靠近,季思明这才回过神来,转过身朝着村民们吼道。

         “跑——”

         众村民在看到季弘的样子时就已经想要往后退,如今季思明让他们跑,他们便不顾一切的往来时的路上挤去。

         山间小路狭窄,两边又都陡峭,根本无法容纳众人同时行走,只是急坏了的村民也没多想,只想着顾好自身的性命,各自推搡着往平畴镇方向跑去,小路瞬间变得拥堵起来。

         一直跟在后头的姜鱼见村民们慌乱的样子,皱着眉头高呼出声。

         “大家一个个走,别挤着,季志远,你去前面给他们引路。”

         说完,不去看村民们的动作,转身就往季思明那边冲去。

         为了保护村民挡在路前的季思明早已与季弘扭打做一团,曾在幼时学过两年三脚猫功夫的季思明此刻整个人往后仰,手中斧子的手柄处抵着季弘的脑袋,因为着急却不想伤着季弘的双手被斧子割出了一道口子,淡淡的血腥味弥漫在空气中。

         闻见血腥味的季弘仿佛更加兴奋了,箍住季思明双肩的力道越发大了几分,眼看着季思明就要支撑不住,跪下身子往后摔去。

         他无法下手解决季弘,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季弘压着自己,离自己越来越近,近到甚至能闻见季弘口中的腐臭味,季弘不懂季思明的苦心,一味的只想着将身下之人撕咬个干净。

         及时跑到的姜鱼紧皱着眉头,在心中再次吐槽季思明的婆妈,抡起手中的斧子想也不想就往季弘脑袋上砸去。

         ‘噗嗤’

         乳白色的脑浆混杂着丝丝鲜血喷洒到姜鱼身上,青灰色的长袍瞬间被染脏,姜鱼却一点儿也不害怕,睁着一双大眼,眼中带着果决。

         反观季思明,同姜鱼一样,也是睁大了双眼,不同的是,他的眼中充满了不可思议,他没想着要杀季弘,只想着等村民们都跑远了,他再想办法逃脱,可刚刚发生了什么?

         按捺住狂跳的心脏,季思明的双眼直直的盯着眼前这个正居高临下看着自己的‘杀人凶手’。

         被季思明呆愣的目光看的有些发怵,姜鱼干咳两声,目眺远方,不敢再直视被白红夹杂的脑浆糊了一脸的季思明。

         正在二人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以为被姜鱼解决的季弘却突然抽疯了一般,全身抽搐不已,在二人惊诧的目光中,缓缓站起了身子。

         “……”

         “……”

         看一眼已经惊呆了的姜鱼,季思明立马推开离自己极近的季弘,从地上爬起来后拉着姜鱼往后退了几步才停下来。

         “你不是说让他们脑浆迸裂他们就能死绝了吗?为何刚刚你已经敲破了他的脑袋,他还能站起身子?”

         “……”

         抿着嘴,姜鱼想说自己也不知道,这尸魍不按套路出牌啊,换做在电影中,被她这样爆头,应该早已经死了才对。

         不死心的甩开被禁锢住的手,姜鱼再次将手中斧子高举,看到季弘长大了嘴就要往自己这边冲过来,姜鱼想也不想,就将斧子猛地向下挥去。

         一下,两下,眼看着季弘的左眼眼球都让姜鱼砍的爆出了来,站在一旁的季思明终是看不下去,上前拉起了姜鱼的手臂,想要带她离开。

         ‘你要做什么?’

         用眼神控诉季思明的动作,姜鱼单手举起斧子明显觉着有些吃力,想起上辈子的好体格,姜鱼一边抱怨这具身子的瘦弱,一边又将斧子挥在了季弘已经满是窟窿的脑袋上。

         “姜鱼,你够了。”

         暴喝出声,季思明看着面前面目全非的季弘,心中有愧,他答应过父亲要护好这些仅剩的村民,可现在看来,跟着季阿大走的,想必都已经变成了季弘这般。

         “我们快跑吧,回到镇上去,回到镇上就好了。”

         季思明的语气中尽是无力,他此刻只想带着姜鱼回到平畴镇上,等着季弘离开了,他们再继续赶路。

         “呵,回到镇上就好了?季思明,你的脑袋里究竟装了什么?季弘都已经变成了这样,想必季阿大他们也已经落难,刚刚发出惨叫声的想必就是他们,你不想着要如何除掉这些祸害,还想着护着他们?”

         冷笑一声,姜鱼朝着险些摔倒的季弘走去,这是迄今为止他们遇见过的唯一一只落单的尸魍,不拿他开刀,日后遇上其他的尸魍,他们还怎么下手?

         被毁了双眼的季弘此刻漫无目的的乱走,他的脸已经称不上脸了,一大半被姜鱼砍去,剩下一小块连着脸上的皮肉,无力的挂在肩头。

         被说的心中不是滋味的季思明看到姜鱼已经走到了季弘的身边,一手夹着斧子,而后双手用力的将季弘推倒在地。

         脖子,小腹,甚至是那处,姜鱼丝毫没有放过,但瞧着季弘还在蠕动的身子,姜鱼深深叹口气,最后才将斧子砍到了季弘的心口。

         佛家说,一切讲究因果,外在的问题是一种‘果相’,要找想彻底消除它,只有找到内在根源,而这个根源,就是我们的‘心’。

         丢掉手中的斧子,看着不再动弹的季弘,姜鱼表面上虽是松了口气,但心中却怎么也无法释怀,心,是世间一切的根源,若是尸魍的致命点在于心的话……

         深叹一口气,姜鱼上一世为了不让身上的戾气加重,时常去寺庙中参拜一番,小弟们都笑她傻,只有她知道自己心中究竟在想些什么。

         “……姜鱼。”

         季思明的喉间有些干涩,声音里还带着些微的恐惧。

         听到季思明再唤自己,回过神的姜鱼抬起头来,正想嘲笑他胆子小,就被远处朝他们奔走而来的一群尸魍吓傻了眼。

         就像是在沙漠中寻找绿洲一般,一群尸魍认定了季思明与姜鱼就是他们的泉水,张着嘴,露出带血的牙床,不顾跌倒,不顾踩踏,只为了喝上一口解渴的‘泉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