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那便再等会儿,眼看着就要将药采齐了,现在走岂不是可惜,爹也不知这药能不能治好那人,若是那人与我们无缘,思明,咱就继续赶路吧。”

         沧桑的声音回响在林间,季思明闻言,抬头看了看血色的晚霞也将要褪去,心中那句救人还是走的话一直没停下过。

         “爹,我陪你。”

         最终,还是放不下那名刚刚躺在地上的人,季思明从季老爹手中接过药草,一路搀着季老爹,往林子的更深处走去。

         那天为了救那女子而连累了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季思明低垂着脑袋,心如死灰。

         “季思明,你愣着做什么,村长都死不瞑目了,我们也不知道是在那儿,指不定旁边就有尸魍躲在那儿呢,你却还在这儿发呆,还不赶紧将村长埋了,然后赶紧上路!”

         见村民们一个个的都游上了岸,季阿大便再也坐不住了,一面看着季大壮在湖岸边拉人,一面催促着跪坐在一旁发呆的季思明,这人莫不是被摔得更傻了?这可怎么是好?

         拧着长袍上的湖水,季阿大往季思明身旁走去,见季思明就像入定了一般,半点相应都没有,嗤笑一声,将脑袋往季老爹身上转去。

         “我说季思明,你不会以为村长还会活过来吧?你在这呆呆的看着也不是个办法啊,赶紧的,召集大家上路吧。”

         说着,季阿大便拉起季思明的手,想要将他从地上拉起来,谁知道季思明这人一动也不动的跪在那儿,任季阿大怎么搬弄他,他都不曾挪动过一丝一毫。

         “季思明,你傻啦,赶紧醒醒~!”

         在季思明耳边大吼一声,才见季思明转过头来,双眼带着迷蒙,显然是刚回过神。

         “那位姑娘呢?”

         想不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还是在问那女子去了哪儿,季阿大眼中带着不屑,就连说的话也满是不在乎。

         “死了,死在湖底了,你看她一名弱女子,从悬崖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是死了是什么?我说你能不能快些,要是悬崖上的尸魍也下来了怎么办?届时我们可就一个也逃不了了。”

         话语中带着急促,季阿大恨不得就这样带着季思明走,管他村长不村长的,他们为了活命都来不及逃呢,要是再费时费力将村长埋了,得花多少时间?

         被拽起来的季思明还未回过神,他刚刚好像做了个梦,梦到幼时父亲带着自己下田插秧,那时的他每日只想着什么时候能回家吃娘刚烙好的大饼,或许,现在这个才是梦,而自己只不过是被梦魇困住了罢?

         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清脆的响声在众位刚上岸的村民耳边响起,看着被季阿大拖拽的季思明,众人皆是一副见了鬼的模样。

         “小村长,你可别想不开啊。”

         季秋阳在里头算是最小的一个,平日里他最喜欢的便是打趣季思明,称他为‘小村长’,许是平日里玩笑开得多了,在这生死关头,季秋阳还是将季思明称作小村长,只是这一声小村长中,带着些许哭音。

         他爹娘都在这场逃亡中死了,只剩下他一直跟在季志远身后,如今,志远大哥也不知所踪,连他最熟识的小村长也变成了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好生吓人。

         “你们……”

         季秋阳在说完话后,岸边就再也没有人出声,只剩季秋阳一人在轻声啜泣,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季阿大都觉得不耐烦,正准备开口说话了,不远处突然出现一阵熟悉的声音。

         众人闻声转过头去,就见离岸边不远的湖水中,有一颗黑黝黝的脑袋在湖水中上下沉浮,一只高举的手,正用力挥舞着。

         “是志远大哥。”

         软软的哭音中带着惊愕,季秋阳第一个认出在水中沉浮的是季志远,顾不上一旁阻拦自己的村民,‘噗通’一声,跃入湖中。

         “小村长,快来救人啊,那姑娘在志远大哥这儿呢。”

         朝着岸边高呼,季秋阳看着趴在季志远肩上的姜鱼,看向季志远的眼神中充满钦佩,这湖水颇深,想必是志远大哥拼了命将这姑娘救上来的,换做他人,想必是没有那么大勇气的。

         “志远大哥,你无事便好。”

         快速游向季志远,季秋阳一点点靠近他的身边,刚刚心中的慌乱不再,整颗心都放了下来,朝着季志远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瞧见这个如暖阳般的笑容,季志远只是回应了一个敷衍的笑,此刻的他实在是笑不出来,他娘将他与季阿大推下悬崖后,却没有跟着下来,也是,若是娘也跟着下来了,也是没有活路的。

         哽咽声卡在胸腔里,季志远瞧见向自己游来的村民,便再也坚持不住,眼前一黑,整个人再也不划动四肢,往水中沉去,全然忘了身后还有一个还在昏迷的人。

         再次醒来,以为刚刚只是做梦的姜鱼不敢睁开双眼,四周没有消毒水的味道,全身黏糊糊的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包住。

         “思明,这姑娘动了。”

         一直守在姜鱼身旁的季大壮见她的手指动弹了两下,就赶忙大呼出声,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醒了一般。

         果然是回不去了。

         姜鱼认命的睁开双眼,入眼的果然是一身身长袍,姜鱼从未觉得二十一世纪的简装有那么好看过。

         哭丧着脸从地上坐起,看着全身都是泥的自己,姜鱼直勾勾的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季思明。

         ‘大兄弟,你也没死啊。’

         ‘大兄弟,你爹埋了吗?’

         ‘大兄弟……’

         在心中想了无数打招呼的语言,姜鱼只觉得头疼,揉揉湿濡的长发,而后才对着在自己面前站定的季思明摆摆手,干巴巴的说了句“嗨~”

         ‘嗨你丫的姥姥’

         在心中吐槽自己,姜鱼再次嫌弃自己的社交障碍,抬起头来,见季思明正皱着眉头看着自己,咽下口口水,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不知是不是姜鱼出现的时间不对,每回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季思明总是一副严肃的表情,搞得姜鱼往后好一段时间都活在季思明是个一本正经的年轻人的阴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