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我还以为你们会知道呢。”

         轻声咕哝了一句,见季秋阳求解的眼神,姜鱼刚想开口,就听身旁的季思明厉声开口。

         “秋阳,女子的芳名岂是能随便问的?”

         季秋阳抬头看见季思明眼中明明白白的写着‘要知礼数’四个大字,撇撇嘴,低下了头。

         规矩真多,姜鱼跟着季秋阳一起撇嘴,见季秋阳低下了脑袋,便凑上去在他耳边轻声说了自己的名字。

         知道了姜鱼的大名后,季秋阳笑弯了眼睛,看向季思明的眼神中带着一丝挑衅,而一旁一直在偷听的村民也满意的笑出了声。

         季思明深吸一口气,刚刚姜鱼与秋阳说话哪里能用轻声来形容,虽说算不上大声,却是让所有村民都知道了她的名字。

         “小村长救了你这么久都不知道你的名字,真是……”

         “真是弱爆了!”

         见季秋阳想不出词来,姜鱼接了话,转头看到季思明一脸的不解,姜鱼抱着肚子,爆笑出声。

         不光是季思明不解,就连季秋阳与一众村民也不知道姜鱼究竟在说些什么。

         “你说季思明救了我很久?”

         一脚踩在路边的野草上,姜鱼用余光欣赏着这个世界,要是没有那些尸魍,怕是在这个世界过一辈子也是好的。

         踢开脚边的石子,季秋阳低着的头看了一眼姜鱼,而后缓缓开口。

         “是啊,要不是小村长当初在山上捡了你,村长特意为你去采药,你可就活不过来了,要说小村长不知道你的名字也对,救了你的这些日子以来,都是小村长背着你逃难的,不遇见尸魍还好说,遇见了,可真是苦了小村长了。”

         对着姜鱼上下扫视一番,见她抱胸对自己一脸防备,轻笑一声,接着道。

         “这么多天来,还真没见过你睁眼的样子,现在好了,你能走能跑了,可惜,村长他……”

         噘着嘴,季秋阳少年老成的叹了口气,不再说话,而一旁的村民也都安静下来,看向姜鱼的眼神中,都带着一些不明的思绪。

         “遇上这姑娘也是缘分,要不是当初我执意要爹救姜姑娘,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一切都是我的错。”

         季思明深知这都是自己当初任性出的错,眼神中有些苦涩。

         看周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劲,姜鱼‘呸’的吐掉嘴里的杂草,皱着眉头看着一个个低着头的村民,大声喊道。

         “你们一个个都给我打气精神来,故人已逝,我们要做的事就是好好活着,看看你们一个个和烂黄瓜似的样子,要是待会儿遇到什么不该遇到的东西了,可就都要死在他们嘴下了。”

         说完,姜鱼往四周看了看,她冒着生命危险说了这句话,要是待会儿自己乌鸦嘴了,她可就要哭了。

         四周静悄悄的一片,还好……

         轻吁一口气,姜鱼见村民们都在瞪着自己看,满意的点点头,拍拍季秋阳的肩膀,举起手臂,高呼了一声。

         “出发~!!!”

         ——————分割线——————

         山路确实是通向都城的,站在小山头上,但看着不远处的小镇,一众村民停下了继续往前的脚步。

         “小鱼哥,你看前面。”

         一路上被姜鱼一颗‘真诚’的心俘虏了的季秋阳指着站在小镇镇口的一群人,惊叫出声。

         “喊什么?男子汉办事应该沉着冷静,你这么一副慌里慌张的样子,以后还怎么当老大,带小弟?”

         手中拿着一根两头都被削尖了的木棍的姜鱼唾掉嘴中的野草,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活脱脱的就是上一世的混混鱼。

         走到季秋阳身旁,姜鱼眯起双眼,看向他所指的方向。

         “哟,巧了,兄弟们,咱遇到老熟人了。”

         撅起嘴吹起口哨,姜鱼转过身对着身后的一众村民道。

         谁是你兄弟?别一副山匪头头对手下说话的样子好吗?

         跟在姜鱼身后的村民们再心中吐槽,面上却还是一副冷漠的表情,顺着姜鱼的目光看去,等看到山下的那群人时,瞬间变得不淡定了。

         “这一路都没碰到,怎么好死不死的在这里遇到了?”

         “思明,这还要不要去?”

         “阿弥托佛,观音菩萨,地藏王菩萨,佛祖大老爷……”

         “……”

         季思明看着在小镇镇口徘徊的季阿大等人,见他们还是如那日离开一般,一个人也没少,心中松了一口气,正想说下去。

         “下去做什么?咱是来找武器的,又不是来送死的,万一镇上有尸魍怎么办?这样,咱先让他们进去看看,等没有危险了,咱们再进去。”

         伸手捂住季思明的嘴,姜鱼看着还在犹豫的季阿大等人,再从山头上往小镇里头看去,发现里边荒无人烟,想必季阿大等人也是看到了这一幕,这才想要进去看看情况的。

         被姜鱼说中了的季阿大此时正满头大汗,他内心犹豫不决,但这一路上都在吃野果,打野味,初秋虽然不冷,但过了秋天,冬天马上就来了,要是不准备一些御寒的衣物,怕是会冻死。

         偶然路经这个小镇,在镇子外头的小山头上呆了许久都没见有人抑或是尸魍出没,季阿大便心动了,只是在真正站在这里时,却发现自己不敢进去了。

         “老大,他们太慢了,不然我们下去把他们全都打晕,然后把他们丢进去,就能知道究竟有没有尸魍了。”

         大掌用力扇到季秋阳的后脑勺上,季思明双眼瞪着季秋阳,心中怒火腾飞,季阿大确实不是什么好的,但底下的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多少都是与他们有感情的,这倒霉孩子怎么能说出这种话?

         被打疼了的季秋阳‘哎哟’一声,哀怨的看了一眼季思明,他不过是说说而已,用的着这么当真吗?

         一直没有开口的季大壮却笑出了声,要不是季思明拦着,他可能真要这么做了。

         “先等着,急什么,男子汉做事切忌心急气躁,这样你以后出去……”

         “怎么当老大,带小弟。”

         “嘿,你这熊孩子,小鱼哥这是为你好呢,你听不出来吗?”

         作势要去打季秋阳,见季秋阳躲到了季思明身后,姜鱼耸耸肩,继续眯着双眼,看着远处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