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是天灾还是人祸?

         季思明什么都不懂,此刻的他背上背着已经跑不动路的父亲,正努力往一条不归路上跑去。

         在儿子背上颠簸的季老爹老泪纵横,季家村突然来了两个怪物,其中一个他是知道的,正是前些日子帮他修路的季凡,可那时候的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一般,若不是思明唤他,恐怕自己也会变成像他那般。

         季家村靠山,唤上一干村民,大伙儿直奔山顶,只是后头的怪物越来越多,皆是一张张熟悉的面孔。

         他也曾见过一个活生生的人在自己面前变成了一只怪物,连着好些天,村民们与他都是在惊心动魄的逃生路上过活的。

         野味野菜,皆是生的,为了保存体力,众人只得往荆棘地逃去。

         荆棘地并不像村民们相像的那般好闯,大部分人都被困在了外头,一个个哭天喊地的,却因为害怕荆棘上的倒刺,根本不敢前行。

         “季思明,你等等我。”

         身后是一阵阵的抽气声,呼痛声,季思明抱着自家老爹,弯着腰身,忍受着倒刺带来的疼痛。

         背后是一片血肉模糊,季老爹窝在儿子怀中,心疼的看着儿子紧咬着嘴唇,面色苍白,额头上尽是冷汗,不忍心的开口道。

         “思明,你放爹下来,爹老了,不能拖累了你。”

         自从儿子带着自己开始逃亡起,他便一直拖累儿子,若是再这样下去,可能儿子就会被自己拖累至死,他老季家就这样一根独苗,若是就这样断了,他怕是也没有颜面去去见地下的祖宗了。

         季思明紧抿着嘴唇不说话,他不知道要怎么去救那些被困在荆棘之外的村民,只知这些被自己带进来的人,必须被自己保护,因为他爹说过,村民是一个村的根。

         “爹,我会护好他们的。”

         季老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儿子说了什么,等回过神来后,笑骂道。

         “你这臭小子,平日里老子让你好好宰村子里呆着,你倒好,整日里不学好,就知道与那些人呆在一块儿不学好,现在好了,想起老子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了?”

         一行跟着穿过荆棘的人本是悬着的心在听完季老爹这番话后,立刻大笑出声,却独独季思明自己笑不起来。

         若是自己平日里多听些爹说的话,哪儿生那么多莫名其妙的事。

         见儿子一副眉头苦皱的模样,季老爹叹口气,伸手拍拍儿子的肩,“臭小子,别想那么多,就算没有你,那些怪物也会寻着味道来季家村,这事不过是早晚罢了,别总把罪压在自己身上。”

         他这儿子,虽说看着挺混,但这么多年养下来,他怎么会不知道儿子的秉性。

         张了张嘴,季思明到底没有说什么。

         看着身后本有上百的村民,此时只剩下了三四十个,季思明的心中不是个滋味。

         “阿远,你快走吧,别带着娘了。”

         不知走了多久,寂静的山岭中终于传来人的声音。

         季志远一手抱着一位老妪,另一只手手中拿着一根木棍,用尽力气想要拨开自己面前的荆棘。

         喘了口气,季志远站在原地,从怀中掏出最后一块烧饼。

         将烧饼放在老妪手中,季志远这才继续往前走。

         “娘,您先吃着,等到了外头,咱到了别的地方去找人,他们定有办法救咱们。”

         说的话丝毫没有沾上要将老妪丢在这里的意思,季志远抱着老妪的手劲越发大了,这是他娘,若是把亲娘丢在这个遍地都是怪物的地方,那还是人吗?

         “季志远,你走快些行吗?后面那些东西马上就要追上来了。”

         一直跟在后头的季阿大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这都什么时候了,还在说这些有的没的,要去都城,这也得有命去不是!

         老妪想要探出脑袋看看是谁跟在儿子身后,明明那时候是儿子垫后,加上很多人都受不了倒刺扎在身上的疼痛而选择了另一条路,还会有谁跟在身后?

         没有去看跟在自己身后拿自己做挡箭牌的季阿大,季志远在心中压下怒气,一直以来他都拿季阿大是自己的长辈劝慰自己,可越是这样,季阿大便越是要来挑衅自己。

         “阿大?”

         老妪终于想起这声音似乎是在哪儿听过的,她常年呆在屋子里给儿子缝补衣裳,也是许久未见过这个最小的表弟了,只是阿大不是去外地倒腾生意了吗?怎么这会儿又出现在这儿了?

         “诶,是我,姐,许久未见了啊,弟弟我可是想你想的紧呢。”

         季阿大哪里去了外地,只是一直躲在家中,就是为了躲避外头那些找自己催债的人呢。

         确定了儿子身后之人的身份,老妪也不再开口了,她算是知道了季阿大为何一直在儿子身后,儿子生的高大,他则是身材矮小,拿儿子做挡箭牌正合适不过,果然还是以前那样,一肚子都是坏水。

         见老妪不再说话,季阿大讪笑一声,也没有再开口,只是继续跟在季志远身后,虽是这样,却也还是难免被倒刺刮着,时不时呼痛出声。

         不知走了多久,一直走在最前方的季思明停下脚步。

         看着前方是一片光亮而不是刚刚一路走来的点点细缝透着光,季思明心中一阵激动,手中的棍棒用力往旁边一推。

         入眼的是一片绿色,季思明深吸一口气,全然忘了背后火辣辣的疼痛感。

         村民们一个接着一个从荆棘地中走了出来,要说这座山头也真是好,大半座山头上全是荆棘,平日里都无人敢走,这下他们竟从这里边活着走了出来,真算是万幸。

         不敢大声欢呼,村民们只敢在心中雀跃,只是等高兴过后,众人又蹙起了眉头。

         “接下来,咱们要从哪儿走?”

         村民中有人问出了这样一句话,在场的人皆是沉默,季家村没了,他们中大多数人甚至失了家人,若不是心中有股想要活下去的斗志,怕是他们都要死。

         众人的目光纷纷投向季思明身旁的季老爹,他们平日里都是干粗活的,唯一懂的事多的就是季老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