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将脸上的水渍抹去,目光朝着岸边看去,就瞧见有人背对着自己,跪坐在地上。

         还好,没死。

         姜鱼在心中轻吁一口气,心中石头落地,便往季思明的方向游去。

         只是离着岸边越近,姜鱼就越是觉得不对劲,季思明他父亲呢?怎么没有看到?

         “喂,你爸……爹呢?”

         拽着湖边的野草爬上岸,刚想上前询问季思明为什么不说话的姜鱼止住了脚步。

         季思明面前躺着一名身着一身湿濡的青灰色长袍老者,面色苍白,双目圆睁,双手高举,不知道是在托举着什么。

         低垂着脑袋,湖水顺着季思明的长发滴落在长袍上,瞧见长袍还紧贴在他身上,想必他也是刚刚从湖中出来。

         上前两步,姜鱼把手放在季思明的肩上,叹口气,嘴里的话还没吐出,就被季思明赤红的双眼给堵上了。

         “……那个,你不要难过。”

         用力拍打两下季思明的肩膀,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的姜鱼恨不得抽自己两大耳刮子,什么不要难过,人家亲爹都死了,能不难过吗?

         季思明双唇紧抿,没有开口说话。

         就在两人僵持之间,忽然听见头顶上有惊叫声传来,二人双双抬起头,就瞧见了头顶上有数十个小黑点在逐渐放大。

         紧接着便是噗通噗通的落水声,一个接一个,瞧着刚刚不同意跳崖的人差不多都下来了,姜鱼好笑的同时,再次跳进了湖中。

         悬崖很高,若是幼童或老者抑或是体弱多病之人落入湖中,定会去了大半条命,想着悬崖上方的那群丧尸,再看眼前这些活生生的人,这些可都是以后的希望,要是都死光了……

         一头扎入湖中,姜鱼此刻无比庆幸自己熟悉水性,不然姜鱼就可能变成一条咸鱼了。

         还没想完,刚刚划了两下水的姜鱼就感觉到自己的身子猛地往下沉去。

         双脚好像被水草缠住了,姜鱼低下头,却看到了一张神情无比惊恐的脸。

         这人……他也跟着跳下来了?

         心中有些膈应,在想到还在岸边垂泪的‘小公主’,姜鱼叹口气,她记得这人说过‘小公主’是村长儿子,那这些肯定就是村民了。

         拽起季阿大的衣襟,带着他一路往湖面上游去,想不到这人长那么大一块,居然怕水。

         终于得救是季阿大心中松了口气,心中无比怨恨季志远的同时,也无比庆幸要不是他那个没用的娘将他推下了悬崖,他可能就死在那群东西的口中了。

         胸口被憋的生疼,姜鱼本就没有多少力气,此时又拖着一个男子,虽说水中的浮力不小,但还是让她的动作慢上了不少。

         废了大力往上游,眼看着就能呼吸到空气了,姜鱼脚下用力一蹬,正准备把头探出水面,就觉得身子一沉,整个人开始往水底下滑。

         不可置信的看着季阿大,姜鱼在心中骂娘,这人脑子是被驴踢了还是怎么着,自己好歹也救了他一命,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竟然恩将仇报。

         意识飘散的越来越远,缓缓沉入水底的姜鱼最后的意识只停留在了想要喊救命却出不了声上。

         终于浮出水面的季阿大猛地一顿咳嗽,划动双手双脚努力不让自己往下沉,随后才觉察出一丝不对劲,刚刚救自己的那人好像是季思明救的女子,怎么自己都上来了,她还没上来?

         想到自己刚刚的动作,季阿大心中闪过一丝慌乱,在瞧见岸边好像有个人,看这身衣物,应该是季思明无误,而后想要活命的意识再次窜上心头。

         反正那女子也是季思明救的,正好还了他们的恩。

         这样想着,季阿大仰起脑袋,朝着岸边大声呼喊。

         “喂~~~~~,季思明,你杵在那边做什么?快来救命啊!”

         声音传到崖壁上,荡起了阵阵回声,季思明却像什么也没听见,继续低头跪着。

         见季思明不理自己,季阿大心中生了一股气,他这人总是这样,仗着自己是村长儿子,整日用鼻孔对着他。

         心中冷哼,身体却是越来越疲惫了,划动的四肢动作越来越慢,季阿大面上开始焦急。

         “季思明,你忘记自己答应过村长什么了吗?若是咱们季家村都死在这儿了,你爹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去见季家的列祖列宗?”

         季家村?爹?

         他爹都已经死了……

         看着季老爹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仿佛正在与自己说要护好季家村的村民,季思明深吸一口气,站起身子,转过头,就瞧见了季阿大快要被淹没的头顶。

         心中闪过一丝抗拒,但也没多想便跃入了湖中。

         拖着季阿大上了岸,季思明才觉察出好像少了些什么?

         刚刚那位姑娘呢?

         心下暗道不好,正想转过身子再次回到湖中的季思明救瞧见了数名村名纷纷游向岸边。

         没有,还是没有,季思明心宗着急,刚站起身子就被人拉住了衣角。

         季阿大知道他这是要去救那名女子,但若是季思明出了什么事,那村民肯定会大乱,届时,谁都别想活下去。

         “季思明,你要去做什么?”

         “那位姑娘刚刚似乎跳下去救人了,到现在都没有上岸,我下去找她。”

         说着,季思明就想挣脱季阿大的手,谁知季阿大的手劲大,怎么也扯不开。

         “你放开。”

         在心中暗骂季思明无脑,季阿大开口也不客气。

         “季思明,你要下去找死吗?那姑娘下去那么久想必是活不了了,更何况她的命本来就是你救的,现如今她自己要下去送死,你还去救她作甚,再来,你忘了咱们是为什么跳下悬崖的吗?要不是她,我们早已经跑到了别处。”

         “可……”

         “什么可不可的,季思明,你瞧瞧你爹那副死不瞑目的样子,若不是那名女子耽搁了大家逃跑的时间,村长能死吗?”

         一番话说出了季思明的痛心处,他是个不孝子,若不是他当时硬是要救那位姑娘,或许就如阿大所说的,爹就不会死了。

         面色微冷,季思明听了季阿大的话后回到了季老爹的身边,继续跪着,季老爹的双眸始终没有被阖上,这是季思明时刻用来警醒自己的,都是因为他,整个季家村才会陷入如此大的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