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玉牌
    入夜,一个人躺在值班室的床上,人生第一次经历惨烈的交通事故现场,死者的惨状在脑海里不断回放,让我久久不能入睡。“噹、噹、噹、噹、噹、噹”,当墙上的时钟敲响六下,时间已经到了夜半子时。

     用遍了类似“数羊”、“轻音乐”等所有方法都没有奏效,干脆坐起身想从衣服里面翻出玉牌想研究一下。当翻到一堆厚重衣物下的最后一件外套时,奇异的一幕发生了,玉牌在外套口袋里发出幽幽的绿光,并且是一闪一灭类似呼吸的频率,这时候哪怕是傻子都知道这绝对不是一块普通的玉牌啊,加上白天惊恐的经历,我的面部表情已经可以用扭曲来形容了,哪个新人都不能接受白天看死状凄惨的尸体晚上再见鬼吧!

     呆了足足有3分钟,我把抱在手里的衣物又扔了回去,想把那忽闪的绿光盖住,然后飞也似的钻进被子双手合十反复默念“公事公办,有怪莫怪!冤有头、债有主,我是无辜的,阿弥陀佛,上帝保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足足半个小时,见外面没什么响动,偷偷把脸露出来看了一下周遭,除了越发明显的绿光透过一堆衣物闪着诡异的节奏以外,别的什么都没有发生。“好吧,至少还没有看到鬼”,我自己安慰自己。

     鼓足勇气,慢慢拿起衣服并把手伸进了衣服口袋,就在手指和玉牌接触的一瞬间,掀开我人生新篇章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一道巨大的绿色光柱从玉牌中疾射而出,照亮了整个房间,而在这强烈的绿色光柱中,慢慢显出了一个绿色的人影,在强烈的光照环境下根本无从分辨这个人影长得什么模样,而此时的我只能选择遮着眼睛拼命向门外跑。

     快要抓到门把手的一瞬间,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把我拉了回去,看着就快到手的门我眼里满是恐惧和绝望,一刹那就失去了知觉。等再回过神来,自己已经不在值班室了,宽阔的马路两旁幽绿色的路灯,处处可见脸色苍白的行人飘飘荡荡擦身而过,而刚才身边的绿光也消失不见了,玉牌在手里仍然是白天淡淡的幽光,刚抬起头猛然看到一个形像狰狞、身材高大、手持钢叉、头悬绿色火焰的恶鬼正站在面前狞笑,我不由一惊,嘴张的老大半晌蹦不出一个字。

     恶鬼首先说话:“张帅,小的在玉牌里等您好半天了,您是终于肯让小的出来了,都快憋死我了”。

     我根本没在意他说了什么,仍旧瞪着眼睛张大嘴巴不知道说什么。

     那恶鬼继续道:“小的乃是张城隍座下守门夜叉,特奉黄一灵----黄判官之命引张帅去城隍接任阳司引魂鬼帅一职”,说罢只见那恶鬼狞笑着屈身就作了一个揖。

     我脑子仍旧没转过来,这什么城隍、判官、夜叉的压根没听进去,只以为自己是在噩梦里。二话不说朝自己脸上拼命抽耳光,边抽边叫:“让你丫的打飞机,让你丫的打飞机,把脑子打坏了吧,快醒醒快醒醒”,抽了好一会儿见没啥用,脸却疼的不行,知道这不是梦,就赶紧爬起来朝着身后拔腿就跑,可没跑几步就被那夜叉一个手机勾了回来。

     夜叉还是一副谄笑:“张帅,您受惊了,别的也不多解释什么了,快随我去城隍接任吧,否则误了时辰小的吃罪不起,而且也耽误您自个儿还阳不是。”

     “什么接任?我在哪里?这是做梦么?我是不是死了?你是什么鬼?”我连珠炮似的甩出一堆问题。

     “张帅,接您的车已经到了,上车容小的和你慢慢道来吧。”,说着指了指边上一辆程光瓦亮的轿车,车的牌子真没见过,肯定不是奔驰、宝马、奥迪,但看这架势也是派头不小,还配了个穿着西服的小鬼司机。也不等我多说,夜叉一个响指就从身边召出四个小鬼,两手两脚架起就把我“请”进了小轿车里。

     坐在车里我偷偷打量了一下,虽然不知道什么品牌,但内饰豪华配置相当高,21年来自己除了坐过一次亲戚的宝马也没见过这么高级的车。见那夜叉坐在前排副驾驶也不言语,时间久了我按耐不住就张口问:“大哥,麻烦问下,是不是我已经死了?还是我拿了哪位神仙的宝贝被罚下地狱了?”。

     “哪里的事儿啊,恭喜您了,您已被新任的张起灵张城隍提拔为新的阳司引魂鬼帅了。这职位油水可不少啊,无论善恶,引魂下界,上达阳间,下通阴曹,可惩孤魂可杀野鬼,可渡怨灵可救游魂,逢年过节这孝敬是不断呐,小的在这里先给您道个喜,以后寿数尽了下界升迁可记得抬举一下小的。”夜叉见我稍显冷静,就和他娓娓道来。

     “我压根不明白,这是真的么?是不是说我已经死了?不会吧,我还没结婚呢,大哥,别开玩笑了,放我回去吧,明天一大早我还得站马路呢!”我真的还是仍旧一脸懵圈。

     “放心吧,您是个真材实料的大活人,再说了就算真死了,阎王要你三更死,谁敢留你到五更,对吧。何况您这是升迁了,多少鬼眼巴巴的望着这差事都没着落,您这可是蒙了祖上阴德啊,以后前途无量。一会儿到了城隍见了黄判官,他会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和您说,这里面具体的事儿啊可不是我一个守门夜叉能知悉的,您啊自己去问判官大人吧。”言罢,就扭过头和开车小鬼说起来一堆鬼话,反正我还是不明白,也没听懂夜叉和开车小鬼说得半个字。

     一路惊魂未定,呆呆的望向窗外,这据说是阴曹的地方好像没有天,向外看过一片朦朦胧胧灰灰暗暗的,或者这也就是阴曹地府的天吧,外面道路很宽敞,也时不时有类似的车经过,但明显车里载的不是人,个个不是脸色惨白就是面容恐怖。

     好一阵车子才晃晃悠悠到了一座很大的建筑门口,森严的大铁门足可以通过四辆车并排行驶,门口守门的明显也是夜叉,不过似乎职位比副驾驶座的低,他使了个颜色大门就缓缓打开了,伴随着隆隆的声响,里面一座高大庄严的古代建设就映入了眼帘,此时我心里是上下打鼓,不知道眼前等着的到底是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