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演技
    我把锺离拽进了办公室,因为他生的俊俏加上这阴司的鬼都面无血色的,所以看上去特别白净年龄也就显得不大,把办公室门关上,略显神秘的和他说:“我那老祖宗的话你可都听到了,你从今儿起就是我的老师和帮手了,我不会和你客气的,因为我想把这差事干好也不想早早枉死,今天我来这报到的情况你也比我清楚,处处都不受欢迎的主,这个下马威我是好好吃了一顿了,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能仰仗和依赖的人不多,除了城隍爷下来就是你了。我看咱俩年纪也差不多,虽然你是鬼这年龄的确不好说,但就按长相来吧打今天起你就是我哥哥了。”

     “阳寿我只活了二十有四,但阴寿么已经170多年了,不过能得城隍器重本就不易,况且诛除恶鬼是锺某人的职责只要张帅不弃,自当肝脑涂地。想我入阴司以来见过多少恶鬼遗祸人间,又见过多少冤鬼流离阴阳,人间疾苦常化作怨气戾气而久久不散,真使我深感痛心疾首。自得家父钟馗传授家学,我便立誓要整顿这冥府秩序,历百余岁艰辛但仍觉杯水车薪、势单力薄,今若贤弟有心共创太平,兄自当倾囊以授、荣辱与共。”

     锺离说话的时候很认真严肃,让听者不禁感怀,想想阳间的社会风气多浮躁的气息,我深深觉得这是一个胸怀坦荡的鬼差,“大哥放心,小弟除了尽忠职守以外,别无他求”我坚定的说:“当下,我有一个疑问,来的时候看到衙门的装潢和阳间的派出所很像,我的亲兵说是佘唤差鬼来装修的,我以为佘唤是要拉拢我,但既然要拉拢我又何必要把手下人都挖走,这不是互相矛盾吗,差事干不好他也不好过吧。”

     “哼,鼠目寸光宵小之辈而已,无非是官场老一套,明面拉拢你实则是给你一顿杀威棒,让你知道这落城引魂司是他的天下,连城隍爷也不怕,殊不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不过贤弟也莫太过介怀,督捕司里的鬼一大半早都被那佘唤拉拢腐蚀了,这里也早就不闻城隍爷只知他佘唤了,要一群不可共患难的鬼差有何用,倒不如走了干净。”锺离愤恨的说道。

     “那前一日去引魂司衙门的时候,我看那里的鬼将都职衔不低,你当时就一个鬼卒怎么能去得会场。”

     “落城引魂司早几个月就都听闻了张帅要来接任,这些日子里佘唤把心腹旧将该带走的都带走了,剩下的见大势已去怕日后差事不好做干脆也就自己找门路走了,肯留下的贤弟今天也尽皆看到了,佘唤召集开会督捕司里只有愚兄能去应付一下了,而且因为家父的缘故,他们还都对我有几分忌惮,不敢肆意嚣张。”

     我点点头,看来这地府的官场不甚清明啊,怪不得城隍爷和我说起这官儿总有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不过那佘唤也算是嚣张了,可说是当着城隍爷的面给了他一个“耳光”,完全不照顾他老人家的面子啊,以后我要多当心佘唤这个角色,不能一而再再而三的给这阴货机会挖坑。“锺哥,平日里督捕司的差事是怎么样个流程啊?你知道我完全不会什么道术,怕就怕事到临头出乱子,自己出点问题没什么,给我那老祖宗添堵就丢脸了。”

     锺离轻抚自己的衣摆,把头望向窗外淡定的说道:“督捕司所查所捕皆恶鬼冤魂,凡属此类万中无一,张帅且看这桌上的文书,都是近些年所积压的案件。”

     我一看桌上的文件也就十几个档案袋,心里一阵放松,数量不大总比阳间派出所乱七八糟的事儿少多了。随手打开一个袋子一看,说明末清初的一个秀才因为数十次考举人不中心灰意冷把乡里的保长杀了,然后自己投湖自尽了化作厉鬼为恶一方,至今没有追回。我一怔,忙问锺离:“这个案子都500多年了啊大哥,这怎么追啊?很厉害么,一直追不回来。”

     “区区小鬼,不值一提,自发下海捕文书后数百年间未敢露面,若不是琐事缠身,我定能寻得并将其引回地府。”锺离说这话的时候一股子傲娇之气,只有我这样的弱鸡才能感受到啊,心里不禁一阵唏嘘。

     “那我平时干啥?和你一起去抓鬼?”

     “帅爷当然平日里要坐镇衙门,如果帅爷发现有何不妥之处,也可以带上我或者家鬼亲自去缉拿,琐碎的事以后多了,也不可能事事亲躬,属下们自当为张帅分忧。”

     “那~~~~~~”话还没说出口,钱来就敲门进来了。

     “张帅,佘唤来了,说话就要进院子了,您先准备着。”说完扭头就出去迎客了,我一脸苦笑,该来的不该来的都要来的,我这个督捕司第一天就坐得风雨飘摇啊,自己摇摇头就看了看锺离,锺离会意一笑就告辞离开了办公室。

     佘唤进来的时候哭丧着脸还外加怨气冲天,一进来就一屁股坐在了我的位置上,鼻子里还哼哼哼喘着粗气,一双老鼠眼看上去就更小了。我忙上前行礼道:“佘帅,不知为何气冲冲的就来卑职这里了,是不是卑职第一天上任哪里做的不妥帖了。”

     “哪里的事,张兄弟今天第一天上任,你我份属上下级,但只要是共事的都当如亲兄弟,今天本该我这个做哥哥的第一个来给你道贺,顺便看看你这里有什么不方便的就多多帮忙,这不你看办公环境还满意不,这也是我亲自命手下给你装修的,想来增加点亲切感以后办差也能顺心点。刚想来呢我手下的家鬼才告诉我说你这里缺兵少将,我想也不能够啊,督捕司一直是各司里面的要职,向来要什么给什么,怎么会缺兵少将呢?我还说是不是我那家鬼信口胡诌的,差人一查果然出了问题,不仅不满编还差了一大截,这才马上命手下查访一遍,原来是那帮狗眼狼心之辈,欺张兄弟初来乍到,不经我同意就私下办了调职,我平日里公务太忙这次也是有点粗心大意,竟然还都给批了,现在大错就酿下了,只能过来先给兄弟你赔个不是,等明天让那些东西都一个个滚回来,这明摆着拆你张兄弟的台啊,也是不给我佘唤脸面,引魂司内部都如此涣散,捅到城隍甚至阎王那儿不得翻天了。兄弟,这事儿你就交给哥哥办,不管这些贼子溜去哪个衙门口了,明天保证一个个都捆结实了送回你这儿。”佘唤说的是口沫横飞,一脸的怨气。

     “佘帅息怒,这等小事切莫伤了各司之间的和气,卑职初到阴兵鬼将们对我不甚了解,各奔前程也是情有可原的,断然不能毁了大家的前途。城隍爷刚才来过了,知道了这里的难处就拨了些鬼卒阴兵,应该快要到了。”

     “什么,已经惊动张城隍了!这帮兔崽子,老子非打散了他们的魂魄不可,已经敢私下搞小动作了,往后我看差事也不用干了,都送去黄泉黑路服苦役去!”说罢佘唤拂袖鹫准备离去。

     我一看,这是准备回去继续给我挖坑的节奏啊,马上迎上去拽住这老小子就说:“哦哟,我的佘帅啊,就我今天第一天到就已经听闻了您大公无私的名声了,这么点事儿怎么敢劳动您,再说了手下的小子们去哪里不是办差呀,我那城隍老祖宗也是心疼我这后辈小子,怕我一个新兵蛋子忙活不过来才叫了几个信得过的来搭把手,您也知道督捕司里本来也就没什么大事,都是些藏在高山深海里的老鬼不成气候的,您安心就是了,卑职谨记了您前日的教诲,多给兄弟们行方便,手下还有锺离在,能混个日子就可以了,莫要在劳烦佘帅和各司主事了,否则我这脸面也挂不住啊。来来来,您且消消气,卑职第一天上任,应该我去拜望您的,还亲自来真是折煞了我。”

     在我一阵又一阵糖衣炮弹的轰炸下,佘唤总算坐了下来,不过还是一副没好气的样子,看来城隍爷的到来是让他有点真生气了,我反正就顺着佘唤的话头来,让钱来奉上了一盏茶,继续安抚道:“今日卑职上任匆忙,也没准备什么好茶,佘帅且先将就着,等改日卑职差人去市面上弄些上品的好茶送到佘帅府上,以后这差事还指望您多担待呢。”

     “张兄弟,你是不知道我这官儿有多难当,手底下这么多鬼,待哪一个都不能轻慢了,否则这日子久了差事没法办不是,可底下的哄久了宠久了就会给我搞事,这不前一阵我手下的家鬼还把酆都鬼判大人的家鬼给打了,这最后花了不少的钱才算摆平啊,才消停几天啊,没想到一个个的竟敢做起了欺上瞒下的勾当,是我带兵无方啊。”说这话的时候,佘唤时而苦笑连连、时而声泪俱下,不知道的已经是被他给感动了,我听得背后是冷汗直冒啊,说送好茶这老东西无动于衷,看来要让他消停下来茶是不够的了。

     “佘帅,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凡我督捕司的事绝不会麻烦您的,我可不是那些不懂事的东西,今日的事就揭过去了,卑职初入仕途不得众鬼将之心实在也是无奈,怪不得旁的,就指望日后在大人您的带领下多建功勋,兄弟们自会高看我一眼的,还请大人莫再多提此事了。”说罢我深深作了一个揖,毕竟演戏就要演全套嘛,人家佘唤可是彪足了演技的。

     佘唤见我施了这么大一个礼,也有点不好意思了:“那~这~,哎~~~,就按照张兄弟说的算了吧,手心手背都是肉,何苦自己为难自己。”然后一脸幽怨的捋着他的小胡子。

     “卑职一不懂这里官场规矩,二不知道兄弟们都所长何事,以后自己还要多加努力办差,才能不辜负城隍爷和佘帅的嘱托,就请佘帅放心,卑职莫不敢把您的话当耳旁风,一定铭记在心实心用事。”

     “哈哈哈哈,好,张兄弟既然如此识得大体那是最好,老哥我也就放心把这督捕司全部交给你了。”接着这佘唤就拉着我扯闲篇,特别是哪个达官贵人添了小车,哪个高官显爵又纳了小妾,反正犄角旮旯的事情他都知道,正经的工作硬是一句也没和我搭,看来这个佘唤还真不是个实干的主啊。

     好一阵闲谈之后,见外面城隍爷派来的20多个鬼卒来报道了,佘唤自觉无趣也就起身告辞了,我把他送到衙门口上了车,临走前他突然神神秘秘的问道:“不知道张兄弟现在是常住在地府呢,还是阴阳两头跑啊?”

     “回佘帅的话,暂时两头跑吧,毕竟阳世的差事也要办的,糊口不是。”

     “哦~~~”佘唤意味深长一声长音,接着道:“听说阳间又出新款的苹果手机了,这地府吧什么都慢,现在也没个地方能买到,张兄弟你看方便的话给老哥带一个,不过话在先说好,这钱照算啊。”

     “诶,小事儿,等我回去就帮您去买一个,放心吧。”说完佘唤就满意的关上车门扬长而去。

     我站在门口望着远去的扬尘,心里盘算着要不要把佘唤来的事儿去和城隍爷说一下,刚在琢磨呢钱来和锺离就来到了我的左右,我吓了一跳朝他俩大叫:“你俩走路没声音的么,突然道人背后也不言语,吓死人的知道么!”

     “张帅,无论什么鬼,走路一般都没声儿啊,要不说鬼魅鬼魅的对吧。”钱来讪笑道。

     “就你嘴碎”我一句话把钱来给堵回去。

     “张贤弟,看不出你年纪轻轻这为官之道颇有所长啊。”锺离不无讽刺的和我说:“佘唤见城隍爷出手助你,一是怕城隍爷真的怪罪,二是上门给你演戏立威,你不仅顺着他的话拍马屁,还这么快就搭上了一台新手机啊。”

     我瞥了锺离一眼,悻悻的回答他:“你们都是这地府的老人了,别看人挑担不吃力,我现在是热锅上的蚂蚁哪一头都不好得罪,有好办法怎么不给我吱个声啊,这马屁功夫都是天生的也是为了把这差事干好,我又不是钟馗没那么大的面子。”

     “我就是赞扬一下贤弟头脑灵活,把我家老父亲抬出来作甚呀,真是的。”

     “你俩可别来挖苦我,一脑门子的事儿,以后多帮帮忙,一个人的戏演的忒累,别说搭上台手机了,只要不是搭条命我看都得上啊。”我一脸无奈,钱来再能看颜色也只是个有小聪明没大智慧的小鬼,而这锺离么我看就是块钢筋水泥,油盐不进的和他那老子一样,看来我以后得找个谋士,否则老吃亏不行,抽空也得反击一下。

     “逢迎拍马的差事,有钱来和张帅就够了,我么还是替各位多抓几个恶鬼吧。”说罢看了看我和钱来,而且还笑眯眯的一副奸猾相,我看了都想吐。

     钱来好像听不出讽刺挖苦似得,乐呵呵的和我说:“锺离你就是块木头,张帅甭理他,现在这世道不圆滑一点儿吃亏的总是自己不是,您以后遇到需要迎来送往的,小的愿意替您来回奔走。”钱来仗着自己是我的家鬼,也不把锺离当外人,我倒觉得这样不错。

     “好了,尺有所长寸有所短,各司其职我这衙门才能光明正大。进去吧,我还有事和你们商议呢。对了,锺大哥,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带我引见一下钟馗老大人啊。”

     “哦?贤弟要见我父亲所为何事?”

     “哈哈,没事没事,这门上的看多了难免想看看真的。”

     锺离听了脸一下子拉下来不说话了,我哈哈大笑,总算是怼回去了,大家扯平,钱来也跟着我一个劲的笑。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