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安排
    夜叉从兜里拿出一张纸,我草草的写了张条子签了个字就交给了钱来,嘱咐他交给城隍爷就说我手下缺人急用。钱来一个劲儿的点头哈腰,好像跟着我明天就能升职加薪似得,然后就一路直奔了还阳道。

     钱来和我说这还阳道是特为来往差役和阳寿未尽却误入阴司的人而设的,像我这样的情况比较鲜见,一般进去还阳道都需要阎王手谕或者城隍签署的公文,私自进出者都会被堕入畜生道。我说那我这天天进进出出的也没个手续啥的,万一哪天来个新门官儿不就尴尬了,钱来让我给看门的看看金册就行,说这官儿当到能有金册了都得熬上个几百年,守门的小鬼都识相不会深究,再说也不乏一些好玩儿的将帅文官上阳间偷个乐啥的,只要阎王和城隍不追究也没人会说,大家睁一眼闭一眼的多了去了,最多碰到个愣头青就塞几个碎银子也就过去了,何况我是正经的公差。

     “那我怎么下界啊?阳间也没什么直通阴司的通道吧。”

     “您只要对着那块引魂牌,默念三遍《朝升阳夕入地,执冥法引通途》便可下界,下界之后小的自会接引张帅。”

     “你倒是会做人啊,不,是会做鬼啊”我很欣赏这钱来的马屁功。

     说完我就一股脑钻进了还阳道,心里是真的急啊,万一真的错过了时辰我不是冤死。

     等我再醒来已经天亮,我就像平时一样慢慢起身,感觉昨晚的事就是个梦,“或者他就是个梦呢?”我心里默默想着,马上翻开旁边的衣服一看,金册、引魂牌、鬼牙玉、《正一诡术》一样不少,然后一声叹息就倒回了床上。想起了我那老祖宗的话,既然一切都是命中有数,那这特地为我安排好的一切自己肯定是难逃责任了,还是行天命、尽人事吧。

     于是,一个翻身就起了床,至少还得养家糊口站马路不是。接下来就是洗脸刷牙、扒拉早饭、听领导唠叨、出外勤,反正等我站在马路上,脑子里除了昨晚的事儿,别的我是一概没放在心里,就连早饭吃的是粥啊还是包子啊一样没记住。浑浑噩噩飘过了几个钟头突然手机又响了,我心想只要不是接昨天那种死亡事故就行,我还没学那本道术呢,万一要我顺带引个鬼啥的压根应付不来啊。

     “小张啊,你马上回队里一趟,急事儿。”大队长的声音难得的温和亲切。

     “诶,好嘞”我来不及细细品味就驱车回了单位。

     到了单位大队长、教导员和另外两个不认识的中年人已经在等我了,见我进来马上和我介绍说这是分局重案队的两位领导,还说上面突然来了调令让我马上去重案队报道,而且从明天开始编制也划拨过去在重案队上班儿了。我一脸懵B,这又是哪一出,从捡到那块玉牌开始这事儿怎么就那么不顺溜。我懵懵懂懂就回答了“好”。最受不了的就是教导员还阴测测的拍着肩膀笑道:“小张,有想法就早点打个招呼嘛,搞个突然袭击,像你这样的人才我们也是重点培养的嘛。”

     “领导,这事儿吧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也没你想的那么复杂,其实吧我也压根儿不知道,你们比我知道的还早。”

     “好了好了,人往高处走嘛,我们都是理解的,反正这里是你的家,以后想回来了就说,我们还是欢迎你的。”

     “谢谢领导了”

     接着就是四个人一顿的拉家长里短,我自己就去打包了自己的物品,最后像拉壮丁似得被拉上了车。

     上车后,我问了问两个来接我的人到底什么情况,一个叫老李的就说:“不清楚,我们就是来接你去上班的,重案队嘛就是破案抓人,别的也没什么,时间长了习惯就好,你也别太紧张,再说了你要调动你自己应该知道啊。”

     一句话说的我是哭笑不得,这两天的事儿我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说来就来比强盗还强盗。

     一阵无语就到了重案队,见了领导后也是一样和我说上面突然下的调令,我想了想这上面到底是谁呢?是城隍爷?八成是的,可他一个阴间的城隍怎么能把手伸到阳间的公安局里,实在匪夷所思,无论如何现在我是搞不明白这其中的蹊跷的。一会儿我就被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一个只有2个人的办公室,对面坐了个人拿着一张报纸认真看着,见我落座放下报纸打量起了我:“新来的?原来哪个单位的?”

     “交通队的,今天的通知今天就到了。我姓张,张凯峰。”

     “哦,年纪挺轻的啊,我姓刘,重案队的都叫我溜溜。”

     我看这个溜溜大概三十五六的样子,国字脸黑皮肤,一口黄牙烟不离手,一看就是个老刑警了。“为什么就咱们俩一个办公室呀?”

     “哦,大的办公室16个人,坐不下了。而且你以后跟着我做旧案翻查,跟他们业务上没什么交集,反正人你以后都会认识的,也不急这一会儿,先休息休息吧。”

     这时候我包里的玉牌发出了绿光,我看这才下午2点啊,不会这么急就让我下去干活儿吧,我拿出来一看玉牌发出微微绿光,上面映射出几个字“安排妥当,你且安心”,我一看就明白了,这一切包括我顺利考进警校怕都是城隍爷安排好的,而我只是一枚棋子,权且就当自己是一枚棋子吧,我马上又把玉牌放起来,深怕溜溜看到了解释不清,扭头看了看他似乎压根没注意到有异样,我轻吁了一口气,心想难得这玉牌的光和上面的东西只有我自己能看到?嗯,很多事儿啊,我都得慢慢研究。

     手机这时候又响了,我接了起来,那头儿肥波的声音传来了:“兄弟,你瞒得我够苦的呀,无声无息的就去了刑队,我可打听了是上面专门有人下的调令,连局里都不敢多问,路子可够野的啊”

     我听了心里一阵发笑,虽然自己什么情况都不知道,但让死党羡慕嫉妒恨的事儿我还是很乐意的:“哎,这点小事儿就不要影响大家了,都是工作哪里都一样啊,以后还得靠你多扶持不是。”

     “得了啊,你这顿饭是逃不掉了,反正有好事儿别忘记兄弟我,指不定哪天不想干了就到你这儿来混日子了。”

     “少磨叽啊,一码归一码,昨天那班儿我可已经值了,还班儿是不可能了,该请的我可不会和你客气。”

     “一句话呗,就今晚吧,顺便约几个同学给你送行,庆祝一下,这也算是你的小愿望实现了。”

     “改天吧,刚换地方,要习惯一下,过一阵我约你们吧。”这两天的事情我还要好好捋一捋,而且晚上还得回地府上班儿不是,所以还是婉拒了肥波。

     “行,那保持联系啊,哥们儿就是看好你的。88了”

     挂断电话,我独自开始整理办公室,溜溜看了一会儿报纸后扭头看了看我,突然问我:“你对迷信有没有了解,你信么。”

     放在以前我肯定说不信,可今天我的三观都全部颠覆了,不仅要相信,我甚至还当上了阴间的官儿了,于是就点点头说:“信,鬼神啥的,肯定有,只是平时看不到而已”。

     说完,溜溜一个人沉吟了一会儿,就去旁边的文件柜里抽出了一个档案袋,招呼了一声就朝我手里一扔:“你慢慢看,这案子最近得抽空出去一趟。”

     “嗯”说完我就打开档案袋开始看案情。

     案子是发生在1998年的,大概的案情是这样的:嫌疑人叫汪胜宏,案发的时候16岁,98年的一天汪胜宏突然拿着菜刀冲进家门把父母姐弟一共6口人全部砍死。砍死后他镇定自若的离开家去了当地一家游戏机房打游戏,等亲戚发现尸体再让他回来,民警发现他行为怪异,先是嚎啕大哭一会儿又冷漠无声,还没等警察勘验完现场就消失又去了游戏机房。当时案发现场没有发现胸器,有点怀疑的民警就一直跟踪汪胜宏,发现在案发后的几天他没日没夜、不吃不喝的打游戏,按说正常人身体肯定受不了,但汪胜宏不仅没有一点疲劳,在面对上前劝阻的民警时还一拳打断了民警的肋骨,最后被增援的8个民警一起才扣进了派出所。最后是游戏机房的老板在知道凶杀案后,向办案民警指证当天汪胜宏带着一张浸泡过鲜血的钱来打游戏,当时他还说他是去杀了人还是咋地,怎么把好好地钱弄得这么脏,并且还出示了那张带血的钞票,经过化验上面带着一家好几口人的血。案子到这里基本已经可以定性,但问题就出在一是当时的专案组始终找不到他杀人的动机,嫌疑人家庭富裕,平时在校读书成绩也比较优异,喜欢打游戏机但从不影响学习,除了案发前后的几天突然逃课不归;二是嫌疑人168的个头、体重109斤,相当瘦弱的体格是怎么一拳打断了185壮年警察肋骨的,而且据当事民警说嫌疑人情绪疯狂、力量极大,3、4个人根本无法近身;三是在案情基本明朗的情况下,嫌疑人汪胜宏于拘押的第二日晚上突然消失,消失前在拘押室里留下了一个断掌,而自此汪胜宏彻底消失,再未出现。

     看完卷宗,我唏嘘不已,一个家庭就这样命丧黄泉,留下一个是人是鬼都未得知的儿子,表面上是人为,但细细想来疑点还是丛生的,我看着卷宗砸吧着嘴,溜溜这时候对我说:“有情报说,汪胜宏最后一次出现是6年前在邻省的发四县,空了咱俩去走访走访,最近上面对这些陈年旧案突然来了兴趣,去看看吧,也别抱什么希望。”

     我收起卷宗放回档案袋,“刘师傅,跟您学呗,您多带带我。”

     “别叫我刘师傅,就叫溜溜,有什么我都会教你的,放心吧,这公安局的活计靠一个人是不行的。改天到周队那儿去申请个出差,咱们就走。”

     “好嘞”。我爽快的回复他,同时自己的心里也开始打起了小算盘。(未完待续)